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监狱、石家庄监狱掩藏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2014年3月12日上午,23岁的女孩卞晓晖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大门的对面打出横幅——“我要见父亲”,监狱出动十多名狱警跑出来谩骂和驱赶,并叫来一帮派出所警察,将女孩和陪同她的陈英华女士绑架、关押到石家庄第二看守所。3月14日,唐山警察又绑架了卞晓晖的母亲周秀珍,理由是她要来石家庄找女儿。

2014年3月12日上午,卞晓晖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大门的对面打出横幅——“我要见父亲”
2014年3月12日上午,卞晓晖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大门的对面打出横幅——“我要见父亲”

陈英华女士在悲愤之下绝水绝食抗议,至今四十多天,生命垂危。陈英华远在加拿大的母亲闻讯后忧心如焚,老父亲更是不顾75岁高龄飞到石家庄,挨部门奔走,请求放人,但石家庄警方只是一味的敷衍。

到底是什么原因,令这些警察、官员如此不择手段的违法犯罪呢?原来,此事涉及到中共江派黑手的一桩见不得人的黑幕——

中共黑手制造“大案” 卞丽潮被诬判十二年重刑

2012年初,中共国安、国保机构通过监控手段,得知有法轮功学员从事光盘盒生意,于是将此事策划、运作成一件迫害法轮功的“大案“、“要案”。2012年2月25日早晨,河北、辽宁、山东等十几个市、县的所有国保、“610”派出所警察,按照通讯监听查获的法轮功学员名单,统一行动,同时绑架了100多人。

卞丽潮
卞丽潮

女孩卞晓晖的父亲、原唐山市开滦第十中学教师卞丽潮是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唐山市路南区国保大队的警察对卞丽潮进行了残酷的刑讯逼供,他很快就被折磨出现高血压、心脏隔膜堵塞(心绞痛),视力急剧下降等严重病症,体重下降到不足六十公斤,晚上前胸后背很疼,每天都疼醒。警察们还以他妻子和女儿的安全威胁他。

警察在抄家时,发现卞丽潮家中有做生意还未来及存银行的十几万元现金,抢走之后开假单据,诱骗卞丽潮的妻子签字,称其为法轮功资金,一为构陷“证据”,二为侵吞霸占,据为己有。

家人为卞丽潮请了律师。2012年7月26日,唐山市中级法院庭审卞丽潮,卞丽潮及其辩护律师均以铁的事实,有理有据的逐一驳回了公诉人的所谓指控。而且公诉方提供不出任何证物。然而,名叫王健的“法官”竟然在卞丽潮与律师讲述事实进行辩护时,二十余次当庭打断他们,试图强行混淆视听,此人甚至公然威胁律师:“你在为谁辩护?!”最终,法院对卞丽潮非法判了长达十二年的重刑,将他劫持到保定监狱关押。

卞丽潮身体已经十分不好,妻子、女儿多次赶到保定监狱要求见卞丽潮,却屡遭狱方拒绝。而当母女二人了解到保定监狱的真实黑幕真相后,她们极度震惊。

涉嫌灭口掩盖迫害真相,黑暗监狱令卞丽潮妻女恐怖万分

保定监狱,位于河北省保定市七一东路77号。自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迫害法轮功以来,那里至少关押了近400名法轮功学员,狱方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十分残忍,使用的酷刑包括:长时间拳打脚踢殴打取乐、用高压电棍将人体电成斑斑点点甚者成蜂窝状、动辄加戴手铐脚镣将人长时间固定一处、把人吊挂多时不放、“熬鹰”、固定到特制带棱床板的“安全床”、折磨性灌食、高强度奴工劳动等等。至今已被保定监狱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有:

河北涿州市法轮功学员王刚,于2004年被非法判刑10年,被关押在保定监狱第四监区(组装大队)。2005年5月19日王刚被关“禁闭”,长时间被捆在“安全床”上折磨并被踢打,致王刚腿高位截肢。期间保定监狱一直不让王刚家属接见。甚至为避开家属要求,继续隐瞒王刚被他们私自截肢的真相,于2007年6月悄悄将王刚转至唐山冀东监狱,致使王刚身体越来越恶化,于2009年10月31日含冤去世,年仅41岁。

