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持枉判 河北沧州市中级法院迫害善良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大盖帽两头翘,吃完原告吃被告”,这是在中国大陆广为流传的一句民谣,所谓“大盖帽”指的就是公检法系统人员,在中共暴政体制的恐吓与利益引诱下,这些人员早就把手中的权利用于牟取私利,法律的公正、尊严早已丧失殆尽。

本文所要揭露的是,沧州市中级法院违法枉判法轮功修炼者的几个案例。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一、阻碍王佳胜上诉

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沧州市法轮功学员王佳胜在购物时向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随后被沧州市运河分局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其妻唐建英当时正在家午睡也被强行绑架。夫妇二人被沧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多。

运河区检察院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对王佳胜、唐建英实行构陷,对当事人实施刑法第三百条指控。在当事人家中所抄法轮功真相内容,不但不具有任何社会危害性,反而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根本不具有定罪的依据。但运河区法院在没有定罪依据的情况下,不通知家属,非法开庭并做枉法裁判,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份一审判王佳胜十年、唐建英三年。

王佳胜的家人向沧州市中级法院上诉。王佳胜年近七十岁的母亲多次在看守所接见日去探视儿子,看守所管理人员不让见。但王佳胜的母亲仍然一到接见日,就赶四十里的路到看守所要求探视。直到王佳胜夫妇被枉判后,看守所所长韩正(郑)华说:你儿子已经判了,判的挺重的(此时王母才知道儿子、儿媳已遭枉判),待会儿等接见差不多了,安排你们多见会儿。通过见面了解到王佳胜想上诉的想法。当时离上诉期还差十天时间。

当王佳胜的母亲拿着上诉状向中级法院递交时,中院的人说得要一审判决和当事人本人签字。因为时间紧迫王佳胜母亲当时就坐车去了运河区法院,到那儿门卫不让进门,最后把马永胜叫出来说明情况,结果马永胜不给提供,还说中级法院已经判了,这就终审判决了。老人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第二天又带着上诉状去看守所让儿子签字,看守所所长韩正(郑)华以看看为由将上诉状非法扣留。

在上诉状递交过程中,沧州市中级法院、运河区法院、市看守所串通一气、互相推诿,让王佳胜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在烈日炎炎之下来回奔波,吃尽苦头。

由于沧州市中级法院等人员阻碍王佳胜上诉,王佳胜被送往石家庄北郊监狱迫害,在非法关押期间,王佳胜不参加奴役劳动,王佳胜的包组队长刘春智便对王佳胜大打出手,无奈之下,王佳胜曾绝食抗议迫害。

二、无视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对王继军非法维持原判

王继军,男,四十多岁,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在街上被市公安国保大队、运河分局国保绑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沧州市运河区法院对大法弟子王继军非法开庭。王继军的家人请了北京正义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律师的辩护有理有据,让法官们从内心里敬佩。法院虽然对运河检察院起诉的证据不足部份给予否定,但为了维持这场迫害,还是以王继军拥有三张光盘,电脑中的五个镜像文件(他们用逻辑推理的方法说这是母盘),非法枉判王继军四年刑期。

王继军上诉到沧州市中级法院,并请北京律师介入。中级法院不是依法按照律师提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为他们拿不出证据)去处理,而是做出维持原判的错误裁决。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沧州市看守所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将王继军偷偷送往唐山冀东监狱二支队迫害。在那里王继军遭受关小号、不让睡觉、干苦役等酷刑折磨。

三、不讲法律的中院法官秘密开庭枉判王晓东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的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男,四十二岁,大学毕业,教师),无故遭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抄家,因抄出有装光盘的盒子,王晓东被公安从家带走之后实行了逮捕。留下一个七岁的孩子和七十多岁的老母。随后,本村及邻村三百多户村民出于义愤,联名出具请愿书、由周官屯村村主任加盖了村民委员会的公章,要求释放好人王晓东。这就是震惊海内外的“三百手印”事件。

七月十八日上午九点,泊头市法院秘密开庭,法院剥夺了王晓东的委托辩护权,辞退两位敢于讲真话的律师。八月十四日,王晓东的家人接到泊头看守所一副所长的电话,对方称王晓东被判三年刑。

