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弟子到青年弟子

在真善忍指导下成长的十六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大法弟子,自五岁和父母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如果说小时候我还是跟着父母修炼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能理性的认识到大法的珍贵,越来越觉得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人与人之间关系日趋紧张的社会中能够修炼大法,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能依照真、善、忍的准则去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一、妈妈身上的奇迹

妈妈在我五岁之前多种疾病缠身,并且严重贫血,面色苍白且消瘦。那时母亲无法干任何家务事,稍微活动一会儿就要休息,生活得很艰难。原本刚刚开始的幸福生活就这样蒙上厚厚的阴影,母亲常常因此暗自掉泪。

后来一次检查身体时查出巨大肝血管瘤。因为顾虑手术的风险,父母没有同意進行手术。为了治好母亲的病,父母拜访了北京有名的几家大医院,但都去而无果。母亲还同时尝试了中医养生,多种气功疗法等等,但都无法根治母亲的病。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母亲的一位朋友向她推荐了法轮功,母亲起初只是当作一般的气功尝试。但很快奇迹就出现了,母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到最后已完全看不出之前病人的影子。

修炼法轮功之后,母亲身体越来越好,面色变得红润,之前因肠胃不好而难以進食,后来也居然开始微微发福。在生我时,母亲因身体虚弱,还需要婆婆照顾,现在家里的大小杂事她都可以一肩挑,已成了家里的“大管家”,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亲眼目睹了母亲身上发生的奇迹,在北京一所知名高校任教的父亲也被深深震撼,并且和母亲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就这样,我们全家在一九九六年春天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父亲修炼之后不但戒掉了烟酒,之前时不时会爆发的火爆脾气也越来越好,一家人真是其乐融融。自一九九六年至今,父母与我一直身体非常好,再也没有因疾病而去过医院,吃过药。

自五岁开始接触大法的我,似乎印象中一直有大法相伴,从没有想象过没有大法的生活,好像法轮大法很自然的就是我生活中的一部份。那时虽然没有成人的那种理性认识,但是发自心底的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迫害开始

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到我小学三年级时,中共对法轮功的全国性迫害开始。在我九岁那年,也就是二零零零年的一天,几个警察突然闯進我家,在哇哇大哭的我与年迈的爷爷奶奶面前强行将父母押上了警车,并强行将我家翻了个底朝天,将家里的电脑与大法资料抢走。

之后的三年里,我们一家聚少离多。因不愿放弃信仰,父母之后经历了几次被放出又被抓走,终因不堪骚扰而离家,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就是如此父母还是被警察找到,没有经过任何合法程序而被劳教,在劳教所里受了许多折磨,直到二零零三年才被相继放回家中。三年中,我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而我至今都记得爷爷难过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发呆的背影。那个时候我一个人晚上睡在父母空荡荡的大床上常常会从噩梦中惊醒,梦到父母在监狱里被折磨甚至被打死。那时常常会害怕接到监狱的电话,告诉我们父母再也回不来了。

二零零三年母亲从劳教所回来时因太虚弱,是被两位姑妈搀扶進家门的,原本微微发福的母亲面色发白,瘦的两颊都凹了下去。在父母刚刚被警察抓走后,亲戚们因看了电视上的宣传都对大法有误解,在家中看到我时都要求我放弃修炼。我在难过之余也认认真真的问过自己:“我真的是因为父母修炼而盲从吗?”“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认真的回想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以来的经历,一切都一目了然。电视上讲的与我们的亲身经历全都相反,真正的大法修炼者是不会自杀的,法轮大法确实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真、善、忍没有错,我和父母这些年来都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

父母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后依然没有放弃信仰,母亲在家里炼功,也慢慢恢复到被迫害前的健康身体。尽管也遭受种种折磨,但相比起那些被迫害的失去生命、家破人亡的大法弟子,我的父母已幸运很多。

三、从年级最差班到市重点中学

从小学升入初中时,很多父母为了孩子的前途都通过各种途径将孩子送進好的初中。我那时因父母不在身边,便被电脑随机派位到了离家不远的一所不太好的中学。这所中学生源及师资都不算出色,校风也不是很好,很多学生都沾染上了社会中诸如抽烟、喝酒、打架等等的一些不良习性。而我所在的班级又碰巧被分到了一个远离其它班级的偏僻位置,很少有除科任老师外其他校领导经过,学生们久而久之就变得越来越无法无天,到了连教导主任都管不了的地步。

很多老师都讲这是他们教课这么多年最难管的班级,经常有男生、女生在班里打架、抽烟、说脏话。在这样的环境里,老师讲课很困难,很多本来想学习的同学也被带动的无心学习。这样的环境就像是一个大染缸,而中学生又很容易被同龄人影响,很多青少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不知不觉的开始堕落。

但还好我有法轮大法来指导我的行为。师父告诉我们:“我告诉你们的是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都得叫人家说你是个大法弟子。家庭的事情要处理好,工作环境中的事情要处理好。”而作为一个学生的天职就是要好好学习。所以不管环境有多么杂乱,我都要求自己静下心来认真学习,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虽然有的时候也会被环境带动,但我马上用大法的标准对照自己,把心态调整好。初中的三年我在班里基本上每次考试都是前三名,在年级里也一直名列前茅,年年获得三好学生及优秀班干部(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的称号。

