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次被绑架 打断上臂骨

上海法轮功学员蔡玉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蔡玉芳,一个普普通通的上海老年妇女,于今年的五月十日左右,趁着风和日丽的春日,准备和家人妹妹、儿子一起去外地走亲访友。

在上海火车站,突如其来一帮天平路派出所的警察,在无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绑架了蔡玉芳,并且,在送她到看守所的途中,又上来两个男警和一个女警,竟然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妇女动武,把年逾花甲的蔡玉芳的手臂打断,造成其上臂骨断裂,骨头都支出来了。

您不要以为这是绑匪片的一组镜头,这是发生在所谓的国际大都市——上海的真实场景,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蔡玉芳只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遭中共警方多次绑架、迫害。这已经是她第六次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蔡玉芳原来是一位经营小商品生意的,一九九八年一位法轮功学员介绍她修炼法轮功,当她明白法轮功不是一般意义的气功锻练,而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后,她如获至宝,一心修炼。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她的坏脾气也改了,身体也健康了,生意也做的越来越红火。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后,蔡玉芳从未放弃过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多次迫害。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蔡玉芳为了为法轮功喊冤,去北京上访,被上海警方押回,非法关押在青浦劳教两年半。那是她第三次被非法关押了。在劳教所期间,她被双手反吊铐在劳教所铁窗上,数分钟手臂就呈黑紫色,豆大的汗珠如雨下。为了逼迫她“转化”,劳教所警察把她铐在又脏又臭的厕所里,还让劳教所的犯人排队轮流去厕所参观,极尽所能羞辱她。但无论怎样的酷刑,蔡玉芳就是抱定一念,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而那些尚有良知的犯人们都暗暗对她竖大拇指……劳教所狱警见她不“转化”,就逼迫其丈夫与她离婚。甚至连蔡玉芳的老母亲去世时,也不许蔡玉芳去见最后一面,并且一直阻断她与儿子见面。

蔡玉芳从劳教所出来以后,丈夫与她离婚了,她没有地方住,在外面租房子住。中共警察还不死心,时时骚扰她的正常生活,指使房东逼她搬家,她搬到哪里恶人就到哪里去威胁房东,她被迫三天两头搬家,居无定所。

二零零四年三月,蔡玉芳被徐汇区警方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上海世博会议期间,仅仅因为一张“法轮大法好”护身符,蔡玉芳被上海市徐汇分局天平派出所恶警劫持到徐汇区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在被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期间,蔡玉芳坚定认为信仰无罪,拒绝穿牢服,高喊“法轮大法好”。她出现心脏病、高血压症状,数次送劳教所都因身体原因被拒收。看守所强迫她吃药,她说:我本来一直身体很好,是你们迫害我才这样的。看守所恶警还偷偷把不明药物拌在她的米饭里给她吃,她坚决抵制,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那个插入她食道里的插管带着鲜血从嘴里抽出来,血从嘴角流出来,在旁目睹的犯人都觉不忍和佩服。蔡玉芳的身体检查结果仍是不合格,劳教所只能拒收,最后警察把她转送洗脑班关押。洗脑班里的恶人天天逼迫她看污蔑大法、污蔑法轮功师父的录像,她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电视放多久她就喊多久,最后堂堂正正走出洗脑班。

蔡玉芳的女儿在美国读书,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她多次申请护照去美国探望女儿,却屡次遭到拒批。为此,她据理力争,找街道负责人询问拒批理由,那人说你炼法轮功,不能出国。蔡玉芳到退休年龄,申请正常的退休金,也遭到无理由拒绝,办理退休金的负责人有一次亲口对她说,因为你炼法轮功,所以就不给你……

十五年来,风风雨雨,象蔡玉芳这样的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被剥夺自由、残害身体、经济上阻断、失去正常居住环境、强行使他们正常的家庭关系破裂,剥夺他们在社会中的合法权利,但最终,中共无法改变修炼者的思想,剥夺不了他们对法轮大法的信仰。

绑架蔡的责任人:
徐汇国保:王卫星
天平派出所:陈明德

其他相关人员地址电话: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天平路派出所
地址:衡山路696弄1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336776,64310021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天平路派出所所长:丁 平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天平路派出所副所长:阙江燕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天平路派出所副所长:颜海亮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天平路派出所执法办案队副队长:许 宁

上海市徐汇分局国保大队电话:021-64868911转国保处分机:37212,37214, 37215,或37217, 37218, 37219
国保处长:苏沪平
国保警察:严志亭、王卫星、程冰、王英、庄朝辉、倪俊杰、金国华、马自强、丁彩风 、李丹
上海市徐汇“六一零”主任:崔铁军
电话:021-64875108转分机600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