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109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下)

十五年来潍坊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九日】

(二)二十人被关押迫害致命危后回家离世

以下为其中部分案例:

1、郑方英回家后三天去世

郑方英
郑方英

郑方英女士,五十四岁,山东省潍坊青州市潭坊镇北魏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日,郑方英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一群恶警扑倒、毒打,内脏被打坏;她绝食抵制迫害十八天,在生命危在旦夕,恶警把她送到火车站。回家后,家人发现她两颗牙被打掉,整个小腹呈紫黑色,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回家第三天去世。

2、杨伟东被迫害命危后回家六天离世

杨伟东(男,五十四岁),正团级转业军官,曾任长山要塞卫生所所长,九零年转业到潍坊市潍城区药检所。杨伟东在单位期间,对工作认真负责,老实忠厚,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好人。杨伟东未修炼大法之前身体极其虚弱,身患严重心脏病、重气管炎,还有胆膜水等多种致命疾病,每天晚上都无法躺下入睡。修炼大法之后,这些疾病不治而愈。杨伟东多次和家人及功友表述说:“如未修炼大法生命早就该结束了,是大法延续了我的生命,更指引了我一条真正的光明大道。”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杨伟东进京为法轮功鸣冤,二十三日被潍城南关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潍城拘留所十五天,致杨伟东旧病复发,生命垂危。十二月八日,其单位又将生命垂危的杨伟东直接关在潍坊区康复医院精神病科男病房,并派专职人员看管杨伟东,不许炼功。这时杨伟东已是肝腹水,下肢水肿,连康复医院的医生见状都吓得要命,曾对杨伟东的监管人员说:他全身衰竭,还不送他回家,没治了……但其单位根本无视这些,不准放人。医院看杨伟东已经不行了,就叫杨伟东的家人接他回家。五、六天之后,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杨伟东与世长辞。

3、初桂林先生,五十六岁,山东省潍坊昌邑市宋庄镇西岭村法轮功学员,零五年十月十一日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被迫害奄奄一息后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推给家人,回家第六天去世。

4、孙玉秋遭酷刑后去世

孙玉秋女士,五十八岁,山东省寿光市纪台镇法轮功学员。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女儿、妹妹、妹夫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寿光,被非法关押、毒打、游街示众,每人被勒索一万元。孙玉秋与丈夫及全村近百名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关押在村委三天三夜,遭到了毒打等非人折磨。孙玉秋等被逼迫亲眼看到女儿游街,同时又遭政府恶人恐吓,并被勒索现金二千元,而遭受了种种身体、精神的严重摧残后,被放回家,逐渐昏迷不醒,第九天含冤去世。凶手有:刘绪欣、刘志强、张少勇、杨永忠、杨桂忠、丁世国、张玉庆、苏秀华。

5、刘淑华,女,四十八岁,山东省高密市大牟家镇车辋村刘淑华女士,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这一天正好是她四十八岁生日。

刘淑华
刘淑华

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的刘淑华,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受罚站、不让睡觉、夹手指、搓阴道、暴打、谩骂等等迫害,并遭受药物迫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离世。

刘淑华的过早离世,给家人和亲属带来无法弥补的伤痛,撇下了一双未成年的儿女,女儿还没成人,儿子刚上初中。许多了解刘淑华情况的市民纷纷谴责周戈庄派出所、高密市看守所、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对她的迫害。

6、王继华先生,山东省潍坊诸城密州街道铁水村人。二零零二年四月,王继华又被送往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在王村劳教所里,王继华始终没向恶人低头。事隔几天,王继华的妻子林良花在路上碰到本村书记宋玉章,宋玉章告诉她,说王继华在淄博148医院。林良花便匆忙赶往148医院。当时,王继华面色苍白,蓬乱的头发上粘着血,头部还没愈合的血疤,还有几个凸出的硬疤,以及额头上没有褪色的紫疤。林良花难以想象王继华又遭受了怎样的摧残,眼前的王继华已骨瘦如柴、大小便失禁,成了植物人。她问在场的医护人员及身穿便衣的警察:为什么走时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却奄奄一息,全身伤痕累累、记忆全无。他们没有说话。林良花在万般无奈中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将王继华拉回家中。

在中共长期迫害中,王继华身心力竭,于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带着一身创伤在家中去世,年四十岁。