在最后的中考中,我的班级里只有八个人考上了高中,这八个人中只有两个人考上了市一流的市重点高中,我就是其中一个。年级里很多老师及同学都很佩服我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取得如此优秀的成绩,但我明白是靠着大法的力量我才能做到这一点。

在认真学习的同时,我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自己为人处世,尽量做到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并且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不用成绩去衡量别人,所以年级里不管是优秀生还是差生都愿意与我交朋友。在毕业时的留言簿上,同学们给我最多的评价就是“好人”,“善良”,其中有一个女生写到:“你是世界上快绝种了的那种好女孩。”

平时在班里喜欢欺负女生的一些被人看作“小混混”的男生也对我敬重三分。记得有一次一个男生把教室门上的玻璃砸坏了正好被我看到,便跑过来半是威胁半是恳求的对我说:“等老师来问你就说没看见。”我心想,大法弟子要做到“真”,我既然看到了就不能说假话。于是我态度平静的对他说:“男子汉大丈夫敢做还不敢当吗?”没想到他听了态度马上来了个大转变,挺起胸脯大声的对他身边的朋友们说:“玻璃是我砸坏的,我男子汉敢作敢当!”我想是我对他说这句话时心态平和,触动了他正直的一面。毕业后一次拜访班主任时,老师告诉我那些男生们回来看望她时还会说“某某人性好。”

其实在与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他们中很多人都很善良,都还只是孩子。只不过有的时候老师们过于注重成绩而忽略了那些所谓的“差生”,从而导致他们自暴自弃。我常常想若是老师们在教育学生时能用真、善、忍的准则,很多“小混混”的人生道路或许就会改变了。

進入重点高中后学习负担加重很多,学生间的竞争也变得激烈。我依然按照大法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学习成绩在强手如云的重点高中依然能保持在班里中上游,还有单科考过班里第一名,并当选为语文课代表。语文老师常常夸我文笔好,思想深刻。我知道是在大法中的学习让我有了比同龄人更加深刻,更加开阔的看问题的视角,而根植于五千年中华文明中的修炼文化也使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更为深入,更能理解那些古文背后的内涵。在高中的新环境中,我仍然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尽量帮助别人。一位同学在我帮了她一个忙之后大为感动,甚至还在一篇作业的周记中专门写了一篇关于我的,题目就叫:《大好人,某某》。

四、三次车祸有惊无险

后来因为机缘巧合,我来到了美国一所不错的学校念大学,成了千千万万“小留学生”中的一个。美国地广人稀,汽车就成了主要的交通工具。我来到美国后遭遇了三次车祸,但都在大法保护下安然无恙。

其中一次我和另外三位同学开车去买家具的途中,被一辆刚刚从高速上下来的车急速从后面撞上。我与另一位女生坐在后座,车后面整个都被撞变形了。我当时只觉得一阵恍惚,巨大的冲击力使我有些短暂失忆,但当我慢慢回想起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我就知道我有李老师保护不会出危险。这时我回过头发现我旁边的朋友已经昏迷了,无论我怎样喊她都没有回应。后来她被救护车拉進医院急救,好在没有生命危险,只是留下了些许后遗症。而与她同坐在后面的我却毫发无伤。车内坐在前面的两个人也没事。当时车被拉到修车厂后,修车的人都说不相信我们四个人全部能活着出来。我知道是李老师救了我们四个人的命。

还有一次冬天我的车在高速公路上一段有雪的路面上突然打滑失控,开始在路面上转圈。当时我脑子里吓得一片空白,大声的喊“师父!师父!”喊完后车子就自己撞在了高速中间的隔离栏上。撞上时我只觉得软绵绵的,没有任何感觉。后来警察找来拖车将我的车拖走给保险公司检查,被告知车已报废,我却完全没事。现在回想起来还会觉得后怕,在当时前后左右都有车的高速路上,我的车完全失控,若是撞上别的车后果不堪设想。

5.结语

在大法中成长的这些年中,我的受益与感受又何止这一点!最大的感受之一就是我从以前的“小姐脾气”变得能真正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真的能发自内心的对别人好了,在别人有好事的时候能够真的发自内心为别人高兴了,而不是去嫉妒别人而心里感到愤愤不平。来到美国留学的初期,我曾经因为感情上的挫折一度远离了大法,那时说话做事都要与别人争斗一番,都要把别人比下去才出一口气,而且一度养成了与人攀比的坏毛病,每天都担心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活得身心俱疲,空虚不已。当时非常怀念在大法中那种无忧无虑的心境。后来回到大法中又从新找回了那种平和的心态,每天都觉得充实快乐,和朋友之间紧张的关系也缓和了下来。

衷心希望还对大法有误解的人们能有机会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了解一下法轮大法,能够感受到大法带给生命的无限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