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律师的打压进一步撕开“法制教育”黑幕

建三江:无法之地、恐惧之城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五日】如果律师的工作不能依靠法律来保障,而要靠着自己的血肉之躯去维护,那这本身就说明,他们所处的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黑暗社会,一个远离文明的蛮荒之地。

过去的十来天,黑龙江的建三江以其“无法之地、恐惧之城”的恶名广为人知。先有四位关注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件的人权律师和多名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被当局绑架和拘禁,并且均遭到暴力殴打和酷刑折磨;后有从全国各地赶去声援的 “失踪公民营救团” 共几十人遭到当局的暴力维稳,大量人员失踪,多人被打伤。

唐吉田律师胸口受伤;王成律师被酷刑更严重,面临生命危险;三位家属在医院急救命危;前去声援的王全璋律师被黑头套蒙面、用胶带捆绑,一名警察抓住他的头用力撞墙,另一警察则猛击其后脑,殴打近十分钟,导致“头颅外伤,软组织损伤”。

而律师们所做的,只不过是依法要求会见当事人,即使在被非法拒绝之后,也只是以绝食、静坐守夜抗争,以及向当地公安局、司法厅、律师协会等渠道反映情况,而这些无一不是在法律许可范围之内的正当行为。

人们不禁会问,中共当局不是天天叫嚷着“依法治国”吗?不是有冠冕堂皇的宪法、刑法和律师法吗?以区区农垦小城建三江,凭什么敢有法不依,公然挑战和践踏法律?现场警察威胁律师的话语暴露了问题的答案,他们说:“不信共产党治不了你们。”一句话,就把中共法制的面纱撕落了。

这次律师们关注的用于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俗称为“青龙山洗脑班”),就是黑龙江农垦总局于二零一零年四月非法设立的,至今已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达近百人,拘禁期限短则数日,长则达七个月。

“青龙山洗脑班”黑监狱抓人没有手续,关人没有期限,折磨人毫无底线。经常实施的酷刑有:罚站,罚蹲,拳打脚踢,扇耳光,多少天昼夜不让睡觉,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野蛮灌食。上手铐,把两手分开铐在两张床上,不能站,只能蹲着,两个胳膊伸直,长时间抻铐致人休克;以及恐吓威胁,欺诈诱骗,辱骂呵斥,流氓侮辱,强行洗脑……建三江公安对律师们的暴行,就是这其中暴力手段的延伸。

如律师们所言,一直以来,中共虽然打着法制的旗号迫害法轮功,却始终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一切迫害政策和手段都是在法外实施,且血腥残暴毫无人性,实为披着法制的外衣践踏法律。因为惧怕被律师们撕破伪装,所以对律师办案从来都是横加干涉,除了用行政命令、采用吊销执照、年检不让通过等等流氓手段阻止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外,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暴力威慑,以期用恐惧逼退那些勇敢站出来的律师。

中共不法人员们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对维权律师的打压,进一步撕开了所谓“法制教育”“学习班”迫害法轮功的黑幕,让人看到了它肆意践踏法律与人权的滔天罪恶。大陆民众公开怒斥建三江农垦公安“是暴徒!是一群没人性的畜生”;更有民众说:“流氓给人扣上X教的大帽子就可以大打出手了”,“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这是“肆无忌惮地利用和依靠中共邪教组织破坏宪法、刑法等法律的正确实施”。还有觉醒的网民说:“之前中共给法轮功信仰人士抹黑、泼脏水、造谣,制造恐惧,老百姓不敢去碰触这个议题,而现在这个魔咒必须去除。”

在第一次绑架(三月二十一日)发生的当天,大陆人权律师团发出严正声明,要求当局立即释放被关押的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并依法取缔“法制教育基地”黑监狱,网络上人们纷纷发声力挺,一天之内就有一百零二位律师及三百四十六位公民联署支持;声明发出后的第三天(二十三日),在农垦建三江管理局就汇集了全国各地律师及正义人士一百多名,抗议黑龙江农垦当局无法无天的暴行。还有不少律师在全国各地申请游行示威,抗议建三江当局践踏人权、践踏法律的罪恶行径。

正如一位律师所言:“当局每一次的违法行为,尤其是对律师权益的剥夺,只会造成更多的律师和公民的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