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电话讲真相中修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

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是2013年3月份才走進大法中修炼的新学员。一年来一直沐浴在师父慈悲救度中,感觉无比的幸福。谢谢师父!我虽然修炼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也想做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所以从去年11月份,我就上平台去打电话了。最初是在RTC平台上拨打劝三退电话,半个多月后,转到了营救平台。

一天在RTC平台打一个手机,电话接通后,我就劝他三退,先给他讲了一下为什么要三退,然后我就直接问他入过党吗?回答没有,我又问他入过团吗?也说没有,我问:那就是小时候加入过少先队了,那我帮你取个化名把少先队退出来,得到神佛保佑,好吗?他顿了一会说:我是公安局的。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稍作停顿,心想:公安局的,必须给他進一步讲真相。

我开始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是假新闻,讲了大法的洪传和美好,还讲了中共活摘器官和邪党的邪恶本质,等等等等。讲完后,我问他听明白了吗?他“嗯”了一声。然后我说:你是公安局的就入过党,而且多多少少都参与过迫害,必须用真名三退,你告诉我你的真实名字。对方没有声音。我说,一般老百姓可以用化名退,但是你参与过迫害,就必须用真名退。后来我想到他大概有顾虑,就告诉他:其实你也不必担心,我也不认识你,而且全中国13亿多人,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你也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修“真、善、忍”的,我保证不泄漏你的名字,我只是用你的名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给你登记三退就可以了。他说了名字,我确认了是哪几个字之后,告诉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整个过程,他都很小声、很客气的样子。但是我自己却吓得够呛,讲的时候,一直在发抖,因为几天前我才上营救平台学习给公检法司打电话。当时是在新手培训房间拨打派出所电话,都是照着稿子念,三、四天后我发现照稿子念很呆板,不能互动,对方很容易挂电话,我就想脱稿讲。大概是自信心不足和还有怕心,一直不能突破,好几天了也打不好电话。于是我就逃离了营救平台,回到了RTC平台来打劝三退的电话了。

由于这通电话来得太突然了,我来不及找出稿子,虽然心里比较慌乱,但我尽量控制自己,平静的按照营救平台的讲真相方式给他讲了真相,而且是自己口讲的。打完这通电话后,我很受鼓舞,不是不能脱稿讲,主要是依赖于稿件,这下我终于可以脱稿讲了。

其实我这通电话打得这么顺利,是师父看到我受挫后在鼓励我,师父为我做好了一切,就等我去说。回到RTC平台后,我心里还是牵挂着营救平台,感觉好象那里才是我的战场。后来营救平台的主持同修鼓励我,叫我不要灰心。第二天我就跟她回到了营救平台。其实转到营救平台打电话主要原因起源于一场梦。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二、三十人跟我一起从另外的高层空间来到这里,我们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其中有六个人是穿制服的,也就是属于公检法司的人。梦中看到的景象是,其他人和三个穿制服的都站在了我这边,换句话说就是得救了的人。另外还有三个人就在我的面前,但是他们怎么也不能站过来,好象中间有一个透明的东西挡着,让他们不能站过来。其中一个人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讲,意思是他们也在卖力的演戏,说他们已经很努力了。我说:你们也演得太象了。说完后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那个说得很起劲的人,渐渐明白我不能救他们的时候,说话越来越慢,也越来越小声,后来不说了,他们三个人就用眼神可怜巴巴的,失望的看着我,指望我能救他们 ……

醒来后,他们那可怜巴巴的,失望的眼神在我的脑子里一直挥之不去,我心里很难过。我想他们是信任我会救他们,才同我一起下来的呀,我得去救他们。我告诉自己去营救平台打电话,他们可能就在里面,我一定要去打营救电话去救他们。就这样我来到了营救平台。

刚开始照稿子念,就是这样,怕心还很重,打个电话全身都在抖,遇到被骂的时候,争斗心也起来了,在打电话中还有了分辨心。通过在拨打讲真相电话中,我修去了怕心,争斗心,分辨心,也能在被骂时不动心,后来又扩大了容量、修出了慈悲, 正念越来越强了,也修去了许多私心……太多的人心,在打电话中都能一个个找出来去掉,然后修正自己。

