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乃明在北京失踪 警察到家中要物品验DNA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吉林市五十一岁的岳乃民先生,在北京打工,四月二十六日外出未归,至今下落不明。据悉,在北京海淀区八里庄北里小区发现他的自行车。

四月二十九日,警察到家中要岳乃明的物品说是要验DNA,警察不告诉家人岳乃明人在哪里,就说没事,拿了东西就走了。家人一听更是心急如焚,感觉不对劲,是不是人已经给迫害死了!?要不验什么DNA啊!

家人到处打听岳乃民的下落。请善良的人们给予帮助,请知情人提供详情。

岳乃明,原籍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人,一九六三年生人,今年五十一岁,高中文化。岳乃明约于二零零一年前后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以前嗜酒如命,经常喝的酩酊大醉,双手打颤,走哪睡哪,有时睡在路边。修炼法轮功后,他戒了酒,变成了一个关心他人的人,为人非常憨厚善良。认识他的人没有不说他是一个好人。

岳乃明后来在北京海淀区家和巷十六号楼租房开小卖店,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被非法抓捕,送进海淀区看守所,后送到北京市团河劳教所迫害。由于北京开“奥运”,他被送到辽宁省昌图县关山子教养院关押将近三个月;二零零八年九月底被送到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继续迫害。岳乃明被关押期间遭摧残性灌食折磨和电击。

下面是岳乃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在北京被绑架、遭劳教迫害的情况。

一、遭绑架、抢劫

岳乃明在北京海淀区家和巷十六号楼租房开小卖店,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去早市回来,刚到家一开门,跟进来一帮不明身份的人,将岳乃明按倒在地上戴上手铐,然后开始翻箱倒柜,(后来家人得到消息来收拾东西才得知)搜走二万多元现金、高档香烟等物品;一个MP3及一些法轮功书籍。因为当时没家人在场,岳又被警察带走了,所以最后到底被抄走多少东西,现在也搞不清。

岳乃明被带到海淀区恩济庄派出所的路上,一个警察说岳乃明在军医院发真相资料被监控器监控,有人跟踪后才来抓人的。其实监控器根本没有他的录相,而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到他家抄家找到证据来证明他“犯罪”,纯属构陷,其实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这样被迫害的。到派出所后,岳被绑在院子里铁椅子上一天,被警察强行按手印。岳的钥匙被警察强行拿走,并说过一会儿还来翻,所以到底被抄走多少东西根本也不知道。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当天晚上被送到海淀区看守所的路上,一个警察对另一个警察说:(抄家的)钱挺多,还有一个红边的(指一百元钞票)。到看守所之后警察把岳乃明的钱存上了,只有270元,那个一百元的也不见了。岳本人完全不知道钱是哪个警察在哪拿的,家里的情况怎样完全不知道。当时岳的鞋、腰带和黑色包,都被看守所的警察扔掉。

二、被野蛮灌食

从被抓那天开始,岳就开始绝食,七天后岳被警察强行灌食,他已经被调到6筒8号,据说灌的是病号饭,具体是什么也不知道,用的是矿泉水瓶改制的漏斗,这种灌食方法极易造成呛肺等生命危险,很多法轮功学员就是这么被灌食导致的死亡。当时因岳拒绝配合,警察就用铁刷撬他的嘴,把他的嘴都弄坏了,流出了鲜血警察也不手软。然后用凉水浇他,强迫他把脸贴在墙上手伸直,脚跟对脚跟成一字型站着,将他的随身衣服都扒下来扔掉(衣服上粘有灌食吐出的秽物和血迹,是强行灌食的证据)。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严管教看他生命垂危了,说行了,别担个谋杀罪!才把他送到海淀区红十字医院,那里有许多刑事犯,对他的待遇还不如刑事犯,给他戴上手铐脚镣,铐在床上强行打针灌食,每天打五、六个吊瓶,灌食的人不知是技术不行还是故意的,把灌食的管子插入鼻子又从嘴里出来,管子上都带着血。旁边安排的刑事犯都看不过去了,说:吃饭吧,遭那个罪干什么!据他讲,他在二零零六年的时候监控过法轮功学员,当时“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警察得一万元钱的奖金,他现在得了肌无力这种病,是遭报应了。

