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之际,绵阳十多警察、党干监视一农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法轮功学员孙厚泽,是四川绵阳涪城区新皂镇梅家沟村十四组的村民,多年来屡遭当地中共人员迫害。今年四月二十五日是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十五周年,新皂镇的中共人员、警察兴师动众,派出十几个人,从四月二十四日晚上起,就开始骚扰、监控孙厚泽的家。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七点三十点左右,天空乌云密布,突然下起大雨,涪城区新皂镇派出所所长龙正伟和一名警察,驱车来到新皂镇梅家沟村孙厚泽家,问孙厚泽的父母孙厚泽有没有在家,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离开。

约过了半小时,梅家沟村书记谭德贵跑到孙家,孙家人不开门,谭德贵骂着脏话,指挥他带来的十多个本村各组的队长等人布控到周围,扬言要撬门搜查。谭德贵还现场打电话说:“人也没看到,门也不让开,你们来呀!来呀!”后在七组队长李登明、妇女主任梁清华的哀求下,孙厚泽的父亲开了门,孙厚泽不在家。

接着,新皂镇镇长王超、书记詹某、派出所所长龙正伟都来了。孙厚泽的父亲说:“人原本在家里,就因为谭德贵带来了这么多人,才离开了的。”后来据说那些人都回到镇政府,谭德贵被骂得狗血淋头。

当晚近十二点时,李登明、梁清华、肖世贵、谢代光见到孙厚泽后,于是肖世贵给詹某和龙正伟打电话报告见到孙厚泽。

四月二十五日,妇女主任梁清华先到孙厚泽家守着,派出所换班(二十四日晚上守着路口),有一名警察叫梁勇,还有肖世贵和王某。

接着新皂镇副镇长、综治办的卫永全来了,说是来调查。

再后来,涪城区政法委人员向谢代光查问孙厚泽的情况。

四月二十五日中午,俩警察及梁清华、肖世贵、谢代光共五人被留下监视孙厚泽。

下午五点左右,俩警察离开,孙仁虎被谭德贵强行叫来监视。

晚上八点左右,谭德贵、向地伟开着牌照为“川BMY168”轿车、梅某开着牌照为“川BHS770”轿车,停在孙厚泽家门口公路上监视。

孙厚泽是何方神圣,惊动这么多警察、党干疲于奔命?

其实,孙厚泽就是一个修炼法轮功的普通农民,他曾被迫长期流离失所,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还被禁止去外地打工……

综治办主任:不许外出打工 再抓到就是判刑

二零零八年,孙厚泽和哥哥孙毅同时被涪城区国安警察非法抄家,于是两人被迫离家三年多,孙厚泽靠做水电挣点生活费,涪城区“六一零”、国安大队和新皂派出所互相勾结,一直想绑架他们兄弟俩。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当时三十九岁的孙毅回家帮父母插秧,被恶警鸣枪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当时三十四岁的孙厚泽在普明农科大队地段给一家庭安装水电时,被绵阳涪城区国安大队的赵一江、庞涛、邓祥国、周泽、杨凤及新皂派出所所长刘聃、青义派出所所长高平等人绑架。他后来被劫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遭狱警电击、殴打,两次被送医治疗。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下午三点三十分,孙厚泽骑摩托车去学校接孩子,半道被绵阳新皂镇综合治理办、派出所、梅家沟的一伙人拦住,将他作为 “访民”劫持到洗脑班,还要他写不去上访的保证。孙厚泽认为这些人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犯罪,一定要曝光这些恶人。直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孙厚泽才被释放。

孙厚泽回家后,当地“六一零”人员、村干就没停过对他的骚扰: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点多,梅家沟村村长肖世贵、谭德贵以查看公路边坡为由,打听孙厚泽是否回家。下午四点多,梅家沟村的向地伟、肖世贵等分别开车闯到孙厚泽家查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侯纪昌一行四人和谭德贵找孙厚泽“回访”,未见到人,就找孙厚泽的母亲,并照像。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上午,新皂镇综治办主任侯纪昌、卫永全、王某以及梅家沟村书记谭德贵、治保主任向地伟,闯到孙厚泽家,威胁孙厚泽不能到外地去打工,不能再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威胁下次再抓他就是判刑,并声明这是替政府来带话。

参与监控的梅家沟村人员:
村委会:邪党书记谭德贵、村长肖世贵、妇女主任梁清华、文书谢代光、村治保向地伟;
七组队长李登明、六组队长的父亲梅枝玉、三组村民王某及其儿子王永贵、四组队长孙仁虎、孙仁斤、赖世贵。

新皂镇:镇长王超、书记詹某、副镇长卫永全
新皂镇派出所:所长龙正伟、警察梁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