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丽杰被非法拘留 警察称“参与建三江事件”(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四月三日下午两点半左右,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刘丽杰和丈夫王旭在家中遭当地警察暴力抄家绑架。

四日刘丽杰被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扣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荒唐帽子刑事拘留,并于当日中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刘丽杰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刘丽杰

事实再一次证明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刘丽杰的丈夫王旭四月三日当天也被绑架到向阳公安分局,警察不断逼问,让他提供和他妻子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并逼他骂法轮功,均遭王旭拒绝。

王旭被放回后,不断到当地派出所和公安分局寻找妻子的下落,质问妻子被绑架的原因,警察威胁:你还不知道你媳妇干啥了!参与“建三江事件”,事大了……

刘丽杰的家人表示,刘丽杰在家中,没做任何违法的事,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更是没有错,家人绝不会默认当地公安的违法行径,将采用相应手段维护自己作为公民的合法权益。

警察土匪般闯入刘丽杰家中抄家绑人

四月三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刘丽杰的丈夫王旭外出办事回家,刚要开自家房门,这时从楼道上面窜下来十几个警察,不容分说一伙人把王旭按住,一伙人直奔刘丽杰,将当时正在电脑旁的刘丽杰按倒在沙发上,另一伙人开始抄家。当时刘丽杰只穿了睡衣,光着脚没穿袜子,眼镜被打掉在地上,穿着拖鞋就被恶警们先抬走,刘丽杰一直高呼“法轮大法好”,抵制迫害。

警察强迫王旭也跟他走,王旭强烈要求待亲友到来看家才肯离开。恶警把刘丽杰家中翻得一片狼藉,抢走法轮功创始人法像,刘丽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硬盘、钱等私人物品,还把刘丽杰强行绑架到向阳公安分局铐在铁椅子上一宿。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当天晚上,王旭及刘丽杰的母亲和姐姐在向阳公安分局门口守望了很久,无人接待。刘丽杰强烈要求警察允许家人来给她送衣服和眼镜,才于四日中午被劫往看守所之前见了家人一面。当时刘丽杰的手腕青紫,但她本人明确表示,坚决不承认这种迫害,从被抓开始就绝食,她将坚持用这种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利。

在王旭等家人不断追问的过程中,有的警察深知自己做的事见不得人,怕将来被追究责任,一个劲的说:不是我要干的,是上面压下来的,要不谁干呀,你看我可没对你们家怎么样……王旭追问家中丢失的钱,向阳公安分局的警察赶紧开脱:这个可跟我们没关,那是市局“防范和处理×教支队”(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中共打着防范邪教的旗号,干着比邪教还恶毒的行径:绑架洗脑、逼迫好人转化、扭曲人性、混淆是非等等)的人干的。

种种迹象表明 迫害黑令来自中共高层

近日,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恶警绑架多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律师一事在世界曝光后,中共当局十分恐惧,企图以更严厉的迫害掩盖其罪行。据悉,北京和黑龙江省的官员前往建三江管局,盘踞在建三江米都大厦内暗中指挥迫害,同时从各地抽调警力,对前往建三江的各地人员进行绑架。

四月三日,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建三江参与迫害的人员聚集到佳木斯市召开会议,诬称“建三江出的事都是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干的”,企图开始严密布控,监控网络、电话,并扬言再绑架一些法轮功学员。中共国安部也已秘密进驻佳木斯市,妄图实施更大迫害。

过去的十来天,黑龙江的建三江以其“无法之地、恐惧之城”的恶名广为人知。先有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关注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件的人权律师被当局绑架和拘禁,并且均遭到暴力殴打和酷刑折磨;后有从全国各地赶去声援的“失踪公民营救团”共几十人遭到当局的暴力维稳,大量人员失踪,多人被打伤。

酷刑演示:吊起来毒打
酷刑演示:吊起来毒打

当局除对律师构陷罪名行政拘留外,还施用酷刑折磨,戴黑头套、吊起来毒打,扇耳光,威胁挖坑活埋、将肾摘掉、及罚十万块钱让其倾家荡产,同法轮功学员一样送到青龙山洗脑班强制转化,甚至还扬言要雇佣黑社会将坚持声援的人全部“消灭掉”。这种歇斯底里的大规模迫害绝不是建三江单方面可以决定的,显然迫害黑令来自中共高层。

