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失所七年 秦皇岛廉宝昌面临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七年多的流离失所,又十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到哪里我都会堂堂正正的说:我们就是修炼,讲真相是救人,让人知道大法好就得救!”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廉宝昌对为他做无罪辩护的律师说。当地公检法人员欲于四月三十日对他非法开庭。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傍晚六点,在辽宁与河北交界的万家收费站,秦皇岛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二十几名警察,拦劫一台商务车,抢走车上十四万元现金,绑架了车上七名法轮功学员,当场连踢带打。为了这次绑架,秦皇岛国安特务与公安特务已经电话监控,跟踪两个多月了。

其中法轮功学员廉宝昌当晚七点左右被带到秦皇岛市公安局地下室。在审讯中,海港分局国保大队队长付晓兵暴力殴打廉宝昌,用掌、拳打他的脸、后脑,威胁他说:“你要不说,我们有的是招让你说。”参与审讯的恶警一直不让廉宝昌上厕所。

从二零零六年三月流离失所到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被绑架,整整七年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廉宝昌因为坚定“真、善、忍”的信仰,承受着多大的压力,经历了多少苦难。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仍然先想到别人。他曾把自己仅有的二百元钱无私地送给需要帮助的法轮功学员。

坚守信仰,被迫流离失所

现年五十四岁的廉宝昌是河北省秦皇岛港务集团公司、铁运分公司的一名职工。他为人性格豁达,善良正直,自幼习武,仰慕修炼。一九九六年他的亲人送他一本《转法轮》看,他一夜读完,被书中的法理深深折服,随即走入法轮功修炼,迅速的得到熔炼与改变。

用他同事的话说:廉宝昌炼法轮功前身体不好,有心脏病、头晕、胃病、膀胱炎。修炼后,象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整天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为人变的和善、有求必应,在工作上任劳任怨,领导分配什么活也不挑。有人说:谁都知道他炼了法轮功比劳动模范都好!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疯狂镇压法轮功后,无数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廉宝昌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也从此支离破碎,历经磨难。

秦港公司党委书记、武装部长、支部书记多次找廉宝昌,逼迫他放弃信仰,为此还对他的亲人施加压力。二零零零年七月,廉宝昌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单位上上下下因此“忙”了起来,秦港610主任刘顺喜、铁运公司恶党书记李俊义、经理常印祥、武保科长李良合伙研究怎么迫害他。他们扣除廉宝昌奖金与停发工资,金额共计近万元。然后又把他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十八天。

二零零零年大年放假前一天,李俊义,李良等人让廉宝昌过年放假哪都不许去,一天给单位打一个电话,并派人监视他。他们说:“北京都戒严了,火车站也戒严了,你也出不去,因为过年期间有法轮功到天安门自焚。”廉宝昌说:“你怎么知道?”李俊义说:“不知道还行,要公安干什么?”廉宝昌说一定是栽赃陷害,并反问他们为什么不禁止呢?

二零零一年大年期间,“焦点谎谈”播放了污蔑法轮功的“自焚片”。节后上班,廉宝昌被叫到武装部,当时有六、七个人,还有一个摄影师,分明是想做诬陷法轮功的邪恶宣传。他们问廉宝昌自焚是怎么回事,廉宝昌说:“在录像画面上看汽油着火那么旺,头发没烧着,雪碧瓶里的汽油也不着,哪来的这么多灭火器呀?而且画面清晰,都是近距离摄像。广场都是警察,没有一个老百姓。”廉宝昌问摄像师他摄像多少年了,他说快20年了,廉宝昌让摄像师马上打开摄像机,他要马上跟武装部长动手让摄像师摄下来。摄像师说摄不下来,得调好焦距。这些人都无话可说了。

然后书记李俊义又找到廉宝昌“谈话”,廉宝昌最后反问他:“我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工作任劳任怨,同事间关系非常融洽……哪点不好?”李俊义实在无话可说,就甩出无赖腔说:“你表现再好也不行,如果不放弃,要象文化大革命一样斗死你们。”

