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色欲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曾经过色欲关时,梦中的异性被我嘲笑的指出:“你就是个色魔。”那个人马上变成可笑的模样,一摇一晃的走开了。本以为自己早已过了色欲这一关,可几年后当再次觉的现实中哪个异性好看时,思想业就凶猛的涌出,抑制的好艰难,甚至明知却做错事,想以学法清除,却老是犯困。

梦中多次过色欲关没过去,那时天天晚上睡觉过色欲关,还梦到给我周围倒了一堆乌贼之类的灰灰的水生生物。于是我除了加强学法外,睡觉前再学《转法轮》中“炼功招魔”这部份法,后来,梦中就只有一个红螃蟹放出的丝想粘住我,后来想想“蟹”同“色”是谐音。在梦中被色魔纠缠时,我觉得师父可能看我过的笨,梦中就有一个人在旁边说起他叔叔的信仰,可能就是让我想起自己是修炼人吧,但当时我只是想:那你叔叔不错。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色欲的根源是情,反思自己还有对常人所谓美好生活的羡慕,梦中再过此关时,不再是低下的色欲,变成了古装的几个很风雅的青年男女吟诗,再后来变成异性的关心,爱慕。因睡觉前学了师父的《洪吟》,头脑很清晰,想说明自己是修炼人,光是想,还没说出口,梦中那个色魔就钻到厕所里不出来了。我从中悟到:只要弟子心正,邪恶躲都躲不及。

引起色欲的因素除了对情的执着,还有安逸心、虚荣心、显示心。

我发现,当色欲关过不去再加上有如下现象时,可能就危险了:1、不怎么上明慧或看明慧交流文章走马观花;2、很少打扫卫生;3、对物的执着,今天想买这个明天觉得缺少那个;4、常看常人电视;5、不节俭;6、自我感觉良好;7、不谦虚。这时师父往往都会点化我有漏:如吃饭时锅底漏汤,背包隔层全部裂开。我也知道有漏,但找自己都不深入,自我阻挡着真正向内找,改正的决心不够。

一次危险来时,我脑中有个画面,旧的邪恶势力显露出白色的尖尖的龙的长牙,给我的感觉就是它们想抓住我的漏整死我,我发正念时就想找个棍子敲掉它的牙,然后用火烧它。那时求师父帮我都带有怕心,师父慈悲,演化一状态呵护我走过魔难。我发正念灭怕死的心,背师父的《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现在回想起来,当我要遇到魔难时,师父都给我化解了。记得一次魔难来时,在我知道消息之前,我正在上楼梯,一个亲切而清晰的声音打入脑中“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另一次,师父知道我有难,之前就给我化解了,其中自己承受的表现是两次感冒,家人也表现的是感冒症状。

我有个习惯,喜欢看师父的照片,看到师父对我微笑时,就觉得自己做的还行,就容易放松,看到师父目光炯炯看着我时,就觉得有危险,赶紧找自己哪有问题,找自己是怕被迫害吓的。确实,如我怀着一颗善心帮助了别人时,师父笑的很开心,我心里也暖洋洋的。但也觉得经常看师父的脸色的目地好象是预测吉凶,这就不好,是执着。

学法前,我腰腹部有发痒的现象,一抓越来越痒,还起小的红包,曾经痒的睡不着觉,找医生治愈了,学法后,又返出来,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消业,我也不管它,不知不觉,原来发痒的皮肤不痒了,皮肤也平滑了。家人在帮我承受了些魔难后,已有一人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帮助过我的朋友,有的升了官,有的拥有了好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对于那些迫害我的恶人,我还做不到象同修那样不计较,还有怨恨心,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属于救不了的人。

一路走来感到修炼的严肃性,师父对我的巨大付出与呵护我无以为报。除了对师父的感恩和庆幸自己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同时也后悔自己不好的表现。不能放松,我要多学法,去除不足,真正的走向神,跟师父回家。

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