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坚持背法的过程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在常人中,我是大家公认的女强人,平时争强好胜,凡事都要做出样儿来,多年来在邪党的毒害下,滋养了很多坏毛病,尤其是妒嫉心、争斗心和魔性都很严重。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后,自己也很注重这方面的修炼。但是好象不会修一样,感觉变化很小,尤其是遇到事情的时候总是做的不好。可通过背法,悟到了法在这一层次的内涵,感觉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背法是从五年前开始的,但是由于执着心重,一直是断断续续坚持的不好,收效也不大。

但近一年多来,我一直没有间断背法,早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背法,晚上也挤时间背法(我是晚上炼功,十二点发完正念才睡觉)。虽然白天参加讲真相的项目较多,没有太多时间,但几乎每天都这样坚持。这样做下来,感到收获很大。

例如,有一天我背到《转法轮》第六讲中的“显示心理”,刚背第一段我就有一种对法从未有过的认识和理性上的升华,感到师父说的就是我:“我们有许多学员,因为在常人中修炼,有许多心放不下,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觉察不到。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平时自己为了名,为了利得到一点好处,张扬张扬,显示显示:我有本事,强者。”[1]但是在过去,自己竟然一点儿也没认识到自己有显示心,学过多少遍法,都觉的与自己无关。这时虽然认识到了,但只是笼统的,比较模糊的认识,并不十分清晰、透彻,然而经过当天发生的事情后,让我在法上得到了迅速提高。事情是这样:

那天我去一同修家,正巧赶上制作真相横幅,屋里共有六、七个人,我只认识其中的两位。我刚一進屋,同修A就说:“正好缺刻字的,你挑好刻的刻,不好刻的留给我。”我一看有的模板上已经有人刻过一些字了,稍有一点儿难度的字都没刻,我答应一声就开始按顺序刻字,刚刻了几个字,另外刻字的同修马上不刻了,说剩下的都是难弄的,过一会协调人过来刻了几下也推给我,说她不会刻了。要是在过去,我会马上接过来,“行,都留给我刻吧”。可此时,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大包大揽,这种包揽是显示心(我是强者),能助长同修的依赖心,应带动同修共同做好此事,就笑了笑说:这是修炼,我来教你吧。我帮她画上“过桥”(使字连成一体),结果同修刻的很好,最后刻完字,连她自己都觉的挺意外。

那天我还观察到同修A很忙,一会儿缝纫机缝布袋的喊她,说机器不好使了,那边打浆的弄不出沫了,那边裁布的也弄不明白了……把同修A忙的团团转,根本没时间刻字,而刻字又必须等同修A来做。

我看到同修A俨然是前几年制作《九评共产党》书时我的翻版,当时我们小组做《九评》时,大家就都依赖我,好几个环节都必须我先处理,好象我不到场,这活就干不了,有好几次也确实如此。可是自己却没有在法上认识问题,片面的想多付出,为别人着想,从而以很强的干事心掩盖了自己的执着心——显示心,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意识到,要不是早上背法悟道,那再接下来还是干事、干事,哪能提高呢?干完活,我把自己的体会和大家谈了,同修A很震动,觉的我就是在说她呢,她还说一直在找、在去自己的自卑心,可从未找过显示心,这之前根本不承认自己有显示心。

通过背法,我还有一个最大的体会,就是遇到问题,经常能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如有一同修喜欢夸夸其谈,不仅不参与整体配合,且已经带动了部份学员,协调人很着急,约我同去找他切磋。

那位同修一见面就大谈本地区学员修炼中的问题,似乎把这些事看的太重了,言谈中根本没有向内找的内容,全是指责、埋怨,还质问协调人回答他:到底什么叫正念?说大家必须得弄明白,统一思想等等。协调人和他交流,他都说太笼统,这时我突然想起师父讲到:“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鼓掌)你们谁能够这样,旧势力就绝对不敢动他。谁能够这样,谁就能在过关中走过来。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2]我悟到,怎么能简单回答什么是正念呢,这不是给法下定义吗?!这是很危险的。这样经过在法上切磋,大家都觉的有所提高。

在背法的过程中,我还体会到,要想做到坚持背法,首先得去掉很多人心,带着太多的执着心,你根本背不了法,思想中翻江倒海的,静不下来,怎么能背下来法呢?比如我过去常人心很重,什么都放不下,日常中琐事太多,活计太多,亲属、家庭中的情事缠身,不仅静不下来,连最起码的背法时间都保证不了,全给挤占了,每天只能干着急,却背不上法。即使能坐下来背法,背了好半天,搞的心烦意乱的,也背不下来一小段。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个人的生活习惯、观念(有很多都是应该去掉和归正的)特别是安逸心和困魔等,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另外,我还体会到,背法能使我们学法扎实,从而在遇到魔难的时候,坚定正念,突破很快。比如,有一次我突然出现象得了脑血栓的症状,病业来势凶猛,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快速恶化),由开始高烧,到第六天,已经是嘴歪眼斜,同时伴有左眼闭不上,不会动,失去味觉,舔盐都不咸,舌不会嚼,嘴角淌唾液。由于我心中有法,知道修炼人没有病的法理,清醒的认识到:这是邪恶钻了我有漏的空子,是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决不承认。我一方面深入向内找,另一方面加强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同时该干什么干什么,用实际行动否定邪恶的迫害。无论“病状”这一假相如何表演,我丝毫不动心。再加上我家环境很好,家人都修炼,其它干扰比较少。因此,我的“病状”急速来,急速走。半个多月,我就完全恢复了正常,而且没留任何“后遗症”。

总之,坚持背法使我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在提高自己的心性中,受益良多,升华良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 《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