二零零一年八月,秦港610刘学昌、刘顺喜和市610合伙在秦港招待所办洗脑班,廉宝昌头一个被送了进去。在洗脑班,廉宝昌受到林新风等恶警的恐吓、威胁,他们强行让他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廉宝昌说:“我没犯法!”他们说:“你不听江泽民的就是犯法,他不让炼你就别炼,我们都得听他的。”这些人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想改变他,都没有得逞。三天后又骗廉宝昌说要带他去劳教所看他妻子,妄图借机送他劳教,廉宝昌看穿恶人的诡计,从洗脑班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廉宝昌的妻子也修炼法轮功,因为不放弃信仰,二零零零年先是被道南派出所恶警王克和所在单位市肿瘤医院的书记杨某诱骗辞职,失去工作。后又被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廉宝昌流离失所二年零八个月,经济损失达十多万元。他走的时候,他的妻子还在劳教所里,家里只剩下十四、五岁上初中的儿子。一个曾经衣食无忧的独生子,突然没有了经济来源、没有了父母照顾,可想是多么的可怜。

廉宝昌母亲,在儿媳被非法劳教,儿子下落不明的打击下,卧床不起。刘顺喜为了找到廉宝昌邀功请赏,不顾老人的安危,骚扰威胁老人,想借此知道廉宝昌的下落,老人心里承受不住惊吓,很快离世。老太太在临死的时候,不断的喊着廉宝昌的小名,声音甚是凄凉,听者无不动容。

恶警栽赃掩盖杀人恶行

二零零四年四月,廉宝昌回到单位要求恢复工作,秦港集团公司610的刘顺喜、林某和分公司武装部长李良非常凶狠的骂大法、骂廉宝昌。当廉宝昌制止他们的恶行时,他们反而说骂廉宝昌是为他好。廉宝昌跟他们讲道理,李良却说真想打他。廉宝昌说:“我没犯法,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和上访的权利。”恶人们说不出理了。后来单位又派李良和人事科长冯吉顺找廉宝昌,让他放弃信仰,廉宝昌不配合,他们就把责任都推到廉宝昌身上。

廉宝昌每天都去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让廉宝昌写认识,廉宝昌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我没有罪”。经过廉宝昌的讲真相与不断唤醒这些人的良知,他恢复了工作。可是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不断升级的残酷迫害下,一年后在秦皇岛发生的一件公安恶性绑架五名杀害二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却让廉宝昌再次流离失所至今。

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晚上八点多,秦皇岛国保大队队长吕平指使道南派出所王明学、煤厂小区居委会李某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吴文锦家,绑架了屋内吴文锦、吴文锋、佘红艳、李桂霞等七名法轮功学员。据当地居民反映,绑架过程中,恶警在楼道里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其中法轮功学员洪飞因为惊吓,身体不支,昏迷无力,恶人们依然把他拖上车。车行路上,他们发现洪飞不行了,怕担责任,将其扔在煤厂小区一马路边,用棉被盖住。因得不到及时抢救,洪飞离世。第二天,恶人们谎称有人报案所以通知找家属,以此来掩盖虐杀的罪恶。洪飞的遗体双眼圆睁,嘴张开。

洪飞,男,二十一岁,大学生,已被医院确诊为严重的肾病,坚持修炼法轮功后症状减缓。

另一女法轮功学员刘淑敏,五十二岁。当时她看到恶警闯入屋的残暴行为,吓的吐了两口血,随即晕倒,恶人们不顾这一切,强行把她送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时间不长她就离世了。

刘淑敏患有癌症,医院确诊说是只能活三个月,在这种情况下,她开始学炼法轮功,迫害死时已超过医院的三个月说法的半年之多。

秦皇岛国保大队吕平、王明学等恶警与煤厂小区居委会李某等恶人,只为自己邀功请赏,失去人性的麻木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成为为中共邪党卖命的杀人犯。

