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正念正行 全盘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我今年六十多岁。今天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向师尊汇报,并与同修交流,促使自己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中勇猛精進。

一、学好法 在家庭中证实大法

我曾因坚修大法、证实大法受到邪党残酷迫害,被邪党非法重判多年。几年前,从黑监狱一回到家中,就如饥似渴的学法,我深深体会到只有认真学好法,时刻用大法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遇事向内找,不断修去各种执着心,才能使自己在法中不断升华,才能在逆境中正念正行。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同时还应调好心态,向内查找自己当年在证实法的各种项目中存在的漏洞,看有哪些是不在法上的,从中吸取教训,使自己在今后的修炼路上走正、走好。

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2]为了使自己思想中尽量少受外界信息干扰,我每天凌晨炼完功,就接着学法。学完法再去做救人的事。不看常人的电视和报纸,利用一切空隙时间背《转法轮》,并每天外出时在心中默背已会背的法的内容,使自己时刻溶于法中。

由于我坚定的修大法,我女儿的家庭被邪党搞株连,曾经多次遭受到当地公安、六一零邪恶人员的严重骚扰,邪恶为了劫持我,经常深更半夜到女儿家骚扰、恐吓、甚至抄家,使孩子们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对恶党产生恐惧。他们怕我再遭罪,不希望我与同修们接触,我就利用孩子们在家休息及中午吃饭的机会,对她们给予精神上的安慰,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现在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告诉他们中共坏事做绝,天要灭中共,大法弟子讲真相是救度世人,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我和妻子同修还力所能及的帮女儿料理好家务,接送外孙上学。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在家庭中做好,开创了修炼的环境,为建立家庭学法小组及家庭资料点打下了基础。

二、成立学法小组 建立家庭资料点

从黑监狱回来不久,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通过交流,大家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性,有条件的同修们也很快相继成立了家庭学法小组。

有一天,我去看望一位老年同修,她家建了资料点。她告诉我:“我打算停掉家庭资料点,原先做资料是丈夫帮装订、裁切,儿子帮购买耗材。现在他们父子都不帮我了。”我想此事让我听到不是偶然的,就对她说:“正法形势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您这朵小花既然开了,就应该让它开下去。你做资料有困难,我来帮忙,耗材由我来买,我每周抽出两个半天,来您家装订和裁切小册子。”直到后来我自己建了家庭资料点,才由其他同修替代我去帮她了。

我每周按时从大资料点提取真相资料,分送给多个学法小组救人。一次,我因有事到大资料点去了一趟,发现资料点的同修非常辛苦。虽说是大资料点,却只有两个人,要操作十几台机器,整天忙得手脚不停,有时到晚上才吃第一顿饭。由于对大法书及真相资料的需求量很大,使他们学法的时间得不到保障。看到此情景,我心中十分难受,觉得自己对同修的了解太少。同时悟到师尊让我看到这些不是偶然的,是在点悟我应建立家庭资料点,给同修减轻压力。但又很犹豫:我已年过花甲,从未碰过电脑,我能学得会吗?这时脑中瞬间闪过一念: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尊呵护,没有干不成的事。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说干就干,我立刻与妻子同修商量买电脑,准备建资料点。这时,一位同修得知我需要电脑,就将家里闲置的一台电脑送过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同修的帮助及女儿的支持下,我很快学会了打字、上网下载文件、发送稿件、发送“三退”名单及文件排版等技术。后来我将电脑归还同修,自己购买了一台电脑,请同修安装加密系统,再到资料点搬来两台旧的佳能4500打印机,家庭资料点终于建立了。我供应了多个学法小组的真相资料。

在做资料过程中,我对电脑、打印机这些“法器”倍加珍惜爱护,每次打印结束,都要加好墨水,用布盖好,平时常常与他们沟通:“你们能成为大法弟子救人的法器,是无上的荣幸,你们要认真工作,不要出差错。”万物皆有灵,两台又老又旧的打印机表现极佳,很超常,每周要打印七十克A4纸一箱半(六千张纸)及几百张不干胶,四年来打印了七十克A4纸八十余万张,不干胶万余张。除更换打印头及局部维修外(中途更换了一次主板),一直正常工作,创造了打印史上的奇迹。

三、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

1、听师尊的话 不被旧势力的假相带动

二零一二年,同修A遭国安、“六一零”邪恶人员劫持、抄家。同修A在单位工作表现优秀,单位领导最后将被绑架了一周的同修A保释了出来。出来后,同修A立即来我家,告诉我家人(我当时不在家),我写的一份交给他修改的交流稿件被恶人抄走,恶人可能会通过鉴定笔迹查到我,叮嘱要将家中的打印机、电脑、大法资料等转移。

