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两次发正念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看了几日前一篇明慧文章。文中同修说自己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下决心清除色欲心,在此之后,自身状态发生巨大变化,读法时感觉很通透,法理也清晰,法背后的内涵也在层层展现;而常人丈夫也随之发生巨大变化,暴躁的脾气变的温柔了,情欲之心也没有了,夫妻之间变的纯净、和美、高尚。

在此体会到同修在这一个问题上认识明确、实修到位产生的奇迹。看了此文后,我想起了以前两次发正念的经历,也把它写出来,让大家也来见证大法的威力,因为我们修炼人正念的威力都来源于法。

那两次发正念,一次是破除经济迫害,一次是挽救邪悟的昔日同修。

第一次。时间是二零零五年。在那之前,我和丈夫在九九年七月之后上访过,被劳教迫害过,因为那时对法理认识的不足,就走了流离失所的路,辗转于几个资料点做事。这就涉及到一个基本生活费的问题。由于那时专门做资料,几乎没有时间去找工作自己挣钱解决生活问题,所以主要由家人同修提供基本生活费。但我和丈夫都觉的,长此下去不妥,因为家中还有不修炼的常人,他们对这个问题是有看法的,在那数年间,他们曾委婉的提到过,如果长此下去(做资料),还是找个工作边工作边修炼的好。我们觉的说的有道理,但当时因时间条件不具备及周围同修的不理解(那时很多在家同修包括资料点同修对于资料点的同修有他们自己的要求,甚至很多人觉的资料点同修不应该去找工作,觉的那是对钱的执著,或会影响资料点的安全等。),所以那时对于这个问题觉的是有心而无力改变。

丈夫同修在被迫害前本来工作单位很好,在上访后被迫害开除。之后的几年,我们一直过着非常拮据的生活,这对于丈夫同修的一部份亲朋(都是有一定文化与社会地位的人)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丈夫同修觉的我们在破除经济迫害这方面没做好,所以一直想改变这个局面。到了二零零五年,由于当地家庭资料点的迅速发展,我们的精力就基本从做资料中解脱出来了。于是找工作解决基本生活就成了一个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了。而当时周围同修对此问题的认识也有了较大的变化,大多觉的专业资料点应向家庭资料点过渡,资料点同修应该边工作边修炼更好。丈夫同修与我商量,由他找工作解决生活问题,我暂时不找工作,在家做资料,这样两头兼顾。

当我们向周围同修提出要找工作时,周围同修也大多表达理解、支持。有的还帮忙介绍工作,但这些工作都是低薪的时间长的工作,丈夫同修干了一段时间后,觉的从时间与报酬上都不理想,便与我商量,想破除经济迫害,直接找高薪的工作。因为高薪工作通常工作、休息时间都是正规的,朝九晚五,每周通常有两天的休息日,无论从时间及报酬角度讲对于做证实法的事都有利无弊。就是按照常人的角度来看,丈夫同修在迫害前就是高薪工作,现在也应该找高薪工作。不过想找高薪工作这件事,当时周围的同修几乎都不理解,觉的是对钱的执著,他们认为随便找个什么工作解决基本生活就行了。

对此丈夫同修有他的看法,我们交流后,在这一点,我支持他的想法,我们也没有在同修面前坚持自己的认识,只是自己在一边开始主动采取行动破除经济迫害。我们商量后,丈夫同修就在继续前一个工作的同时,在网上找高薪工作,发简历,主要由我在家多发正念破除经济迫害。

我那时,除了每天学法、做资料外,基本大多数整点都发正念破除经济迫害。在开始发正念的一个星期内,我感觉在另外空间消除的阴性物质特别多。我多次发正念时,都感到另外空间的阴性物质集中在我的喉、胸部位,消除了一团又来了一团,消除一团又来了一团。发正念时不只一次消除阴寒刺骨的物质,有几次发正念消除阴寒之物时都感到恶心欲呕,甚至一张嘴,感觉都能从喉咙里冒出一股冷气来。一个星期后,这种情况就变了,发正念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了(既没有感觉到阴性物质,也没有感觉到能量),但我始终相信,每发一次正念,都清除了一部份在经济方面迫害的邪恶。大约在发正念的一个月之内,我还经历了两件奇特的事。

一次在临睡前,我正躺在床上时,突然在瞬间感到一种巨大的恐惧反应在我的思想中,那种恐惧的程度,我在人世间还从未经历过,是一种极致的、泰山压顶般的恐惧。我当时动的第一念是:这(恐惧)不是我!害怕的不是我!我是不害怕的!于是我集中意志、冷静的与这种巨大的恐惧的感觉对峙着,过了大约十多秒左右,这种恐惧消失了。但过了没几分钟,这种情形突然又出现了一次,我还是在思想中坚决否定它,集中意志冷静的与它对峙着,过了一会,它又消退了。我当时悟到,可能这次持续发正念触动了另外空间从经济方面迫害我们的邪恶生命,它就要被消除了,所以,就在我的思想中反映出被消亡前的恐惧来,想让我将它当成我自己,利用我的执著保护它自己。

还有一次,晚上临睡前,我躺在床上,正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突然看见在我目光上边——天花板下面的空中出现两把飞舞的宝剑。是透明的,剑身长长的,还飘着透明的穗。我正看着它们在空中神奇的飞舞着时,突然这两柄宝剑改变了方向,剑身斜竖起来,一起朝我身上扎下来!我当时吓了一跳,心脏猛跳了几下,还有一丝不解——搞不清为什么宝剑要扎我。剑身扎入身体后我没有任何感觉,然后它们就消失了。我随即悟到,这可能是师父在帮我清除我空间场内的邪恶,因为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记起很久以前在《忆师恩》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有一次,当时师父身边的一位同修天目看到一对宝剑,便问师父。师父当时的回答,大意是:这两把宝剑是我从宇宙中带来的,威力无比的。我悟到这可能就是师父用宝剑帮我清除我空间场内的邪魔,俗话不是说,宝剑是斩妖除魔的吗?