国保大队队长吕平、王宪增等人,为逃避迫害死人的罪责,向省级汇报,又在媒体上造谣说法轮功给人治病致人死亡,又说什么进屋时人已经死多日了。为了掩盖害死两人的罪恶,他们一面对上级、对百姓继续说谎,一面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妄图以此封住人们了解真相的途径,穷凶极恶的图谋把一切栽赃在法轮功学员廉宝昌身上。

三月七日,也就是在迫害死洪飞和刘淑敏的当晚,吕平指使道南派出所王明学等恶警恶人也非法闯入廉宝昌家中,骚扰威胁他。

国保大队与廉宝昌所在单位秦皇岛港务集团公司的公安局勾结,加调人手,图谋绑架他,然后酷刑逼供。在如此阴险危急的情况下,廉宝昌被迫再一次流离失所,家中剩下没有工作的妻子和正在上学的儿子,艰难度日。

国保大队为了达到迫害廉宝昌的目的,采取中共邪党一贯的卑鄙手段,一方面王宪增(国保头子)造谣说廉宝昌跟国保有协议,一直给国保当特务,并把此谣言用各种特务的伎俩在一些不明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中散布;一面又与廉宝昌所在单位秦皇岛港务集团公司的公安局勾结。廉宝昌流离失所后,国保大队和秦港集团公安局,多次抽调人员找他,妄图进一步迫害他。

在这里不仅让人想问问国保大队的相关人员,既然“廉宝昌和你们有协议”,你还图谋绑架他干什么?真跟你们有“协议”,你王宪增敢泄露给别人吗?

阴谋迫害,突然施行绑架

流离失所的七年,廉宝昌不但没有放弃心中的信仰,而是更加修炼自己的心性,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高尚的人。

二零一三年三月,一篇文章引起专门在网络上搜集法轮功信息的国安特务注意,河北省610、公安厅勒令调查迫害。秦皇岛市国安、公安用各种特务手段,采用手机监控、定位、盗取网络信箱密码、跟踪、假扮查水表的入室查看等等卑鄙行径,阴谋策划二个多月,于六月十日当天出动大批警力,劫车与撬坏门锁非法入室抄家共绑架十七名法轮功学员,掠夺现金、银行卡等三百万元,盗走私家车六台,毁坏一台。

廉宝昌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在万家收费站被秦皇岛国保恶警劫车绑架。次日凌晨一点,廉宝昌被送到秦皇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海港分局国保大队队长付晓兵及指导员张爱民多次去看守所提审廉宝昌,威逼他承认修炼法轮功有罪。廉宝昌问及商务车上的十四万元现金,他们说不知道,没看到。

七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十一点左右,廉宝昌被从看守所带到市公安局的审讯室。几个恶警猛打廉宝昌的头脸,还用胳膊肘撞他的后脑勺,重撞五、六下,导致廉宝昌现在经常头晕、视力下降。当时国保大队队长孟某说:不行就吊起来打。恶警两人一班,轮流审讯,不停的大声呵斥、踢桌子不让廉宝昌睡觉,刑讯逼供持续二十九个小时,直到第二天下午四点才被送回看守所。

付晓兵、孟某等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对廉宝昌采用各种酷刑手段刑讯逼供,让其在给他编造的黑材料上签字,妄图强加迫害,来贪污廉宝昌及其他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的财产。付晓兵等恶警对廉宝昌实施刑讯逼供使用暴力已经违反了《警察法》,触犯了《刑法》,构成了暴力取证罪。

廉宝昌已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通过律师向秦皇岛海港区检察院控申科递交控告书,控告付晓兵及相关办案警察对他刑讯逼供的违法行为,要求追究付晓兵及参与刑讯逼供办案警察的刑事责任。

而今,秦皇岛市公检法预谋四月三十日上午十点于海港区法院对廉宝昌非法开庭。这些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非法抄家、强占财物、酷刑暴力、犯有人命案的恶人恶警们,有什么权力来践踏人权信仰、破坏宪法赋予人的权利呢?为什么不执行法律呢?你们可以超越法律之上吗?

当邪恶叫嚣正义,当恶人迫害善良,当恶行违背天理,秦皇岛的法庭,当庭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廉宝昌,是你们选择未来的良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