四位律师均遭酷刑带伤放回

四月六日是当局对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名律师非法行政拘留15日到期的日子,除先前已被释放的律师之一张俊杰,最后的三位律师——唐吉田、江天勇和王成,终于带着不同的伤,被当局秘密分开押送到哈尔滨和佳木斯机场离开了建三江。

维权律师唐吉田回到北京后表示:“我现在胸腔还是有点疼,软组织挫伤,因为当时被他们吊起来用拳打,脚腿也被他们踢,而且被他们用矿泉水瓶,整瓶矿泉水打面部,还打耳光,我的一个牙都被打出豁口。”

唐吉田还说:〝他们(建三江当局)曾经威胁我,说要为我挖个坑埋起来,活体取肾,或者是像朝鲜的金正恩对姑父张成泽那样,对我进行‘犬决’。”

人在北京的王成律师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介绍他失踪期间外界最关注他们受酷刑情况,他们被绑架的21日的白天和晚上,都遭到警方的毒打:“他们态度非常的凶恶,白天他们对我拳打脚踢。晚上他们就把我套上黑头套,带到一个特殊的房间,用手铐将我双手铐起来,然后用绳子把人吊起来,吊到半空里双脚离地。因为戴了头套,我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打的,可能是棍子之类,主要是往我的左侧的胸部和肋部、还有背后打。”

“前面几天人睡下去,醒来想要坐起来、或站起来的时候都非常困难、非常的疼,甚至连深呼吸或咳嗽都非常的难受、非常的疼,差不多十天之后,才稍微好一点。现在仍然感觉一部份还是比较疼。具体骨头伤到什么情况,还要体检才能知道。”

目前江天勇律师情况不清。据王成律师介绍,他们进所那天,江天勇就说胸口疼,他估计大家情况也大同小异。

而之前被行政拘留5天释放的另一个代理法轮功案的律师张俊杰,二十一日也遭到警方殴打腰直不起来,医院诊断“脊柱横突骨被打断裂三根”。

前去声援的王全璋律师被黑头套蒙面、用胶带捆绑,一警察抓住他的头用力撞墙,另一警察则猛击其后脑,殴打近十分钟,导致王全璋律师“头颅外伤,软组织损伤”。甚至一同前往的女律师王胜生也遭当局黑头套“厚待”。

十一人遭绑架 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害致命危

三月二十一日一早,七位法轮功学员吴东升、陈冬梅、孟繁荔、丁惠君、李桂芳、王燕欣和石孟文,前往黑龙江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准备继续向四位代理律师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和张俊杰寻求法律援助,营救仍被非法拘禁在“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的亲友石孟昌、韩淑娟和蒋欣波。八点刚过,十一人全部被暴力绑架。

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蒋欣波
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蒋欣波
 
3月28日被有条件从洗脑班押回家的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

当时,陈冬梅看到这情况,准备打手机告知亲友,被两个警察按住,抢走手机。王燕欣正好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刚说:“我们被警察绑架了……”还没等说完,就被警察抢走手机。电话里传来王燕欣的声音:“这是我的电话,你怎么抢我电话呢?”一片嘈杂声后,手机被警察关掉,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陈冬梅被四个警察拖下楼,四脚朝天地塞到车座子底下,还有一个恶人坐在陈冬梅身上,陈冬梅当时感觉呼吸困难,身体非常难受。同时,几个警察不顾一切的把王燕欣按倒在地上,双手拧在后面,连拉带拽的拖到车里。王燕欣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六十多岁的李桂芳在车里给警察们讲真相,被一个警察扇了一个大耳光。石孟文的脸被警察打的青紫。

吴东升最后一个被从二楼拖下去的。她对警察说:“你们不要这么做,这样做对你们不好。”他们不听,把吴东升的胳膊硬拧到背后,照她脑袋用拳头狠狠地砸了两下,吴东升大喊:“法轮大法好!”就是不上车,被警察把胳膊强行背在后面,捂住她的嘴,两个人抬着脚,再两个人扯着膀子,大头朝下给吴东升硬塞在车座子底下。