7、马云武先生,七十岁,山东省青州市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多年来一直是青州一中的业务骨干,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老教师,其丰富的教学经验和正直、善良、朴实的品格深得师生尊敬。二零零零年,马云武夫妇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抓遣回当地,分别被关押于青州看守所和拘留所。一个月后,马云武被非法劳教,关入昌乐劳教所,被劳教所迫害的保外就医,回家后,他的身体无法恢复,二零零四年,离世。

马云武先生
马云武先生

8、王益新先生,山东潍坊市坊子区沟西镇郭家村人,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被镇委副书记宋长春为首的恶人绑架,非法关在镇公路站院内,迫害四十多天,人已奄奄一息,才放回家。王益新回家后一个多月,就离开了人世,年六十七岁。

9、郭瑞雪女士,五十多岁,山东省安丘市安丘镇东南街村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安丘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里受尽酷刑折磨,全身遭电棍电击,手、脸被电击得布满水泡、小便失禁,被折磨至生命垂危,看守所才将她放出。郭瑞雪出狱后二、三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夏在安丘市人民医院去世。

10、姜炳仁先生,七十岁左右,山东省潍坊昌乐县南郝镇南寨村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两个月闯出劳教所,二零零二年腊月,被绑架、非法关押七十多天,被游街、毒打,回家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七月份去世。

11、史法富先生,六十六岁,山东省潍坊昌邑市都昌街办孟洼村人,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九,被昌邑市都昌街办派出所绑架,被勒索罚款一万元,二零零六年七月四日,被绑架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被迫害含冤离世。

12、张文亮先生,山东安丘市景芝镇东营村人。曾被判刑、劳教迫害。在安丘、潍坊、青岛、北京、昆明等地数次遭绑架,曾被昆明市的中共法院诬判四年,出狱回家后又被青岛公安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七岁。

13、满守正先生,山东诸城市建国社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早上,满守正在家遭诸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毛玉龙等恶警绑架,被劫持到诸城洗脑班迫害,遭毛玉龙拳打脚踢,被强制两腿伸直人上去踩、用脚踏头、往墙上撞头的手段迫害,在连续几天几夜的迫害后又被劫持到诸城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一零年三月份送回家时,早就不会说话了,口中流出又腥又臭的水,人已不能吃饭,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含冤离世,年六十三岁。

14、刘清梅,女,山东安丘市石堆镇大下坡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被中共法院诬判十二年,因高血压症监狱拒收;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关入山东女子监狱,被扒光衣服,屡遭酷刑迫害,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能走路,高血压,肾病;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晚八点多在安丘市医院被迫害离世,年五十四岁。

15、赵延成,男,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乔官镇乔西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九年十月份,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监狱拒收,被监外执行。其间迫害不断升级,最终在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七十四岁。

(三)54人遭长期迫害离世

以下为其中部分案例:

李海山
李海山先生

1、李海山先生,山东省潍坊诸城市。二零零四年黄历二月初五,李海山在家被诸城市毛玉龙为首的六、七个恶警绑架、关进拘留所,被戴上手铐、脚镣、坐铁椅子,刑讯逼供,被勒索四千元;回家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后瘦得皮包骨头,在极度痛苦中于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六十一岁。

2-3、郝守忠、陈瑞雪夫妇,郝守忠先生是退休工人,陈瑞雪女士是山东潍坊市寒亭区寒亭镇前仉庄人。一九九七年九月,夫妇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百病皆无。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夫妇数次进京上访,被数次绑架、关押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陈瑞雪被迫害离世,年七十岁;零四年二月二十日,郝守忠被迫害离世,年八十三岁。

4、宋金芳女士,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南流镇(原属安丘市)宋家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强制罚款三至五千元,拿不上钱又被恶徒抄家。不法人员把家中粮食、拖拉机抢走。在关押期间她绝食反迫害,遭到残酷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以后多次遭到恐吓,恶意骚扰。二零零二年黄历十一月三十日,被迫害离世,年三十六岁。

5、李广东先生,山东省潍坊寿光市洛城镇张桥村人,全家八人修炼法轮功,和睦相处,安居乐业。二零零零年四月,家里只剩下七岁的孙女李玉娟一人在家,其他人都被绑架到村委非法关押迫害五天五夜;同年五月,大儿夫妇和小儿被非法关押在寿光北洛精神病院迫害近三个月;后来,大儿子李义明被诬判十二年、小儿子李义昌八年;二零零四年六月下旬,李广东老人在生活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下含冤离世,年六十五岁。

