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提醒我修口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学完法回家,和同修一起走,同修说我不修口,说我原来很注意这方面的,最近咋就不注意了呢?并点给我几件事。同修一提醒,我真的意识到最近很大意,不注意修口,证实法中的事及同修的名字随便挂在嘴上。

向内找自己:觉的环境宽松了,就大意了。这是错误的认识,邪恶毕竟还存在,我们修炼人不怕邪恶,可是也不能为邪恶的迫害找借口,该注意的地方还是要注意,该修口的地方还是得修口。被同修说谨小慎微,太过、太怕,为了表现自己的不谨小慎微,就连该修的口也不修了,什么都不在意了,这是不理智的,修去谨小慎微、修去怕和修炼人的修口不矛盾。

所接触的同修,有一部份是不太在意手机安全的,说证实法的事就在手机旁边说,每次去同修家,我都是先把同修的手机放到另一个屋,然后再说证实大法的事或者学法,同修不当我面跟别人说真受不了某某(我),那个怕,来了就先找手机。也有同修看到我每次先把手机拿走的做法脸上露出不屑。所以自己还是用人心去衡量了,为了维护自己人的东西,不被同修说,就忘记了任何时候都要为法负责。而且很久没有系统的学法了,法学的少,就不用法去衡量自己,不用法去要求自己了。

自己长期处于很封闭的状态,没有实修自己,现在想突破状态,在法中能真正升华上来,和同修接触的比以前多了些,看到了同修修炼中的自在和自然,和自己的拘谨反差很大,自己应该修去那种不符合法的拘谨,用法去归正,却没有修实质的该修去的东西,而是从形式上放松自己,大意,不在乎,也许同修有这些,但也是同修需要修的,可我却学了不该学的方面。

不修口的背后有欢喜心及显示心,显示自己知道的多,什么事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我和谁在一起了,某个“重要的人”,显示的背后还有人的等级观念,我去了哪里哪里了,我也是重要的,还有欢喜心在里边,还有对自我的执着,我怎样我怎样。谢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看护,让弟子及时意识到自己的执着。谢谢同修的提醒,让我发现原来这些天自己在偏离法却又没意识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