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律师被暴力绑架,强行拉到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在七星公安分局,孟繁荔、丁慧君、陈冬梅、王燕欣、吴东升、李桂芳六位女法轮功学员被单独逐一分开非法审讯。李桂芳不配合,不报姓名,又一次被扇耳光。他们在会议室被非法关押了一宿。

3月21日被绑架目前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丁慧君、孟繁荔、李桂芳

3月21日被绑架目前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王燕欣、石孟文、陈冬梅

三月二十二日上午,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和律师被拉到七星农场医院检查身体,化验血、化验尿、测血压。然后,在建三江管局的医院给他们体检,也是验血和验尿,还做了CT.体检完后,他们又被劫回七星公安分局继续非法拘押,法轮功学员们的物品、现金都被扣押。

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六位女法轮功学员又被押送到同江拘留所。同江拘留所的狱医给她们逐一测血压。吴东升的血压测出低压一百三十,高压二百三十;丁慧君低压一百五十,高压二百五十多;孟繁荔低压一百一十,高压一百八十。狱医当时就表态说:“这几个血压太高了,我们不能收。”

21日被绑架被迫害致命危由家人接回的吴东升
21日被绑架被迫害致命危由家人接回的吴东升

建三江七星公安局人员要求医院再重新给三位女法轮功学员测一遍,怀疑是紧张造成的。过了一个小时后,又重新给她们测量血压,这次,吴东升的血压是低压一百四十,高压二百四十了;丁慧君低压一百五十,高压二百六十了。当时,量血压的医生吓坏了,就说:“这血压太高了,水银都要崩开了,不敢量了。”这时候,孟凡荔血压达到一百一十到一百九十。七星公安分局却说,他们太特殊,不能给轻易放出去,然后说研究研究再说。公安局怀疑拘留所的医生测的不准,就把这三位女法轮功学员押到同江市中心医院。同江市中心医院是个大医院,再次给这三位女法轮功学员测量,血压仍然很高。这里的医生很惊讶的问:他们血压怎么都这么高?是不是吃了什么药了?

这时,七星分局和建三江办案的人要给拘留所所长钱,贿赂拘留所的人安排这三位女法轮功学员先入医院。当天晚上,拘留所又把三位女法轮功学员送到同江中医院,这个中医院是个小医院。在这里,医生说需要住院观察。三月二十三日,他们仍然给三位女法轮功学员继续测量血压,但血压始终是很高。在这里,血压持续飙升,降不下来。

直到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吴东升身体出现很重的危急状态,七天之内就被抢救了两次,最后,医院拒收,并让办案单位给接走。办案单位于三月二十九日通知了吴东升家人,家人于三月二十九日来到同江中医院急救科,将吴东升接回家。据悉,公安人员交给家属一张非法拘留的票子,写有拘留十五天,身体出现生命危险,要求家人接回家治疗。

六位法轮功学员再度“被失踪” 迫害仍在延续

四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家属们连夜赶到同江市拘留所去按期接人时,却被告知:人已不在这里。目前,除吴东升因被迫害致命危由家人接回外,其余六位法轮功学员再度“被失踪”,境况非常令人担忧。

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两点多钟,有五位公民乘车去虎林市办事,路过密山市兴凯乡时,被密山交警伙同兴凯乡派出所警察拦截。公民问警察:为什么拦截我们?警察说:往建三江去的人都要检查。密山公安局巡警队把五人劫回密山市第四派出所(铁西派出所),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玉海影、中队长李纲等人对他们询问,逼写保证十天之内不能外出,直到晚间七点多钟才让这五人回家。

北大营供热中心附近的法轮功学员陈洪瑞出门时被跟踪,目前下落不明。陈洪瑞家附近被安置了多辆汽车,有多人蹲坑。去陈洪瑞家看望他的人都被跟踪。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多钟,法轮功学员范龙胜在建三江东城区内张贴事实真相的传单,被警察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四月三日,佳木斯市的刘丽杰又遭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