大约一个月还是一个多月后(记不太清时间了),几乎在同一时间,丈夫同修以前投出的简历有了回应,当时有三家高薪公司让丈夫去面试。丈夫同修去面试后,选了其中的一家公司。因为这家公司的老总在得知丈夫同修的法轮功学员身份后,很开明的说:我们不反对信仰问题,我们这里只看能力。还说他们公司不欢迎共产党员。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家公司的老总以前得到过一个自由门破网软件,接触过动态网,可能经常看。是以前同修的努力使这位老总在面对信仰问题时有了正念。从那以后,我们在经济方面就自给自足并能如意的拿钱做证实法的事了。

其实与此同时还发生过一件事,那次在持续发正念破除经济迫害的同时无意中还破除了另一桩迫害。不过这件事在当时半年多后才无意中得到印证。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师父在发表了《走出死关》这篇经文后,有一位同修甲(丈夫同修以前认识的,很熟)幡然悔悟,主动向周围同修坦承自己曾给中共特务做过卧底,并主动给丈夫同修说了一件事:那一次(正值我持续发正念破除经济迫害期间),他接受特务的指令准备到我们这边来做卧底,于是给丈夫同修在网上发了一封信投石问路,说想到我们这边来。当时丈夫同修曾经给我说过这件事,说他接到一封同修的加密信,不知何故,那次怎么也打不开,最后就没管它了。同修甲后来对我丈夫说:幸亏你那次没打开,你要打开了,就完了!

第二次发正念挽救邪悟的同修,时间是二零零六年。

有一次,我和丈夫同修去看望某地的两位以前认识的同修乙和丙,在她们口中无意知道了一位邪悟多年的当地同修丁。我们在听说丁的情况后,觉的他还可以挽救,就与同修乙和丙商量挽救这位同修。乙和丙表示以前曾多次劝说丁都无效,丁的母亲(也是同修)也多次劝说丁都无效,于是大家后来就放弃了。这次听到我们的提议,同修乙和丙又生出了一丝信心,说那就试试看吧。

于是在同修乙和丙的安排下,我们和丁见了一次面。发现丁的邪悟状态表现为自我封闭,听不進去别人的话,但又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性格倒挺温和的,并不象通常邪悟的人一样滔滔不绝发表邪悟之说。因为丁与人几乎不交心与交谈,见面之后,我们和同修乙和丙商量,主要平时针对丁多发正念,当时也没想到其它的办法。

我们四人发了一段时间(大约一两周)正念后,有一天早晨,丈夫同修对我说,他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几个人和一群邪恶生命在打仗。我们打着“真、善、忍”的旗子,邪恶生命也打着它们的旗子,战斗的很激烈。邪恶生命有一个碉堡状的掩蔽体,那个东西很顽固,不断的从其中发射出火力。邪恶生命几度冲击过来,把我们“真、善、忍”的旗子都打的东倒西歪,我们又几度冲过来消灭邪恶生命。直到最后,我们冲入了邪恶生命的碉堡,把它们全数歼灭。

丈夫同修说,他从这个梦中悟到,我们这段时间发正念,已经把丁同修空间场里抑制他正念的最顽固的那个东西清除了,所以丁同修应该很快就会清醒了。我觉的他说的是,我听了他这个梦也是这样想的。可喜的是,没过两天同修乙和丙就带来好消息(丁的母亲告诉丙同修的),说:那天(就是丈夫做那个梦的第二天)无缘无故的,丁见到他母亲时,便主动向母亲要大法书看。同修丙说,这说明他清醒了,又准备开始修炼了。丈夫同修便讲了他那个梦,同修乙和丙都感到惊奇,都相信是大家共同发正念让丁清醒过来了。那之后又过了一年左右,我们再次去看同修乙和丙,问到丁的情况,丙说:他现在一直在修,还挺精進的。现在想起来,我从中悟到,当初那么多年当地部份同修劝说丁与对其发正念帮助他,其实应该都起了很多作用的,所以我们后来才不太费力的只靠发正念就让丁清醒过来了。

从这两次发正念的经历中我悟到,我们平时一定要坚信正念的威力,不要凭感觉与表象来判断正念的作用。因为实际情况是复杂与千差万别的,有的同修发正念时有很强的感受,天目能看到正邪交战的过程,有的同修就没有任何感觉。但无论如何,我们只是确认了我们针对某事发正念的目地与动机是纯正的,那我们就一定要坚信正念的威力,而且心中要有邪恶不灭正念不止的强大信念。

因为只要我们发正念的目地与动机是纯正的,师父就会帮我们,不管我们层次高低、能力大小。所以目地与动机纯正的坚定发正念是一定会起到除恶的实质作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