第二天晚上十点多,我女婿才告诉我,当天上午八点多,家中来了两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人,查问我是否住在这儿?当听到我女婿说我出去了,他们就说以后再来。女儿女婿分析,这两人可能是国安特务,来者不善。当晚,女婿将我使用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全部转移到别处。那晚,我长时间发正念,清除自己的空间场,向内查找自己是否有漏,此时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被很强的能量包裹着。同时,我悟到:身为大法弟子,就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师尊教弟子要全盘否定旧势力,所以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哪来的迫害?当今的世人都是为法而来,大法弟子是世界大舞台的主角,是为兑现誓约救度世人而来,而大法弟子使用的电脑、打印机是救人的法器,是神圣之物,不是所谓“犯罪工具”,怎么能将其看成是被恶警迫害的证据而藏起来呢?这岂不是在求迫害,在承认迫害吗?

“我只是从修炼这个角度上讲,真的心里不装着害怕,坦坦荡荡,做着该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没有害怕。”[5]想起了师尊的话,我当晚悟明白了法理,觉得没什么可怕的,第二天清晨就将电脑、打印机等拿走的所有物品又拿回家,照常打印资料。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的一天上午,我刚离开家不久,社区管辖片警到我家敲门,進来后,直接问我妻子我在不在家,妻子说我出去了。片警看见了客厅里供着师父法像,墙上挂着“法轮大法好”的图片,柱子上贴着印有“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图片,就说:“他到外面搞法轮功的活动去了?他平时在家忙什么?”我妻子说:“他接送小孩。”片警又说:“听说他很固执,我能看看房间吗?”我妻子就让他看。我房间的写字桌上摆着一台电脑,女儿房间电脑桌上放有大法真相资料等。看见这些,片警只说了一句:“既然人不在,下次再来拜访。”就离开了。

我回家听到这些情况后,悟到:作为大法弟子没有偶然的事情存在,这事是冲我来的,是旧势力安排的所谓“考验”,我全盘否定它。师父说:“我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6]我是主佛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家里的电脑、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所有一切物品照原样不动。此后,这位片警再没有来“拜访”过。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上午,一位老年同修(协调人)同另一位同修来到我家,告诉我本地有一位同修B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监狱后,出现了很严重的病魔干扰,现在同修家属在为同修B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要我写一份给本地区全体同修发正念的文字稿,内容为“加持同修B保外成功”,我当时就与她们交流,认为写这样的内容不在法上。师父一再教诲弟子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这样做(指加持保外就医的内容)一来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二来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所表现的都是假相,这岂不是将该同修往常人中推?所有发正念的人如果这样做了,都可能要掉层次,后果不堪设想。这位老年同修猛然明白了,她说:“我被你棒喝醒了,你说该怎么做?”我说可否这样整体发正念:加持同修B正念正行,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迫害。于是打印了这一内容的发正念的条子。一个星期左右,同修B严重的病业假相消除,体现了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的威力。

二零一三年七月的一天晚上,有三个老年同修来到我家。告诉我“内部消息”:本地区“六一零”近期要办“洗脑转化班”,要我打印整体发正念解体洗脑班的条子。我当时与同修们就此事交流:“身为大法弟子,要全盘否定旧势力,连旧势力的存在都否定掉。只要每个大法弟子心不动,不被常人中的假相所带动,正念正行,邪恶不攻自灭。常人是很弱小的,恶警之所以能对大法弟子行凶作恶,是因为有旧势力操控的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给他们输送邪恶能量。而另外空间的邪恶,在真修弟子面前,哪怕是千军万马也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师尊讲过这方面的法。”我认为现在就印发“解体洗脑班”的条子,就是在求迫害。之后,同修们一致认为不用针对尚未出现的洗脑班進行发正念。

2、给政法委书记、公安人员讲真相

从地狱般的监狱回来后的一天上午,女儿告诉我片区民警叫我去一趟派出所。片警已来过两次电话,由于第一次女婿没有理睬他(女婿没告诉我),这次他在电话里发火了,声称要下传票传我去。我来到派出所找到那位管辖片警,他办公的地方是一个大办公室,有七、八位民警在一起办公。坐下后那位片警对我说:你除判了××年刑期,还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所里(派出所)要求你:每月写一份“思想汇报”交到所里,平时要随传随到,如果离开本地要事先向所里打招呼。

