杨敏面临非法起诉 女儿:千万不要把迫害当工作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 讯员黑龙江省报道)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杨敏女士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在发送神韵晚会光盘时,被哈尔滨市政法委主管“610”的副书记秦某招来警察,将杨敏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现又欲将杨敏非法起诉到检察院。

杨敏的女儿正在营救母亲,她呼吁参与迫害的人千万不要把迫害当工作,还她一个有母亲的家。

以下是杨敏的女儿讲述母亲修炼法轮功的美好,以及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今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妈妈在金安商厦向一男子赠送一张神韵晚会光盘。可这人没有表示感谢,相反却把妈妈送到尚志派出所,后来妈妈被送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仅仅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

在妈妈刚刚被抓的几天里,八十一岁的姥姥带着我到各个部门询问妈妈的情况,希望能看在这一老一小的面上,让我们见见亲人,更希望能让妈妈早日回家,但都毫无结果。

我在心里盼着,十五天很快过去,妈妈就能回家。十五天过去了,但我们却得到通知,说妈妈已被转成刑事拘留,紧接着“案子”又被转到道里区检察院。这意味着妈妈可能要面临被非法判刑。

回想妈妈所经历的不易,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我八岁的时候,爸爸因病撒手人寰,妈妈面临下岗,使我们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三十六岁妈妈一边打工挣钱,养家糊口,一边操持全部家务,一个女人独自带着孩子有多难,每天一大早,她要早起做饭,然后送我上学,辛劳工作一天后,晚上再到学校接我回家。除了关心我的学习外,妈妈担心我年幼的心灵会因家庭的不幸蒙上阴影,怕我在外面受欺负。其实她自己的心里就很苦,要强的她独自一人时,常以泪洗面,可还要在他人面前强带笑容。也许是感到失去的太多,而害怕自己再失去什么,在生活的压力下,她挣扎着,和别人一样去算计争抢。特别是她非常在意爷爷奶奶怎么抠门,对二姑、小姑怎么偏爱,对我们家怎么不好。她一面善良软弱,又一面自私着,这就是那时的她。

不止是心理压力大,妈妈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严重的低血压、低血糖使她随时随地会晕倒,再加之盆腔炎、附件炎使她痛不欲生。那时的我真希望快快长大,好早点为妈妈分担忧愁。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妈妈在家经常看一本书,一看就看到深夜。还经常做各种动作,我问妈妈那是什么书,妈妈告诉我:“我看的书叫《转法轮》,我炼法轮功了。”“什么?法轮功?不是到天安门自焚的那些人吗?太恐怖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妈妈轻声的说:“孩子,你还记得小姑娘刘思影吧。她做完气管切开手术后,第四天就可以说话、唱歌这不是笑话吗。王进东两腿中间的汽油塑料雪碧瓶,按理说大火烧还不得化了,可电视演的却是完好无损。这个事完全是假的。很多国家都有炼法轮功的,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其它国家有这样的事呢。国外的修炼者很多是硕士、博士、专家、学者,这些人都很理性,能随便相信什么吗?”

妈妈的话我虽没有完全听明白,但我渐渐发现妈妈真的变了。先是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多年的疾病不见了。慢慢性格也变得开朗了,心胸坦荡了,不再为自己算计了。二姑想要奶奶家新盖好的房子,并说可以给我们五万元。谁都知道哈尔滨的房价,五万元连个卫生间恐怕都买不来的。按照以往,妈妈不会同意,肯定要重新进行房产分割。这次妈妈竟然欣然接受了。她反而为二姑、奶奶着想,说奶奶八十六岁了,生活全由二姑、小姑们照顾,很是辛苦,房子也是她们应得的。妈妈能这么体谅理解他人,就是因为她按真、善、忍这个理去要求自己的。

二零零二年,我们平常快乐的生活却因妈妈炼法轮功被抓、被劳教而改变了。可想而知,从小就和妈妈粘在一起的我,从小就在妈妈护佑下长大的我,如何去面对和承受?我只好自己照顾自己,做的饭不好吃,洗的衣服也总是不干净。那时我十七岁,在读高中,正处在人生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这段糟糕的经历也因此让我的性格中带着伤感、自卑,还有些怯懦。最让我搞不清的是,我不明白妈妈是善良的好人,怎么会被抓进劳教所去呢?我幻想自己能象神话中的沉香一样劈山救母。但在现实中,我却束手无策。

后来妈妈回来了,她给我讲了在劳教所的遭遇,讲了酷刑,讲了强制转化,这些经历真让我感到不寒而栗,而妈妈却依旧坚守那份信仰。后来我走出校园,踏上社会,越发体会到生活的艰辛,更懂了妈妈这么多年的艰苦和坚忍。作为女儿,我理解这个信仰对于妈妈是一种支持,一种力量,就象树对于根,如果没有扎于大地的树根,妈妈就会象树叶一样凋零干枯。这不仅是妈妈的感受,我相信这也是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感受。所以我想,信仰怎可能是被拳头打得掉的呢?如果人心能够用拳头去归正,怎么还会有几千年来孔老夫子“教化”的力量呢!而各种教化中,不应该是以真、善、忍最为纯粹和高尚吗!

毕业后我找到工作,既能养活自己,又能减轻妈妈的负担,幸福的生活正在重新开启,可谁知妈妈再次被抓,曾经痛苦的经历又扑袭而来!

妈妈第一次被抓进劳教所时,年少的我对世界毫无所知,对法律毫无概念,那时的我对人群、对社会心生恐惧,面对别人对妈妈的不解,我不敢出言反驳,告诉他们妈妈没有错!我鄙视自己曾经那样怯懦,而今天妈妈又再入险境,已经长大的我不能再置妈妈于难中而不顾!

这几天我到了一些律师事务所做了有关咨询,对法轮功问题有了法律层面的了解。接触的律师都说,信仰无罪,我国法律条文中也没有任何一个字提到法轮功。但是因为对法轮功的打压,就象当年的文革运动一样荒唐,所以一个安守本份的法轮功学员,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安个罪名被判刑坐牢,但他是无辜的;而执行政策者才是在违法犯罪,他们将面临象文革一样的清算。

于是我想到了执意要将妈妈送到牢里的那个男子,听说这个人正是市政法委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人,有人说就是因为他不是普通人,要是普通人,你妈妈没几天就放了。将心比心,无论是这个男子还是你们,这些年一直和法轮功学员有过接触,你们应该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什么样的人,千万不要把迫害当工作,千万不要再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造成更多的痛苦。当权者往往是初一、十五不一样的政策,你们需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啊。

在此,我恳请各位本着审慎、公正的态度,无条件释放我妈妈——杨敏,还我一家团圆!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