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友谊农场老太太被抄家抢劫、奴役、抢工资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友谊农场六十四岁法轮功学员田国民老太太,被抄家抢劫钱财、入冤狱奴役四年,直接被抢工资、绑架勒索等迫害。下面是她自述遭遇。

我叫田国民,现年六十四岁,是黑龙江省友谊农场一分场商店职工。一九九四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常年折磨我的多种疾病在三个月内不治而愈,我真心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一、绑架、抢劫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早六点钟,我被黑龙江省友谊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秦玉江、国保大队队长朴国玉民警小杨、双鸭山绑架国保大队邹支队、兴隆镇派出所所长许景昌,警察鲁文波非法抄家,被抢走:大法书三十六本、师父法像、A4纸两件、电脑一台(四千二百元)、手机一部(五百多元)、MP3两个(八百元)、打印机两台(二千五百元)、收音机两台(二百元)、师父讲法录音带四套(四千八百元)、光碟一百零四盘、金项链一条(二千八百元)、复印机一台、炼功和师父讲法磁带二百八十四本、最老式的十元人民币两张。

二、刑讯逼供 非法判刑

当天上午九点钟,我被劫持到红兴隆派出所非法审问,十一点钟左右又被劫持到友谊县公安局非法审讯,都是由双鸭山国保支队邹支队非法审问的我。当天下午四点,我又被劫持到双鸭山看守所被非法刑拘。

我被双鸭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后因看守所没地方又被劫持到红兴隆管局看守所。因我不服非法关押,被副所长李玉带四、五个警察给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上刑,警察给我俩戴一副手铐和一副脚镣一个星期,直到我家人来看我,警察才把手铐、脚镣打开。我的腿被他们迫害得不能走路,必须扶着墙才能行动。家人看到我被折磨的样子非常心疼。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中旬,友谊县法院法警到双鸭山市提我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到友谊县法庭非法开庭,张文峰庭长担任审判长。那天特别冷,警察不让我们穿棉鞋,我是穿着塑料拖鞋被拉走的。友谊县起诉科科长王凡对我进行非法起诉,强加的理由是说我多次在居民楼散发大法资料,双鸭山市中级法院执法犯法地对我非法判刑五年。

三、狱中遭奴役

二零零八年四月,我被友谊县看守所所长柴永德、副所长程伟宾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关到九监区严管迫害。严管期间不让家人接见,不让打电话,不让上超市,每天就是强迫坐小凳,从早上六点到中午十一点,下午一点到五点,晚上六点到九点,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刑事犯的监视之下,狱警用加分、减刑引诱刑事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我的精神压力特别大,渴望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我被严管迫害三个月后,被转到七监区关押。在七监区,我每天就是被迫做奴工,每天从早五点出工一直到晚九点收工,有时候完不成定额,就被迫把原料带回监室完成,有时要干到晚三点钟才能睡觉。

残酷的冤狱生活,我每天都痛苦不堪,身心承受着无法描述的折磨。特别是我的信仰被嘲笑、污蔑,我无比敬仰的师父被诽谤,我真的感到挖心挖肝的痛苦。

四、勒索、直接抢工资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我结束冤狱回家。当地派出所通知我每个月必须去他们那报到、汇报思想情况。我被迫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黑龙江省友谊国保大队朴国玉带领警察到我家骚扰。他们上网查到我的工资给开了,就私自停发了我的工资。一个姓李的人还说省里有文件不能给我开工资,以“罚款”的名义骗走了我家三千元钱。在得到“好处”后,他们恢复了给我发工资。

没多久,国保大队人员调动,新上来的人员为了勒索钱财又停发了我的工资。他们打电话叫我老伴把我的工资本送去,并恐吓我老伴说不送不行。我老伴不给他们送,他们就经常到我家骚扰,有时候晚上十点多翻墙到我家,有时在外边打电话恐吓让家人开门。我老伴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恐怖气氛,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给他们送去了我的工资本,就这样我又被他们抢去四个月的工资。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白英贤、陶淑萍还有一个叫什么丽莉的女警察以回访为名到我家骚扰,在我家所在的粮库家属区调查我是否接着修炼法轮功,直到快年底她们才离去。这期间我们一家人都心情忐忑不安,过不好日子。

二零一三年以来,红兴隆司法局张立多次到我家骚扰,要求我回家后去他那报到。八月份中秋节,黑龙江省所谓的工作组组长刘先明到双鸭山又无理停发我的工资。九月份,黑龙江省司法局赵小青带人到我家索要我的照片,我老伴说没有,他们就说我老伴不配合他们的工作,气急败坏地说:“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们回去后把我老伴的工资也非法停发了。老伴找他们要工资,刘先明说不给,还威胁老伴要交一万五千块钱才能给开工资。

五、绑架勒索

十月十六日,黑龙江司法局赵小青、双鸭山司法局王建强、友谊司法局、兴隆镇司法局张李等人串通一气又到我家骚扰,还是要我的照片,张立还说了很多侮辱我老伴人格的话,动手打了我老伴。老伴为了自卫回手碰了他一下,他们就强行把我老伴拉到双鸭山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五千元钱,又把老伴非法关押在双鸭山看守所四天。

家人知道事情后,把老伴从看守所要出来。之后,王建强还不罢休,还是到我家骚扰,还叫嚣说:“你的事不算完……”他们还利用不明真相的粮库退休职工吕海监视我家,给他们通风报信。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迫害,夫妻分离,有家不能回,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使我们全家人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