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人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我娘家与婆家的上一辈(爷爷辈),都是为中华民国服务的军官。中共剽窃了国民党的抗战胜利果实后,侵占了中原。爷爷们因留恋家园没跟着队伍去台湾,便沦为了中共的阶下囚。

为了不被迫害,父辈们违心的赞美中共,还积极的要求加入其组织。怎奈一搞外调就会泡汤,因为政审不合格。

当人们开始向钱看时他们入党了,继而便不断的被洗脑。他们的共性就是都胆小怕事,中共说什么他们就说什么,因为不敢说不字儿。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两家父亲赶紧表态,说一定要和党保持一致。没想到我对真理的坚持使公公暴跳如雷,在警察面前破口大骂。这也使我父亲清醒了,因为父亲知道自己的女儿没有错。父亲说:“没想到亲家会是这样,还校长呢,就这水平?”

危难时父亲保护了我,帮我度过了一段被中共追捕的艰难岁月。然而公公的表现却不好,虽然他以前曾被中共吓得不敢回家(因为有人说他给孩子起的名字是思念老子——他的父亲,要批斗他);虽然他曾对我说看不惯官场上的权钱交易,但在中共的淫威下他低头了,还跟我父亲断了往来。

在中国大陆象公公这样的人大有人在,尽管他们曾被中共害得惨兮兮,却依然维护着中共。如果按照定义来对照,这些人得的是一种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疾病,就是人质感激绑匪不杀之恩,并帮助绑匪去害别人。

所有维护中共的人都是中共的人质,他们就是中共的党、团、队员,他们都被中共绑架了,因为他们曾说把一生献给党。慈悲的神佛不想放弃这些人质,叫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人,使人质远离天灭中共的大淘汰。

温暖的阳光能溶化坚冰,顽固的公公现在也在变,他说:“不就是个信仰问题嘛。”愿所有善良的人都能远离中共,不做中共的人质,不做中共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