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女子监狱:不准睡觉、强灌药、逼喝尿……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济南女子监狱自二零零零年以来,一直参与收押、“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利用犯人做包夹,昼夜监控法轮功学员,使用药物迫害、生活迫害,是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

法轮功学员一入监进集训队后,每天被逼写污蔑大法的所谓“五书”,三个月后每周被逼写污蔑大法的揭批文章,一年后一个月写一份,出狱时再写一份。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关禁闭——在小号黑屋里,由犯人包夹监控,经常遭包夹打骂,长期不准睡觉,不准出屋,吃喝拉撒全在监舍里,只给少量饭菜,在灌食中加不明药物破坏中枢神经,导致记忆力减退,甚至致疯、致残、致死。

泰安法轮功学员王海青,二零一零年在当地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恶人打的几乎昏死过去,雨天淋,冷天冻,热天晒,身上被打的地方发炎、糜烂出血水,身体被迫害的不能自理,被褥被屎尿污染,恶人用塑料纸将她包住,并在所谓的治疗中加入不明药物摧残,王海青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恶警以行贿手段把王海青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关小号黑屋,为了逼迫王海青“转化”,被包夹多次毒打不准睡觉,只给半份饭菜,特别是在吃饭的时间经常听到打骂声。

法轮功学员杨美娟拒绝“转化”,不写“五书”,绝食反迫害,被狱方加药物强行灌食半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威海法轮功学员吕桂玲,二零零一年非法判刑十九年,在济南女子监狱被迫害出现严重病状后,一度保外就医,后又被绑架回济南女子监狱,她被关小号黑屋,不准睡觉,只给半份饭菜,剥夺与家人的会见权利。

招远法轮功学员杨文杰,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一年四月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她长期被关小号黑屋,吃喝拉撒都在小号黑屋内,两个犯人轮流监控她,不让她睡觉,每天毒打她,逼她喝尿,只给少量饭菜,晚上给一床小被,逼她睡水泥地,寒冷的冬天也逼她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烟台地区法轮功学员王美娟,目前正在监狱遭受着非人迫害,被单独关小号迫害,睡在地上,每隔三、四天,恶徒就给她野蛮灌食一次。

法轮功学员王有琴,现在一直在所谓的十一监区严管区迫害,恶徒们天冷时不给她穿棉衣,晚上不给棉被,上厕所不给卫生纸,长年不让洗澡,不让任何人见到。每天利用邪悟者折磨她,每天早上五点至夜里两点都不让睡觉。她被单独关小号迫害,睡在地上,旁边就是厕所,冬天不给放暖气,夏天不给打开窗户,都瘦的皮包骨。

高密市法轮功学员李月琴,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济南女子监狱狱警利用邪悟者逼她“转化”,用笔把她的手扎的出血,拳打脚踢,三个人把她的头使劲往死里按,每天早上五点至夜里两点一直都不让他睡觉,很长时间上厕所不给卫生纸……

这仅仅是济南女子监狱罪恶的冰山一角。

参与迫害的邪悟者:潍坊的周新荣、李会婷、曹俊锋、同州的闫燕、淄博的刘燕、泰安的赵玉莲、临沂的付贵英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