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癌症痊愈 被中共诬判八年

黑龙江绥化市张兴国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张兴国,二零零八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张兴国曾六次遭警察绑架、酷刑折磨,绥化市公安局政委王志杰曾叫嚣要害死张兴国。

二零零八年,张兴国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得知儿子一家三口又落入魔掌时,精神彻底崩溃,带着对儿孙无限的牵挂含冤离世。

以下是员张兴国自述多年来遭迫害经历。

我叫张兴国,今年五十六岁,家住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奋斗街四委二十九组,工作单位是绥化市药品检验所。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的。得法之前我是一名癌症病人,是伟大的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邪恶的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进行了疯狂迫害,我多次遭受到黑龙江省公安厅、处、绥化市公安局、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等警察、恶人的绑架、关押、敲诈勒索、非法劳教、判刑等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到省政府上访证实大法,被黑龙江省公安厅一处的几个警察绑架,并遭毒打威逼、非法审讯,当夜被劫持到绥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绥化市北林区政保科参与迫害的科长王兴洲是主要迫害者之一,还有一个姓张的科长名字记不清了,期间遭受非法审讯逼供,强迫录像上电视、写不炼功的保证。并向我的工作单位勒索一万元现金,取保候审,非法关押二十三天,之后一直被看管、跟踪。

九九年十一月二日上午,绥化市北林区政保科科长王兴洲,叫我到政保科去一趟,去了后我被非法扣押,是因为同修被绑架,说真相资料是我给提供的,说真相资料有反动言论,被绥化市北林区检察院非法批捕,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因为身体情况和家人的多次努力,检察院向家属勒索现金一万元取保候审。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十几名大法弟子到南山西路公园集体炼功、证实大法,被绥化北林区政保科、北林区公安分局、春雷派出所、国安等警察绑架,我妻子张淑清也一同遭绑架。因为九九年之前我担任过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被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分局奋斗派出所认定为组织者。他们骗说有事找我,将我非法扣押,多次逼供,后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因为我身体情况,劳教所拒收,但是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分局局长高文福、郑德福、政保科科长王兴洲等拒绝不放人,非法将我关押在绥化市第一看守所迫害一年,期间我多次绝食反迫害,他们多次强行灌食迫害。我出狱后还被一直跟踪。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我开车给同修家送东西,在同修家门前,遭到绥化市北林刑警队孙铁民等警察绑架,他们把我们劫持到刑警队,分开刑讯逼供,他们将我俩手分别戴上手铐上大挂、坐铁椅子,我被打得满脸是血。晚上十点多,政保科长王兴洲等将我铐坐在铁椅子上,抬上车拉到政保科继续迫害,不让睡觉,轮流刑讯逼供,王兴洲告诉手下说,闭眼就打,往头上倒凉水。参与迫害的警察有王兴洲、李建飞、董江朋。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上大挂)

在警察董江朋非法刑讯逼供期间,因为我不配合恶人,他打我耳光,我坐铁椅子上双脚、双手被扣住无法动弹,他们揪我的头发,把头发揪掉一大绺,第二天“610”来了几个人审讯逼供,我给他们讲真相,讲我修炼法轮功的身心受益,他们四十八小时后于晚上十点送我到绥化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我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被灌食迫害。看守所的狱医姓杨叫几个犯人把我锁在铁椅子上,双脚、双手都动不得,我不配合恶人的迫害,他们就用螺丝刀撬我的牙齿,牙齿都撬坏了,嘴里往出流血。姓杨的狱医把直径20毫米的管子从嘴里插入我的胃里插进、拔出来回二十多次,嘴里一直往出流血,后来我不能吃东西、吐血,生命出现了危险他们害怕担责任,于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送我到绥化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有生命危险,下午被保外就医,非法判刑三年(未执行)。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几个月后他们看我身体恢复正常了,要往回收我入监,我没有配合,被迫流离失所,他们就到处找我,在此期间我一直做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在我与同修粘贴大法真相时,我遭到110巡警的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妻子张淑清也一同遭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四年四月,我的住处被抢劫抄家,被抢劫的财物有:现金(800元)、刻录机、MP3、真相光碟、衣服等,价值万元。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绥化市公安局政委王志杰指挥绑架了很多的大法弟子,我们的住处被国安特务发现,家中遭到抢劫,被抢走的物品价值五万多元,我和妻正念走脱。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绥化市公安局的王志杰、李建飞等伙同我单位的恶人合谋,将我女儿张春晖从工作单位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敲诈勒索一万五千多元后放回。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到大兴安岭地区亲戚家找工作,被国安特务跟踪,五月三十一日在加格达奇火车站遭绥化市国安特务伙同加格达奇警察的绑架,他们给我戴上头套、手铐,把我拉到一个招待所的地方,在那里我被绑坐了一宿铁椅子,我个人的物品也被抢走,其中有手机两部、全自动手表一块、手包一个、现金一千多元。第二天他们把我非法关押到加格达奇看守所。住在齐齐哈尔市的妻子、女儿也同时被绑架,住处被抢劫一空,其中有笔记本一台、现金四千多元、真相资料、光碟、不干胶贴等物品。

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我与妻子、女儿一起被劫持到绥化市,妻子张淑清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戒毒所迫害,女儿被非法关押在青冈县看守所四十五天,敲诈勒索五千元后被放回。我先被秘密关押在王志杰自家在太平川乡的养殖场内,四天期间他们对我刑讯逼供、戴手铐、脚镣、坐铁椅子,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参与的人有国安的杨晓东、北林区“610”人员、警察李建飞,他们伪造证据,捏造事实,编造材料对我迫害。六月四日他们把我劫持到望奎县看守所,八月七日又劫持到绥化第一看守所,期间一直都给我戴着脚镣子。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绥化法院对我非法判刑八年。同年十一月五日,将我劫持到呼兰监狱集训队迫害,期间遭逼写“五书”、做奴工、打骂暴力相加。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我被劫持到大庆监狱一监区二分监区迫害。

迫害我的主要警察头目王志杰于二零一零年遭恶报,死于直肠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