王晓东上诉,九月初在沧州中级法院立案,可沧州中级法院刑二庭副庭长张战洪(主审法官),以让律师开“不炼法轮功”的证明及其它一些不符合常理的要求,阻止律师阅卷。沧州中院刑二庭主审王晓东的副庭长张战洪在面对王晓东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时,竟然嚣张地说:不签字也照样判你。在面对王晓东要求律师辩护时,她又毫无职业操守和良知地对王晓东说:你还想辩护的没有罪了呀。那意思就是:管你证据不证据,也不听律师的任何辩护以及到底有没有判决的法律依据,显而易见她的定罪完全建立在“上头”的意思和个人的主观臆断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仅仅因为沧州市泊头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的辩护律师程海、李长明二位律师揭露了王晓东在看守所遭到的酷刑折磨:如以手摇电话机电击、让王晓东头朝下、臀部朝上,用硬物砸手脚、让头顶在领饭口的门上,不让动;顶炕沿,用烟头烫;订书器放在两个手指之间,攥紧手指转动订书器等等各种体罚的方法不下七十种。沧州市中级法院和泊头市法院就以种种非法手段迫使两位律师不能为王晓东辩护。

王晓东一案二审再次被秘密开庭,十月十六日晚被秘密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

四、县市两级法院秘密诬判孙玉强 “610”现鬼影凌驾于法律之上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孙玉强遭人诬告,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

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早八点,河北省沧县法院如临大敌。在沧州市、沧县政法委及六一零的操控下,出动市县大批警力戒备,不通知家属,甚至对法院内部的人都保密的情况下,沧县法院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偷偷摸摸地完成了对古稀老人孙玉强的违法庭审。次日,沧县法院以审委会的名义,非法宣判孙玉强三年有期徒刑。孙玉强老人面对无端的迫害,有冤无处诉,只得绝食抗议。

孙玉强的家人请律师上诉,沧州市中院法官李莉再次玩弄手腕,在反复刁难律师过程中,再次剥夺孙玉强请律师辩护的权利,违法做出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七十岁的孙玉强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

两级法院的非法判决都是绕开律师,秘密开庭,迅速宣判。孙玉强的律师经过再三沟通、抗议无效后,于八月二十六日向沧州市检察院递交强烈控告信,要求孙玉强的案子发还重审,并追究沧州市中级法院破坏法律实施的罪行。九月十日,沧州市检察院接待人员承认,此案确实存在违犯法律程序问题,却也无奈的说:如果案件发回重审,还需要“610”同意。律师愤怒质问:“610”算个什么东西?它有什么权利干涉执法?

为抗议迫害,孙玉强老人曾长时间绝食。沧州看守所、冀东监狱都对这位古稀老人进行野蛮灌食,把老人身体折磨的非常糟糕,导致腹部肿胀,人消瘦衰弱;又由于长期插着胃管,使他咽喉发炎;而长期的迫害,已造成孙玉强老人小脑萎缩。冀东监狱狱警不愿再继续关押,主动来沧州为孙玉强办保外就医;而县司法局、政法委、六一零的人却一再搪塞、推诿,以各种说辞拖着不办,致使孙玉强如今依然身陷囹圄。

现孙玉强家属和律师已将沧州市中级法院告上河北省高级法院。

德国著名哲学家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在法律问题上有个非常精辟的论述,他说:“法律分法上之法和法下之法,以人类的共同理性,以人的尊严和权利作为展示内容的法是法上之法;凡是以背弃人类理性,漠视人的尊严、践踏人的权利为特征的法都是法下之法。法下之法是恶法,恶法非法也。”

在此提醒沧州市中级法院至今仍然助恶为虐的人,迫害法轮功的罪行遭清算的序幕已经拉开。迫害的元凶江泽民至少在十三个国家被控告;至少有四十多个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在世界三十个国家受到控告。这些迫害法轮功血债累累的恶首元凶们一方面正在面临法庭与正义审判,一方面在国内已逐步或已经失去权势而面临被清算的下场,薄熙来、王立军入狱、李东生落马,参与迫害者的恶报早已经揭开序幕,你们也想一想自己该怎么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