河北沧州王官屯法轮功学员郭汉坡,2008年4月4日被保定监狱迫害致死,时年55岁,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擅自强行在保定将尸体火化,致使死因至今不明。

石家庄市孙村乡塔谈小学教师,2008年7月19日,在保定监狱被折磨成严重肝腹水,不到一年后死亡,年仅59岁。邢台市李彦生失掉一个手指,还被毒打致脾脏破裂,肝、胆、胃、膀胱等多部位受伤……

尤其是与卞丽潮同样遭“2.25”绑架构陷、同样被劫持到保定监狱的唐海县第十农场法轮功学员郑祥星,2012年8月8日被劫持到保定监狱。同年9月9日郑祥星家人要求探视,监狱同样不准。后来在家人坚持不懈努力之下,看到郑祥星已是在医院里——郑祥星在监狱被迫害致左侧头骨断裂、脑内严重出血。跟涿州王刚的情况如出一辙,保定监狱不通知家属,更不经家属签字,把郑祥星弄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竟将郑祥星头部两侧开颅,切除了郑祥星记忆、视觉、语言部份的脑组织,并摘掉了左右两片头骨。当看到郑祥星有清醒的趋势后,又不着边际地把喉管切开。到2013年2月21日,在郑祥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保定监狱再次将郑祥星从重症监护室强行收监,他们的目的昭然若揭:一是封锁消息,掩盖迫害郑祥星的真相,因为一旦离开被保定监狱控制的医院治疗,其脑重度损伤的真相必然被揭开;二是令郑祥星延误抢救时机,杀人灭口。

卞丽潮见到妻子第一句话竟是:“可能成为诀别……”

为了避免同样的惨剧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卞丽潮的妻女一趟又一趟的到保定监狱要求见人,一遍遍的向监狱管理部门呼喊,要求探视,要求见丈夫、见父亲。

探视没有结果,但坏消息不断传出:卞丽潮在病情严重的状况下入狱,但保定监狱非但不给他治疗,还派四个狱警带着三个犯人每天“包夹”监控、折磨他。卞丽潮的情况更加危险了,母女俩遂聘请律师,向河北省监狱管理局递交了会见申请,同时针对非法阻止会见的违法人员启动法律程序。

在这种情况下,保定监狱于2013年1月6日悄悄将卞丽潮转移到石家庄监狱。2013年4月22日下午,妻子周秀珍终于在石家庄第四监狱见到卞丽潮,卞丽潮的状态令人落泪,他见到妻子第一句话竟是:“秀珍……每一次见面都可能成为诀别……”

由于卞丽潮的心脏病症状日益加重,周秀珍要求石家庄监狱让卞丽潮保外就医。周秀珍和女儿卞晓晖赶去保定监狱索要卞丽潮的体检报告,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狱政科科长石至勇等拒绝提供,下令手下对母女俩大打出手,并叫来保定市五四路派出所警察把俩人抓到派出所。派出所指导员一味谩骂,连笔录都不做,后来把她们赶走。

保定监狱为什么不敢拿出卞丽潮的体检报告?他们对卞丽潮做了什么?卞丽潮身体危险到了什么程度?他们和石家庄监狱是如何密谋串通的?这一切都令卞丽潮的家人忧愤不已。

石家庄监狱:撕毁律师函 加重迫害卞丽潮 剥夺探视权

2013年6月17日,卞晓晖和母亲周秀珍再一次探监,发现卞丽潮的情况更不好了,心脏缺血、心脏前壁梗塞、心脏侧壁梗塞的整治十分严重,随时会猝死。

周秀珍、卞晓晖母女俩一方面加紧请律师向石家庄监狱和石家庄监狱管理局提交保外就医申请,一方让公众关注卞丽潮受到的令人发指的迫害,卞丽潮的遭遇引起了当地民众的义愤,唐山数百名民众联名并按手印,呼吁当局释放卞丽潮。