十九天后的晚上将岳从红十字医院带回看守所住进6筒3号,那里的犯人看到岳绝食就来劝,同时叫岳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也有的人想听“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睡头铺的年轻小伙子说他就佩服“法轮功”。

三、在北京劳教调遣处遭折磨

因岳嘴唇上下退皮,口干舌燥说话长时间干呕,身体非常不好。在这种情况下岳被宣布劳教二年,因岳拒签,送拘留所一天后又被送到红十字医院,第十一天的晚上,11点半多钟接回拘留所,早上遣送到北京市大兴区团河劳教调遣处,因不抄写保证书被打,在一间屋里把床板铺地上,每天早上六点开始,强迫岳坐在床板上,腿抻直,放上板凳抻住腿一动不能动,上边坐上人,手并拢放在腿上,上身往腿上压,前后左右四人靠着自己身体,一天下来脚腿肿的很高,晚上10点睡觉,裤衩和屁股都粘在一起,140斤的体重掉到108斤。

十五天后,岳乃明被劫持到辽宁省昌图县关山子教养院非法关押了将近三个月。在那里因为半夜打坐,有人告密大队把岳调到另一个监室,检查物品时又把岳的衣服弄丢了,当时是九月,但在北方也是风很大的,尤其在楼上,但是向警察索要衣物,多次后仍无结果。当时岳身上的衣物除了裤衩(还是别人的)已经一无所有了,这就是中国的劳教所、集中营。

四、劳教所酷刑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岳乃明被非法送到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劳动教养所直属队遭到四、五个人毒打,脸被打变形,嚼食困难。警察郭宝刚等两人在旁边,办完手续后接到所谓的法制大队,因绝食抵制被刘绍实恶警领到纪委张书记问话后,叫岳写被打经过,还声称:在这里百分之百“转化”。刘绍实还轻描淡写说在后面(刑事犯那里)叫人打了两撇子,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何必计较,钻法轮功学员善良的空子。

回到法制大队两天后,干警丁会波和杨队长把岳乃明送院内卫生所二楼将两床相拼捆在床上呈大字型,插管灌食,管子被固定在食管里十七天不给拔,灌的是玉米就烧心,卫生院长郭雪松告诉岳乃明一会儿张书记来取笔录,实际卫生院迫害是一条龙的,结果来了两位管理科的科长孟令鑫和郑凯将两根电棍同时电岳乃明的肚子,上下来回串,电了半天,极度痛苦。电完以后肚皮变了色,消肿后半个月还在掉皮,好了以后肚皮是黑的。后来又把岳铐在床上,白天晚上不给松开,早晨醒来的时候胳膊肿,大便干燥,便不出来用手抠,肛门脱肛用手自己推回去。半夜铐着不给放下来,只好尿在床上,白天再晾干,屋里味很大,遭了很多罪。

恶警郑凯恐吓岳二年时间也得扒三层皮。包夹王刚、夏伟、于春海、房国军在谈话时说照顾岳乃明。楼上盘锦法轮功学员高东(音)被迫害,被大抻在两床之间加垫使人抻的达到极限,更痛苦。包夹(胡崽子)由于爱情受挫,没事就折磨高东,经常听到三楼惨叫声。警察电高东的时候四根电棍的电都电没了,高东什么都不说,就喊:“师父”!恶警都佩服他,说他是钢铁战士。就这样过了三十九个日日夜夜,说上边来检查工作所有的人才被从抻床上放下来。这段时间,所长刘绍实、指导员郑涛四次找谈话探听他的思想活动进行所谓的“转化”。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岳乃明被接回到法制大队,恶警苏正伟等和帮教轮番灌输、洗脑、强迫看录相,郭铁鹰满口污蔑大法,一天早上在有监控众目之下,举手就打;不放弃信仰到处找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谁跟自己说话都加期,接见不准谈里面的生活和劳动超时,还声称他们太“人性化”了,要在二零零零年一天找人打你八遍,他们每天早上班都会以刘绍实为首的对不同的法轮功学员下不同的毒手。法轮功学员张运生三次被关进小号加期迫害后尿不出尿来。

岳乃明被非法关押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到期,当地(吉林省吉林市华山路)派出所接回后,还几次到家骚扰,吉林市丰满分局让他去派出所报到,问他还去不去北京了,让他写家庭地址及其它详细情况。这些都给老人和孩子造成心理压力,生活和学习受到很大影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