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走出苦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一日】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小城镇,父母都是普通工人。父亲老脑筋,重男轻女。母亲接连生了姐姐和我两个女孩后,真就生了个男孩。不幸的是母亲产后大出血,在医院抢救,弟弟被托付给邻居照看。可他只活了十多天就因受风死了。

丧子之痛,让父亲带着全家离开了伤心之地,搬到了我们现在居住的这个城市。再后来妈妈又生了个小妹妹,之后赶上“计划生育”,妈妈就不敢再生了,再生不是罚款就是开除公职。从此爸爸的脾气变的非常暴躁;妈妈因家穷,生妹妹时无人照看,营养不良,落下了一身病:高血压、血稠、心脏病、冠心病、严重的胃病、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妇科病常年流血、严重的贫血、风湿关节炎等等,常年一个“药篓子”。家里都快开药铺了,中药、西药一应俱全,医院的大夫没有不认识妈妈的,妈妈成了我们当地各个医院的常客。

爸爸是个要强的人,我们姐妹三个让他觉得抬不起头来,不但脾气越来越暴躁,每日借酒浇愁,每喝必醉,醉了就借故打骂妻女。我们娘四个都被他痛打过。打完就是妈妈犯病、住院、闹离婚。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就是伴随着暗无天日的家庭暴力战战兢兢的活过来的。有时候爸爸刚刚耍完酒疯,嘴里骂着我们娘儿四个昏昏入睡后,幼小的我都想过拿刀子把他杀了,怨恨、恐惧、无助加痛苦,我经常在梦里哭醒:老天爷,谁来救救我?我们的命怎么这么苦哇!

由于这样的家庭环境和遗传基因,我从小身体就弱,感冒发烧经常事,一发烧就流鼻血,后来还烧出肺炎,还从妈妈那里遗传了心脏病,再加上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腿痛的厉害,严重时腰都弯不下,左腿经常抽筋的疼。

八十年代后期,我们这儿兴起了气功热,我和妈妈就练了各种气功,练来练去,病也没练好。一九九五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妈妈接触了法轮功。不知道怎么,我一下子就认定了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真正的功法,李老师就是我苦苦寻觅的恩师,我说我跟定这位师父了!

我和妈妈每天积极的学法炼功,不知不觉妈妈的病一样一样全好了,我也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快乐,无病一身轻,妈妈就把家里的几十种中西药全都扔了。

后来在我的劝说下,爸爸也走入了修炼。喝了几十年的酒一下就戒掉了,脾气也逐渐变好了,很少发脾气了。每天也坚持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爸爸从小就有中耳炎,后来经常喝酒、发脾气,中耳炎越来越严重,八几年的时候去天津南开医院做了手术,摘除了一侧的耳膜,从此一侧耳朵彻底失聪,谁跟他说话他只能歪过头用那只好耳朵听。自从做了手术,爸爸的耳朵就经常流脓、常年用脱脂棉擦,塞着耳朵,严重时淌绿水,而且牵扯到脑袋也疼。爸爸说,将来死也得死在耳朵上。

可自从修炼了法轮功,爸爸变的越来越年轻,耳朵的脓水也越来越少。终于有一天,爸爸突然激动的对我们说:“我的这只耳朵能听到声音了!我的耳朵好了!”全家人都替爸爸高兴,爸爸更是感动的哭了,虔诚的给师父磕头上香,从此更加精進的修炼。

我的姐姐、姐夫也先后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队伍。姐姐原来有严重的肾病,学法炼功后全好了。姐夫也变的宽容、大度,不再跟他大哥争夺家产,选择退出,把丰厚的家产让给了他的哥哥,和我姐姐从家中搬出来,自己租房子在外打工。姐姐和姐夫靠打工培养外甥女,外甥女现在已经读大学二年级。一家三口都在大法中受益,身体健康,其乐融融。

我的姥姥今年八十六岁了。修炼法轮大法也有十八年了。修炼前姥姥有严重的头风病。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姥姥摘过帽子,一年四季都戴着帽子,常年在头上拔罐子,还有严重的胃病,吃不下饭,人瘦的吓人,自然也经常去各大医院看病,没看好过。之前姥姥家里还供着狐黄的牌位,搞的家里不得安宁。

自从看妈妈炼法轮功病都好了,姥姥也炼了法轮功。修正法了,亲手把狐黄的牌位都烧了,坚持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姥姥的病就都好了。脑袋上再也不拔罐子了,戴了几十年的帽子也摘了,饭也能吃了,走路生风,腰板溜直,年轻人都比不过她。这不,都八十六岁的人了,还能每天数次上下三楼,买菜、做饭、收拾家务啥都干。每天早晨三点多起来参加全球大法弟子的晨炼,每天保证至少看一讲《转法轮》,还劝不少亲朋好友和老邻居“三退”哪。

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一下:姥姥没上过学,不识几个大字,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给她开启了智慧,大法书都能读下来,《论语》和《洪吟》也早就能背下来了。师父最新发表的经文《正念》和《烧红魔 炼金刚》姥姥也第一时间背下来了!每天四个整点的发正念姥姥也能坚持发,半夜的正念有时睡过点了,姥姥就找时间补上,比年轻同修还精進哪。

姥姥的儿媳(我的舅妈)家的亲属都是当官的或有点权势的,多数是中共党员,就因为看姥姥这么大岁数,身体还这么好,无怨无恨的照顾老舅一家人,看孩子、洗衣、做饭的,也就都很认同大法,经姥姥劝说,还先后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最后再说说我自己的家庭状况。我的丈夫经常出车在外,但他随时都带着随身听,没事就听师父的讲法或者大法音乐,遇到事或者哪里不舒服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他在内蒙开车,冬季下过雪的路面很滑,他开着重车,前面的车翻沟里了,后面的车也翻了,就丈夫开的车安然无恙!

虽然丈夫不像我经常学法炼功,但他也在大法中受益匪浅,这么多年也从来没吃过药,也很少有病,工作也越来越顺,别人都没活干,可丈夫的公司一年到头却忙的很,有时过年还干不完。丈夫深知,这都是信大法带来的福报哇。

我儿子从小也受益于大法的恩泽,很少得病,感冒都很少摊上。一次他们学校传染甲流,他们班就有十多个孩子得了脑炎不得不停课。家长纷纷带孩子去市里医院看病,花着钱,遭着罪,家长都吓的了不得,可我儿子照样活蹦乱跳的没事!

要说的还很多,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修炼法轮大法,让我和我的家人及很多的有缘人受益,不但得到身体的健康,最主要的是道德得到了升华。

最后,值此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二周年、第十五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的神圣时刻,我谨代表家族的所有人拜谢恩师,恭贺师父生日和节日快乐!师父,您辛苦了!弟子们想念您!盼望师父早日回归中土故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1/【庆祝513】走出苦难-291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