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劳教系统摧残灵魂的“工序”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八日】二零零八年七月的某天,我正在厂里上班,北京花乡地区610人员就到厂子里找到我,说要和我聊一下。当时他们问我是否还在炼法轮功,我就回答说还在炼,并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全是假的。

610就骗我说要上我家看一下,让我带他们去。谁知一上了610车,他们就直接把我拉到花乡地区派出所,整个过程就是一个欺骗加绑架,而且是以政府的名义对普通公民做的。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到了派出所,我仍然和他们那里的人讲真相。他们根本不听,就把我关到了后头一个小屋,当时就我一个人。我利用上厕所的机会跑掉,结果还是被他们追上了,当晚十二点就被转送到丰台看守所,在那里让我穿上号服,强制我背监规。当时周围的被关押人员主要是吸毒的和打架的。

四十多天后,我被转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这里的性质就是一个洗脑班,视“转化”程度再进行分流,运往其它各处。主要的洗脑“转化”目的就是让我在他们提前写好的“保证书”上签字,认可其污蔑大法的内容。如果拒绝写,他们就采取各种“转化”手段迫害我:

1)恐吓。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如果不转化,后果就是“关小号”、“与世隔离不见天日”、“吃喝拉撒全在一屋”,整个就是不把你当人对待,比战俘还不如。

2)强制背23条监规。内容全是拥护中共邪党的。因为邪党是无神论,你背了就是亲口承认没有神佛,达到让你背离信仰的目的。如果你不背,就不让你睡觉。

3)用亲情瓦解人的意志。比如不让打电话,不让亲人接见。

4)采用“包夹”的形式迫害,同时把普通犯人拖下水。这是非常阴损的手段,主要就是“经济加减刑”的机制来利诱,把正常人的最后一点良知打掉,把包夹的所有私人利益都捆绑在协助他们迫害大法弟子身上。

“包夹”是针对迫害我们修炼人的专门术语,就是让两三个犯人严密看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只要有炼功、背法等修炼行为,这些犯人就马上去汇报。犯人也是被逼的,因为如果我们修炼人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或炼了功,拒绝转化,这些犯人也跟着被牵连遭迫害,不能得到减刑,或被罚分,被扣钱。

这已经是里面的一套“转化”机制了,谁被安排了当包夹,谁就上了这个“转化”的机器,一被扣钱,就对我们大法弟子施压,根本不用警察看管,包夹就自动举报甚至动手毒打大法弟子,因为如果大法弟子拒绝“转化”,包夹也得被“关小号”、“不让睡觉”。

结果就是让包夹的良心丧尽,明知不对也干缺德的事。这样的后果直接导致这些包夹即使获得减刑出去后,到社会上也起不到积极作用,因为当过包夹后整个正常人的心理全部颠倒了。可以说“包夹”制度起到的作用就是去人性,完全与普世价值相背离。

5)亲自写一份“决裂书”。如果你认为在他们准备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就能完事,那就正中了“转化”机器的圈套了。因为接下来他们会让签过字的法轮功学员再亲手写一份与师父与大法的所谓“决裂书”,以证明你是真心转化的。就如同是你干了一件错事,就得接着干第二件、第三件,直到自己都认为自己罪大恶极,从头到脚摧残着你的意志,让你想回头都难。

6)被逼着“揭批”其他大法弟子。同样的道理,如果你写了所谓“决裂书”后仍然不算完,他们就逼着你写“揭批内容”,就是让你自己背叛了师父和大法以外,还要“揭发”其他人,让你当叛徒。他们会按照你的揭批内容,把其他大法弟子绑架来继续进行“转化”。

学过历史的人知道二千年前基督徒中的犹大把神耶稣出卖了,那还只是犹大个人的行为,而这里的一整套“转化”程序是要让你把所有的人都出卖了,如果真揭发了其他人,内心的自责也会让你产生“生不如死”、“不配活着”、“不配再有信仰”这样的感觉,为进一步去给别人做“转化”(就是当所谓的“帮教”)打下了基础。

而且在写揭批材料时,根本不准许你按照自己的思想写,而是按照他们的意思写,一步步让你认同他们的意思再自己写出来,内容无非还是拥护邪党(无神论),污蔑大法。

比如他们问我“你小时候是不喜欢看神话故事?”我当时回答说“喜欢”,结果他们就认为不过关,让我重新写揭批材料,就是从字里行间把人本性上的一点先天的纯真都要泯灭,而且让你自己亲手泯灭!

7)非法劳教我两年,进一步所谓“转化”。二十天后,我被从“调遣处”转到了北京女子劳教所,开始进一步的“转化”程序。

这里的许多“转化”程序与“调遣处”大同小异,但是更细微了。比如除了恐吓外,这里是一整套的酷刑来实现折磨你的手段,就是前文提到的“关小号”、“不让睡觉”、“不能与任何人交流”、“不让接见”、“不让睡觉”、“坐小凳”等等。

而且在大厅里给所有的犯人播放污蔑大法的内容,而且还对我进行单独谈话。当时一个姓王的大队长问我:你们书上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全家受益了吗?”大法让我全家受益,610把我绑架了、迫害了我全家,还问我全家的感受?多邪恶呀,但迷惑性也非常大,整个就是一个混淆是非!

接着恶警会说什么“法律就是高压线,谁触犯了也不行。”其实从一开始610就是利用欺骗绑架我来的,而且是以政府的名义,对我们大法弟子什么时候讲过法律呢?

劳教所里还给我安排了“帮教”,就是帮助写诬蔑材料的人。这些人都是过去的学员,但是在层层的“转化机制”下邪悟了,人想活下去的本能让他们在心理上开始开脱自己,自欺欺人的找到所谓“理由”,就是他们所谓悟到的“高层的法”,从而麻木地伙同恶徒搞“转化”,也让不明真相的常人更加误解大法弟子。

帮教也与私人利益挂钩的,比如:可以多买一些食品,一次可购买七十~一百元钱的;可以买小炒,改善一下伙食;可以多积分,争取减刑。

劳教到期释放后,610仍然时不时对我进行定点追踪监视。比如一到过年过节、中共开两会等所谓敏感日,610的人员就会到我家来,或让我们厂子里的人重点监视我。一次610来我家,表面上还笑嘻嘻的,我问他们找我何事?他们就说“来看看你”。或者直接让厂子里的人警告我,说“你别跑出去啊?”尽管没有对我象在劳教所里面那样有暴力的行为,但是这种监督跟踪实质上就是迫害,而且给我的家人造成心理恐慌。

现在想想,我被劫持的整个经历象走入了一步“转化机器”,一道道“工序”,一环紧扣一环,全方位系统的运作,让我从精神、心理到身体都严重受到摧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