郭会明
郭会明
崔志敏
崔志敏

6-7、郭会明、崔志敏夫妇,山东省潍坊北苑街办则尔庄村人,崔志敏是潍坊市皮件厂退休工人。二位老人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全家都修炼,三个儿子多次进京上访,后遭冤狱迫害。家中常被不法人员骚扰,恐吓、抄家,郭会明老人在不知儿子遭冤狱后是生是死情况下,身心不堪打击,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七十二岁;老伴崔志敏也于次年离世,年六十六岁。

8、韩兆辉先生,山东省潍坊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进京上访,被绑架,被勒索四千零五十元。从此以后,被非法监视、监控,并多次上门恶意骚扰。二零零一年遭追踪迫害,被迫离家出走,同年七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六十五岁。

9、王树英先生,山东潍坊昌邑市人,退休官员,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双目被迫害的几近失明,就在腊月廿三过小年这天,派出所所长还伙同村支书去威逼、恐吓他。老人悲愤交集,不堪惊吓,从此卧床不起,食水难进,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一日,被迫害离世,年七十三岁。

10、张百勇先生,山东潍坊昌邑华侨秀服厂职工,二次进京上访,被恶警绑架、毒打、勒索数千元,被铐在树上曝晒七、八个小时,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含冤去世,年四十二岁。

11、马玉英女士,六十岁,退休教师,山东省潍坊诸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以所谓的组织上访为由,绑架到诸城外贸公司礼堂,被戴上手铐批斗、录像,在诸城电视新闻中反复散布谎言,后被非法关押四十天、勒索八千元人民币,二零零三年四月,被迫害离世。

12、李春红女士,七十一岁,山东省安丘市人,居住在潍坊市儿子家,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疑难病不治自好。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半夜三点,一群恶人非法闯入家中,将儿子、儿媳绑架,被长期非法关押,后来儿子被非法判刑四年,儿媳被非法劳教三年,造成生活无来源,整日以泪洗面,日夜盼望儿子、儿媳回来。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遭迫害离世。

13、李荟玲(会林)女士,三十九岁,山东省潍坊昌邑市人,进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之后,多次被非法骚扰、绑架、关押、毒打。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离世。

14、姜义民先生,六十岁,山东省寿光市纪台镇姜家村人。曾患有黄胆性肝病,修炼法炼功后,不治自愈。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纪台镇司法所,酷刑折磨二十天,造成旧病复发,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纪秀兰女士
纪秀兰女士

15、纪秀兰女士,山东省潍坊安丘市贾戈街办周田戈村人。三次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多次非法关押,被勒索四万多元。二零零零年七月,丈夫李仁东被非法劳教后,自己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在家长期被贾戈派出所所长程西文、副所长李自成,多次非法上门骚扰、恐吓、洗脑,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二零零三年五月,被迫害离世,年四十三岁。

16、牛桂兰女士,山东省昌乐县阿陀镇医院职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被阿陀原镇委书记于利民、后任书记高利德、医院人员非法关押迫害十多次,遭洗脑迫害,被勒索三次共计近万元人民币。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八日,含冤去世。

17、魏培秀女士,六十七岁,山东省潍坊昌邑市华裕有限公司退休工人。二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关押,遭柳疃镇原政法书记杨立志、副镇长王瑞波拳打脚踢,被逼跪砖,被勒索五千元,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晚,在迫害中含冤去世。

张志慧女士
张志慧女士

18、张志慧女士,四十三岁,山东省诸城市龙都街道李家庄子村人。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回来后,恶人在七个月的时间里对她进行了五次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在家又被恶警徐光荣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第六天被迫害致吐血。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一日,遭迫害去世。

19、刘树红女士,山东省寿光市化龙镇化龙桥村人,屡遭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家被绑架到本镇非法关押,被折磨的神志不清,回到家后,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离世,年三十五岁。

李玉香女士
李玉香女士

20、李玉香女士,家住山东省潍坊诸城市外贸公司五里堡家属院。四次进京说明法轮功真相,被诸城市曹锦辉、王宗和、王伟等恶警残酷折磨,被非法勒索一万五千六百多元。二次被非法劳教。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四年黄历十二月十六日含冤去世,年四十九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