有一次,连续几天我都感觉真相电话打得不好,被骂的很厉害,骂后就挂电话,我完全没有讲真相的机会。我就想是自己哪里不对了,拧劲了,需要提高了。通过反复向内找,发现自己有私心,打电话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自己提高,而不是为他的、慈悲的救度众生打电话。找到根源后,就努力去掉那个为我的私心。

第二天打电话的时候,我调整好心态,从对方的角度,真正从为他能得救的角度上拨打电话。在给一个派出所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人很多,接起电话一听骂两句就马上挂断,我再拨,换了一个女警察接,一听马上挂了,再拨,换人接,再挂……这样挂了我四、五通电话后,我又拨过去,一个女警察接的,这时就听到一个男警给接电话的女警察说:让我来。这个男警察接过电话就开始骂,骂的很凶,很难听,话语里充满了邪恶。

我不动心,以祥和的语气跟他讲:你不要骂人,这个电话对你很重要,我们是保护你们的,你不要害怕,也不要挂断电话。然后我就讲610头子被抓,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新闻,讲大法洪传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国不等于中共,讲我们的祖先,讲2004年江鬼出卖他们,以及中共换届后发布的8.12文件跟他们的利害关系,等等。

我讲这些的时候他一直在骂,电话里还传来其他人的嘲笑声。我不理睬这些,不为所动,就是一直讲、一直讲,讲了很多,讲了很久,我感觉对方全都能听到我的话,因为他们都在电话机旁边听他们的同事在骂我,还在一边嘲笑、挖苦我。我想只要你不挂电话,我就讲,一直讲、一直讲。

慢慢的对方不骂了,也不嘲笑挖苦了,不说话了,都静静的听我讲。然后我告诉他们如何自保,告诉他们追查国际的电话号码、传真、还有网址。我说:“我打这个电话是在救你们,能不能得救还得靠你们自己。我是真心的为你们好,希望你们都能得救,你们一定不能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不然你们怎么办哪?”说到这里,我真的是发自内心为他们着急,所以声音一下子就哽咽了,心里有想哭的感觉。我说:我真替你们担忧,我不说了,我要哭了。我问他们:追查国际的电话号码记下了吗?然后我就重复念号码,念的过程中我哭了,念完后我说:“我要挂电话了,你们要记得一定按我说的去做,才能得救。”

大概对方感应到我的真心和慈悲,这时就听到对方轻轻的挂断了电话,给我的感觉是好象电话挂重了会伤害到我一样。

电话挂断了好一会儿,我都还在伤心,但是我心里明白,这通电话让几个警察都听明白了,我相信他们会去思考。此时我脑子里打出一句:“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同时我也明白,我修出慈悲心了。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有慈悲心的,但是通过这通电话后,我感觉到自己以前的慈悲心不够,这通电话扩大了我慈悲的容量。

经过一段时间拨打营救普通案例的磨炼后,我正式进入营救组拨打紧急营救电话。一次在打追踪案,给一个国保大队长打电话,刚开始拨通后他骂得很厉害,我完全没有办法给他讲真相。他骂,我就发正念,他骂了一会,没有听到我这边的声音,好象他一个人骂着没劲,还问我在不在?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回答他:我在,在听你骂人。然后他接着骂,我继续发正念,骂了一会,他挂了。我又打过去,他又骂,然后又问你在吗?我说在,我在听呢,还是继续发正念,他骂后又挂。我又打,就这样,他反复骂几次,我就一直发正念,也不说话。后来他不骂了,也没有挂电话。我就说:你不骂了,骂完了吗?该我说了。我开始给他讲真相,他那边没有声音,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听没有,我问他在听没有,他也不回答我。我想他不挂电话我就讲,把所有该讲的都讲完后,我说:你拿笔,记几个电话号码,是保命的电话号码。我催促他拿笔,听到他在那边离电话有点远说,“你念啊。”哦,原来他在听,也在记。我告诉了他追查国际的电话号码和传真,后来还让其他同修给他又发了真相信息和网址。

