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铁岭市夏淑兰女士遭受的电击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八日】铁岭法轮功学员夏淑兰女士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被中共绑架抄家,在拘留所和刑警队遭到刑讯逼供,恶警用电棍长时间对她电击。之后夏淑兰被非法劳教,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折磨。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夏淑兰,是铁岭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我的多种疾病好了,脾气也变好了,无怨无悔地伺候患脑血栓的公公,丈夫很感动,我们全家都感谢师父的慈悲。

一九九九年七月,阴云密布,一场邪恶的打压开始了。我心里难过极了,不理解政府为什么不让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去北京上访,刚到开原车站,被清河公安局警察劫回,被绑架到清河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我在拘留所抽搐,被单位同事背回家。国保大队长许振金逼家属交五千元保证金,一个月后退还四千五百元,无故扣押五百元,也不给收据。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清河电厂公安处、清河公安局刘永仁等六、七个人闯进我家,逼我交书,刘永仁恐吓我,说:“你自己交书,就不用翻了。”逼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就强行拆开沙发翻出十多本大法书、师父法像、坐垫等物品,屋里翻得一片狼藉。

恶警把我绑架到拘留所,第三天在拘留所,恶警王义的手下打手,从中午打我到下午五点,打我一个嘴巴子,用电棍电我手和头部。

我又被带到刑警队。下车后姓刘的警察就骂我,打我两个嘴巴子。为了逼我说出真相资料来源,清河国保大队长刘永仁把我双手分开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双脚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用拖布把穿过椅子横在我肚子上,我痛苦极了。

恶警用湿毛巾加一种不知名的药,堵住我的鼻子和嘴,感觉凉飕飕的。

两个恶警用二根电棍同时电我,没电了就充电,充满电的电棍电几下就没电了。为了加重迫害恶警用洗脸盆装水从头浇到脚。恶警一边电我一边骂师父、骂我,电击乳房、心脏部位,和手心、手背、脖子、头和后背,电的满手、脖子都是大水泡。到了半夜坏了一根电棍。恶警半夜吃饭嗓子扎鱼刺,遭了恶报。

黑脸的小个恶警狠命地打我、电我。王义电我手时说:“这手也出汗了,你炼得也不行啊!”

最后电到心脏部位时,我啊的一声大叫,惨叫声划破夜空,吓得他赶紧问:“怎么了?”我说:“我有心脏病。”恶警们就停手了。

我听到恶警在走廊不知给谁打电话说:“什么招都不好使。”早晨四、五点钟他们把绳子、电棍等都藏起来了,收拾得干干净净。他们是执法犯法。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被非法劳教三年,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在那里,我最大的痛苦是长时间坐小板凳,起床、洗漱和吃饭都有时间限制,有时心脏很难受,想念家里的亲人却看不到,这种痛苦的煎熬持续了七个多月之久,身心受到的巨大伤害无以言表… …

如今,在中国大陆还有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希望全世界的正义人士共同制止这场对善良民众的残酷迫害!还法轮功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