对此,中共监狱及其幕后黑手大为惊恐、恼怒。石家庄第四监狱开始耍流氓了。这一天,狱方先是答应与两位律师见面,但是在母女俩陪律师到狱政处办手续时,遭到突然跳出来的十几个警察的围攻谩骂,警察将律师函当场撕毁。

同时,卞丽潮被加重迫害,狱警偷走卞丽潮的日记本,然后拿着日记本在全监区服刑人员面前说卞丽潮记录了你们的所作所为,将来你们会如何如何,挑拨犯人们虐待卞丽潮。狱警还强迫卞丽潮到第八监区重体力生产车间,不久即发生七八个犯人哄抬卞丽潮,致其晕死的恶性事件。狱警还在夜里每过一小时用手电筒照卞丽潮的眼睛一次,见闭眼就强行扒开,不许他休息,接着又把他关到严管大队,其实只有他一个人的,每天由26个犯人“包夹”酷刑折磨……

而当卞晓晖和母亲再次赶到石家庄监狱来探视时,狱警们对其大肆威胁与诬蔑:是你母女害了他,你们还不醒悟?后来不再允许母女俩探视,再次掐断了母女俩跟卞丽潮的一切联系。

罪恶还在继续

郑祥星、卞丽潮都是中共黑手凭空制造的“大案”、“要案”的受害人,都是被公检法联合构陷、诬审、诬判才被劫入监牢的。在监牢里由于坚持自己无罪,而被狱警酷刑摧残,又由于被酷刑摧残而被导致伤残命危。如果他们被保外,他们经历的所有一切都难免被曝光,他们自己被摧残的身体又构成直接证据。如果有人追查下去,主使这场构陷迫害的幕后黑手自然浮出水面,所以这些“黑手”宁可让这些被冤枉落入悲惨境地的善良好人死亡灭口。

所以,为了不让卞丽潮成为第二个郑祥星、第二个王刚,2014年3月3日,母女俩再度来到石家庄。正巧周秀珍的好友被卞晓晖认作小姨的陈英华女士也来石家庄,三个人一起到石家庄监狱苦苦哀求。不料,又被无理拒绝,周秀珍急火攻心,病倒在地,只好在第二天回唐山等消息。卞晓晖在好心仗义的陈英华陪伴下,继续找监狱要求见父亲。一直到3月12日,监狱方依然对起初可怜的女孩的正当要求蛮横拒绝,万般无奈之下,卞晓晖才在监狱门口打出了“我要见父亲”的横幅。

陈英华女士从被非法关入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那天就开始绝食绝水,以生命抗议中共黑手与打手们的黑暗不公,至今生命也已危在旦夕……

而郑祥星、卞丽潮等无数被非法关押到监狱大墙之内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受到的令人发指的迫害仍在继续……

经确认,在2012年,至少有155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24人死于中共各地监狱的酷刑折磨、注射破坏神经毒剂、病危不予救治。在2013年在各地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中共狱警各种不同的暴力酷刑、殴打、注射不明药物、关禁闭、折磨性灌食等等。2013年经调查证实的76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被各地中共监狱迫害致死的多达29人,也都遭到了狱警各种不同的暴力酷刑、殴打、注射不明药物、关禁闭、折磨性灌食等等……

“2.25”案制造的血腥还在继续,河北石家庄于2013年11月15日再次发生多区域国保、国安警察及“610”人员同时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被绑架、遭骚扰人数多达40多人。此次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借口是这些人与某件台历架生意有关联,他们的名单也来自国安、国保特务对法轮功学员的通讯监控,有七名法轮功学员正在被检察院起诉,企图开庭诬审陷害,制造迫害“大案”的手法与当年“2.25”如出一辙。

然而,无论这些黑手是什么人,无论保定监狱,还是石家庄监狱、乃至中国各地监狱的警察、打手们用何种邪恶方式,试图销毁犯罪证据都是徒劳,总有一天会受到法律追究与天理报应。

目前,女孩卞晓晖一家三口都陷入冤狱,善良好心的陈英华女士因为陪同可怜的女孩要求探视父亲,竟入狱致生命危急。异国他乡的年迈老母夜夜不能安眠,回国的老父天天奔走在各类衙门,看着中共官员的张张冷脸,担心着自己女儿的安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