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修炼经历改变着我人的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河北人,今年七十八岁,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开始修炼大法,今年已十六年了。我没上过学,是通过学大法,才认识字的。修炼十六年的真实经历,转变着我的观念。

今年三月三日那天夜里三点,忽然左边身体不会动,从脚到头麻木,酸痛,动不了,四天四夜躺在床上,不能动。那时,三件事都在做,就是不太精進,我心里想求师父帮我,不能耽误做三件事。到了第六天,有所好转,我不断找自己到底误在哪里?执着心找了一大堆,我决心修去,到七、八天,完全好了。我为什么好的这么快呢?是师父救了我。

看到另外空间 坚定修炼大法

一九九八年四月份的一个晚上,当时学法时间不长,刚炼完功法,还没入睡,就看见屋里有一个小和尚,头剃的光光的,身穿黄袈裟,双腿盘着,手结着印,在屋里转有两分多钟,把屋照的特亮。

在一九九九年,前脸上长了一个平顶开花瘤子,有黄豆粒那么大,一洗脸就流血,风吹着,也流血,太阳晒着,也流血,我到地里干活回来很累,躺在行李卷上歇着。修炼两年了,第一次求师父把脸上的瘤子给我摘去吧,要不,多给大法抹黑呀。话说完,我就眯上眼睛待着,这时,我就觉得眼睛很刺痒,就用手去抠,一下瘤子就掉下来了,连个疤瘌也没留。这一下我心里特别激动,这样的奇迹太感人了,这功法太神奇了,谁不炼我也炼。

我们村原有十七个炼功人,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就剩我一个人坚定走下来了。在这样情况下,我老伴瘫痪在床十一年,我都无怨无悔的伺候着他。我一个人下地干活,回来烧火做饭。晚上炼功学法背《洪吟》、《精進要旨》。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一九九九年六月的一个中午,吃完饭,就背《洪吟》,我把眼眯上,从头上面下来象粉条一样的东西,有宽有细的,有红的有紫的,有黄的有绿的,还有无色的,把我的身体从上到下缠的严严实实,它的声音,象风加雨一样“唰唰”的声音。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嘴里就“嘿嘿”两声,惊动了老伴,他把我一顿好骂,我也没有吱一声。

有一分钟的时间,那些东西又下来了,和第一次一样的声音,这时在我耳边听到一句话:“这是用高能量物质给你净化身体呢。”这时,我就起了欢喜心,怎么也睡不着觉了,经文也背不了,法也学不進去,下午到地里活也干不下去了,觉得太神奇了。

回家吃完晚饭,我就背《洪吟》,把书放到枕头上,没等我翻书,书自己就“唰唰”的响声,就一直翻到我看那一页。师父那样对我好,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只好在做好三件事上精進吧。

正念闯过道道关卡

二零一一年,我去外县讲真相发放真相小册子和《九评》,没想到那天是十月一日,在家拎起背包去救人,也没想是哪一天,坐车就到了县城汽车站,结果是十月一日大检查,到处设卡,检查法轮功的人,翻材料,遇到一个進车站,就翻包。

我一看不行,不能让真相材料落到警察手里,我就发正念求师父,这时,两个警察正对烟,我就马上進站,到了候车室,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進了票房,马上排队,前面排队的人都要身份证,我也没带身份证,我马上求师父,别让他们跟我要身份证,到起票时,他们真的没跟我要身份证。

出票房要上车时,哪知道上车还有两个警察要继续检查包,我看到这就求师父:“这大风大浪都过去了,可别在这小河沟里翻船哪。”这时,那两个警察一起去厕所了,我马上上车。到车上才松了一口气,顺利的到达目地地。

到了那里,去了两个乡十六个村,一共去了五次,去年的八月十五,又赶上十月一日,没有象上一次那么严的检查,所以很顺利的将真相资料都给发到了外县,把那几次没发放到的地方都给发到了,贴了不少大法真相标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