等他说完,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我用全办公室的民警都能听到的声音说话,首先讲我在单位、邻里之间及社会上修大法后如何做个好人,不谋私利,为他人着想。讲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修大法无病一身轻,而且使人道德升华。与人发生矛盾就找自己哪里没做好,平时与人为善,不计较个人得失,我们修大法的个个都是好人,我被冤判那么多年,当年被打的晕死过去,身体遭受严重伤害,但我没有记恨他们。像我这样的好人,你们却要当作坏人来看管,从现有国家法律来讲这是违法的,虽然你是执行领导指示,但也不能违背道德良心,当年“文革”那些冲在最前面迫害老干部的人,后来被中共推出来当替罪羊。为了平息民愤,拉了一批到云南枪毙,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现在国际上已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正在调查搜集所有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证据。所以我不能写所谓的“思想汇报”,不能配合你,我是为你好,为了你及你的家人有个美好的未来,我不能让你对大法犯罪,希望你能理解我的一片善心。

讲完真相后,该片警的态度变了,由前面的表情严肃、直呼我的姓名转变为礼貌的称呼我“老伯”,也没有再强调要我写任何“思想汇报”之类的东西。讲真相时,我按师父的要求,特别注意自己说话的语气和善心,用很平和的语气说,整个过程体现了我的一片真挚。其他在场的警察、办事的群众没有做出任何干扰举动,都能静静的听。

二零一二年的某天下午,区政法委书记、街道办、社区领导来我家,要我妻子在所谓的“转化验收表格”上签字。我对他们说:“按照现有的国家法律法规都没有讲到法轮功是×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我们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现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都支持法轮功修炼,唯独中共禁止炼法轮功。我在单位曾被评为市里的先進工作者,工作上兢兢业业,独当一面,我从不争名争利,发生矛盾找自己的不对。我本人是单位分房小组成员,却没有打报告向单位要房子。像我这样的好人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却被冤枉重判许多年,迫害的一身是伤,牙齿都被打落了几个。工作了四十多年,到现在都没有退休劳保。这些事情你们不管,却在逼着搞所谓的‘转化’,要将好人往哪里转?这个表格我们不签字,不配合!”我还向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等真相。没达到表格签字目地,区政法委书记就自找台阶下,对我妻子说:他还是这样固执(指我被迫害这么多年还没有向邪党屈服),好好劝劝他。然后这些人走了。

象上述直面邪恶人员正念正行讲真相的例子还有很多,因篇幅有限就不再写了。

3、正念正行发放真相资料

由于我要制作真相资料、发送稿件及“三退”名单、帮老年同修购买耗材,送打印机维修,以及做协调事宜,白天时间很紧,就每周安排两个晚上到居民住宅区派发真相资料,或张贴真相不干胶。每次要发一百五十份至两百份真相资料,或张贴几十份真相不干胶。我每次发一两个住宅区的资料,向我住处周围的住宅区依次轮流发放。

在去的路上,我都要与资料沟通:真相资料啊,你们是大法弟子用慈悲的善心制作出来的,是有能量的,我加持你们释放强大的能量,让恶人远离你们、让有缘人得到你们,并快传广传救度更多有缘人。同时我请师尊加持发出强大正念:解体我发放真相资料所到之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并且对发放资料的住宅小区发一念:某某住宅区的众生啊,大法弟子给你们送真相资料,救度你们来了!希望你们珍惜它,看后迅速传给其他有缘人,这样会给你们带来福报的。

发放时我先走到楼房最高层,再一层层往下发放,将大法资料插放在房门的把手上,如果门上没有把手,就将装资料的自封袋撕开封口粘到门上。如遇到房内出来人问:干什么的?我就会面带微笑坦然的说:给您送好东西来了,看了您会得福报。房主也就不会说什么。这种情况遇到过多次,我都不惊不怕。路旁小轿车的门把手、挡风玻璃前的雨刮子处也是我插放资料的好地方。住宅区、菜市场等公共场所的宣传栏、路边电线杆都是我张贴真相不干胶的好场所。

在发放真相资料或张贴不干胶时,我心中平静坦然,毫无怕心,因为我心中明白,做神圣的救人之事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而且我们有师尊法身保护,有正神护驾,只要自己正念正行,任何邪恶生命都动不了我。

最后拜读师尊的一段讲法做结尾,与同修共勉:“修炼人在长期修炼中要想能够保持一直正念很强,保持当时得法如初的心境、初期时那个纯净的心态,那真的是了不起,那神看见都会说你了不起。”[7]“谁能修炼如初,那必定圆满。”[7]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7]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