因为是追踪案,过了几天后,我又给他打过去了。现在不骂了,但是就找理由说他在中国,言外之意是,他在中共的天下没有办法。得知我在美国后,他就说:你把我弄到美国去。后来我又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他的态度都比较好,还告诉我他们单位几位领导的电话号码。但是每次打电话,他都说叫把他弄到美国去,每次他这样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好。后来我终于想到怎么回答他的时候,我又给他打电话过去,这次他没有说到美国去,但他说:我现在什么都明白了。还很得意的告诉我,他做三退了。我就问他怎么退的?他说自己在家里退的,我问是在网上退的吗?他说不是,就这样自己退的。我说那不行,你可以找你们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帮你退。他听我这么一说,不说话了。我忽然想到可能是有顾虑,就告诉他:我也可以帮你在海外的大纪元网上退,你退吗?他同意了,告诉了我他的名字,还解释了是哪几个字。他又告诉了我两个电话号码,一个是局长的,一个是主任的,叫我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也三退。之后,我就给那个局长和主任打电话,讲真相。

今年中国新年期间打电话的时候,我心里老是觉得别人在放假过节,打电话会打扰别人,由于这种人的观念,心里老是底气不足,好多天都打不好电话,心里很是泄气,曾一度迷茫,认为我还能不能在营救平台拨打下去,那几天真是很懊丧。

后来我看到明慧网上反馈的信息,通过我们拨打营救电话,同修被释放回家的很多案例中,也有我参与的案例,当时很受鼓舞。而且那天在明慧网上还看到大陆同修写的文章中提到,有不明真相的恶人打电话举报了法轮功学员,叫警察来抓,警察来了、等恶人走了,马上叫法轮功学员快走,还说,“不然你们海外的电话又打来了,我才不要遭恶报呢,我想要得福报。”

还有一次,大陆同修辗转将反馈传给营救平台,说:“我们本地发生几次同修被绑架案,都是海外电话营救组争分夺秒的帮我们抢回了同修。我想告诉海外营救电话组同修们,你们打电话营救同修很重要,过程中也许你们会听到很多不堪入耳的话,也许你们的付出看不到回报,也许你们有时感到无望,请你们一定不要灰心,再坚持多一点,事情就会有转机。邪恶企图利用假相让大家放弃拨打,千万不要让它得逞。海外电话营救组所起的作用,是大陆大法弟子无法替代的,请一定珍惜。感谢师父给予我们共同制止邪恶的机会,希望我们共同走好。”

看到这些反馈,我又增强了更大的信心。当时我就想,我会坚持的,我会继续拨打营救电话,直打到监狱里一个同修不剩,全部营救出来。同时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与鼓励。我们决不辜负师尊的洪恩,决不辜负众生的期待。

我向内找这几天打不好电话的原因,一定是自己哪里又拧劲了。向内找的结果是人的观念,是我的人心障碍了我,去掉这个人的观念后。我对自己说,我们打电话救人是最正的,最紧急的事情,什么事情都比不了这件事。常人放假,正好有更多的时间听真相。我们不但要营救同修,同时也是在救公检法司的人,因为他们是最可怜的人,在中共的谎言中,在网络的封锁下,看不到真相,在无知的害自己。这样想着,我心里的心结完全打开了。第二天打电话时信心倍增,底气十足,打电话也顺利了。

每当我看到海内外大法弟子,里应外合自觉形成整体配合,助师正法,制止迫害,救度众生,所展现出来的洪大法力时,就感到信心倍增,幸福无比。

通过在平台上打电话,我不断在过关中修正自己,提升自己。由于我没有其它的修炼环境,师父给了我这个打电话救众生中同时修炼自己,提升自己的修炼形式。谢谢师父!

以上交流,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二零一四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