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的重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我家住山东济南,今年已六十多岁了。回想起我的过去,可以说是多灾多难。

父亲是个医生,从我刚刚记事,就听父亲说,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因为心脏发育不良,造成身体供血不足。所以在我的记忆中,每到冬天,手脚冰凉,没有正常人该有的那种活力。还记得奶奶说过,我是个“糠骨”,因为我的骨头特别的松软,母亲常握着我的手叹气,说我活不长。

在我的感觉中,也确实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我的手指甲稍长一点,就会反着长,象个簸箕状,玩水时间长了,指甲就软的象泡过的粉皮。这给生活带来很多的不便,那时候在幼小的心灵里就开始感觉有一种莫名的苦恼。长到十几岁时,又有几种疾病缠上了我,顽固的发癣,令人恶心的头皮屑,好象永远都落不完,讨厌的脚气,起满了水泡的双脚,干了就开始曝皮,没完没了的重复循环着。那个脚烂的真是,自己都不愿看一眼。一个头,一个脚,几十年来,我的自尊备受打击,逐渐产生自卑、厌世,不合群的病态心理。这种心态给我以后的生活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便秘按说是大人们的专利,我小小年纪也在承受着六、七天解一次的痛苦感受,成年后曾多方面進行调理,然而始终没见效果,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些疾病在我的人生道路上不离不弃的竟伴随了我四十多个春秋。

我这个本来就不健康的身体,厄运再一次降临了。一九八九年,那年我才三十多岁,身体感觉有点问题,一个月来两次的例假,一次持续六、七天,并且量很大,到医院一查,是子宫瘤,大的已长到了4X6厘米。从那开始,真正的灾难,真正的痛苦,开始真正的影响了我的生活——年过四十以后,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一天不如一天,瘤子在不停的长,血液在大量的流失,五克多的重度贫血,导致了心脏病最终爆发,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一口气上不来,那颗心难受的似乎要裂开,整个胸腔及后背好象有一股巨大无形的力量在拼命的挤压着,痛苦无法形容。就是在这种无奈的情况下,这个可怜的身体还得同时承受着颈椎病、肩周炎、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的折磨,还得力不从心的伺候着那三个可恨的瘤子。

那三个瘤子需要手术,腰椎间盘突出需要手术,可那个残缺的心脏却承受不了任何手术!正因为这个特殊的原因,我的生命在承受各种痛苦的同时,创造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奇迹:在病痛的几十年中,我竟然没有为某一种病接受过治疗,也没有为某一种病吃过一粒药。我的生命,是在得不到任何治疗的情况下,在生不如死的绝望中延续着生命進程。

需要说明一点,以后的岁月,我成了一个废人,犯病的日子,需要家里老人抽空照顾,丈夫干一天活回来,又得洗衣,又得做饭,全家人都活得很无奈。

二零零三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家人听说法轮功治病有奇效,从朋友那里给我借来一本《转法轮》。虽然电视媒体的宣传使我对“法轮功”这三个字望而生畏,思想上有所抵触,但对生命几近绝望的我,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拿起了《转法轮》,慢慢读了起来。

万万没想到,当我读完一遍《转法轮》之后,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我激动的久久不能平静。在很短的时间内,我的身体就出现了祛病的反应:净化腿时,整个腿里面象爬满了虫子,奇痒难忍的同时,还伴随着钢锥刺骨的巨大疼痛;清理肠胃时,两个小时不停的连拉带吐,难受的有点承受不了的感觉。几天之后,无意间发现,在肉里面藏了几十年的指甲竟很坚硬的长了出来,当这个罢了几十年工的指甲,破天荒第一次能挠痒的时候,我兴奋的真想到大街上去喊。

二零零六年中国新年过后,弟弟在重庆那边建了新厂,让丈夫去主持工作,我也一同去了。由于怕心,《转法轮》和炼功带都没有拿着,学法和炼功都放弃了。不久我的病又复发了,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身上没有力气,三层楼都下不来,站着都吃力。丈夫害怕了,说:“你活生生的来的,如果不活着回去,我怎么交代,咱去医院吧。”随后我就住進医院,下午進去的,第二天早上就出院了,医生说:“你心脏不好,可能下不了手术台,你们还是回去治疗吧。”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丈夫回到家在网上不停的查找着,只要是营养的、补血的,不管多贵,他都给我买回来,极力维持着我的生命。说实话,那时候的我已经对生死听天由命了,很清楚那个瘤子磨破后感染了将意味着什么!

二零零六年底,侄子结婚,弟弟让我们回家。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回家给我的生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机。二零零七年二月份,我带着《转法轮》和炼功带又回到了重庆,开始认真的学法炼功。从三月底四月初,大约十几天的时间,几十年所有的疾病全部清除干净,在清理子宫肌瘤的过程中,真的是惊心动魄,三天三宿不间断排出那些腐烂的东西,硬邦邦的死肉,大的象荷包蛋状,小的象一团切碎了的花生米大小的方肉丁。长了近二十年的烂瘤子,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彻底清理干净了。随后,脚气、便秘、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先后在不知不觉中都调理好了,经过十几天的大清理,我重生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那种心旷神怡的美妙感觉。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那些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远千里,冒着被抓被关押的危险也要上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一个从被病魔缠身,历经万般磨难和绝望中解脱的人的心情是任何一个健康人无法理解的。

二零零七年四月,我们回到家乡,这次回来,我的同事、家人,我的亲朋好友,面对我的巨大变化,他们惊讶之余,都在重复着这样一句话:“你怎么象变了一个人?”知道我修炼的朋友无不赞叹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八年五月,女儿结婚,我带他们到泰安走亲戚,此行再次证实了大法的神奇。我带他们爬上了泰山顶,竟没感到累,这是之前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二零零九年,女儿生了一对双胞胎,每当我抱着两个孩子上下楼,碰到院里的人,他们都羡慕的不得了。我娘家是个大家族,以前每当有事碰一块,我就是他们的话题,身体怎么不好,气色怎么难看,该吃什么营养的补一补。现在有事凑一块,我仍是他们的话题:“二姐身体可好了,全家数她健康。”现在的我脸光光的,白里透红,不认识的人以为我才四十多岁。

写到这里,我已泣不成声,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洗净,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作为一个法轮功的受益者,没有任何理由不按照“真善忍”去做,遇事先想到别人,永远做一个对家庭、社会,对他人有益的修炼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