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看守所目睹了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我爸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在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传单时,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七年。

当时我还没有成年,邪党不间断的反复诬蔑宣传,使我对法轮功和我爸不理解,认为我爸给我们家带来了伤害。二零零八年,我爸出狱回家后,我表面上没有什么过激的语言和行为,但心里对我爸修炼大法不满,就以关心的口吻劝说:“别到处跑,就在屋里玩,中共一党专政,很凶恶,一旦出问题,就会死在监狱出不来了……

邪党对我做生意、对妈妈打工都暗中百般干扰,我爸又被邪党开除公职,家庭生活非常困难。二零零九年三月份,我经人介绍到上海打工。谁知干了三个月,老板不给工资,还派人打我。我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自卫还击,后来死里逃生,连夜从上海回家。家人说,不给钱算了,能安全回来就可以了。第二天上海警察打电话说:“你的工资给你解决了,你到上海来拿工资。”结果一到上海,警察就把我关进了普陀看守所。我问警察:“你们不是叫我来拿工资的吗?”警察说:“你把你老板叫来呀。”我说:“你们把我关起来我咋叫老板来?”关了一个月后,我妈给上海警察送了五千元才放我出来。出来后我去找我老板,把老板带到警察那里,警察什么话都没有说,当着我的面,当场就把老板放走了。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我被关押在普陀看守所期间,亲眼看见看守所恶警暴打一位六、七十岁的修炼法轮功的老太太,用手铐铐住老人的双手 吊起来毒打三天三夜,恶警边打边骂:“老不死的,打死你白打死,看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不打刑事犯,专门打炼法轮功的……”恶警骂了很多脏话,三伏天不给水喝,不给饭吃,折磨了三天后,就没有老太太的任何动静了,老太太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被看守所关押的一个月里,警察没敢碰我一个指头,我指着他们的脸跟他们对着干,公开扬言出去后要报复他们,他们都没有打我,可是他们对一个善良的炼法轮功的老人竟然如此残暴!

因为我亲眼所见邪党对善良民众的残暴,改变了我对法轮功的态度,也改变了对我爸的态度。也因为从此我支持我爸修炼大法,我得到了很多福报。

二零零九年,我到武汉做生意赚到钱,在武汉买了房子,购买了小汽车。现在我经常看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在我的好朋友圈子内经常谈一些邪党的残暴,法轮功是在教人行善做好人等的一些话题。

我讲的都是事实,我相信法轮功善的力量必定能战胜邪恶的,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