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今世我就是助师正法来的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四日】大法弟子走过这段非凡岁月,都会倍加珍惜师尊的慈悲苦度,珍惜这助师正法的机缘,找回修炼如初的热忱继续做好三件事,在以后有限的时间里,正念正行,稳健的走好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下面我向师父汇报一下十几年来所走过的修炼路程并和同修交流。

三十多年的顽症一天除

由于受党文化无神论和邪党怀疑一切思想的毒害,一九九四年的暑假,我抱着好玩和试试看的想法和一个要好的朋友学炼法轮功,尽管当时我并不心诚,慈悲伟大的师父也没有嫌弃我这个无知而又可怜的弟子,短短的几天时间就把我多年的心律过速、神经衰弱、甲亢病灶、严重的煤气中毒后遗症、咽炎、口腔溃疡等多种疾病全部清理干净。

特别是严重的家族遗传性口腔溃疡,虽然不是什么大病,我的爷爷几次因为这个病险些要命。三十多岁的我是伴着中国消炎药的发展史长大的,因为发烧炎热的夏天大中午我经常在外面晒太阳,口腔中的溃疡常常是好几块同时出在舌头上和嘴唇里,每到吃饭就胆战心惊,那种由于触碰和饭菜的苦、咸、辣、酸、甜刺激引起的疼痛经常让我泪流满面、苦不堪言,由于长期发烧和吃不好饭致使我身体瘦弱、抵抗力低下,真是多灾多病。

就是这样一个跟随我三十多年的顽症自从我学炼法轮功那天起彻底根除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一到吃饭就害怕疼的流口水了,那种无病一身轻的快乐是没有修炼的人根本无法想象和体会不到的。那种心情真是对师父的一种感恩戴德。炼功两个月后我见到了当时唯一的一本《法轮功》一书,中午没有吃饭一口气读完。我震撼了,原来这世上竟有如此高德大法在传,这就是我要找的!

回想起当初炼功点上的新鲜事,那真的就是一部写不完的神话故事。

记得刚开始学功的时候,由于那时假气功和另外空间的干扰很大,辅导员把唯一的师父法像请到炼功点,每当站在师父的法像前我的右手不管怎么控制都会自动伸出胳膊够向师父,就象师父要牵我伸过来的手。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段日子过得真充实啊,那种生命得到法的喜悦,口中流淌的津液都是甘甜。同修们一个个心态祥和、道德高尚、无病一身轻。我每天除了上班、做家务、带孩子就是早起去炼功点炼功,晚上集体学法,星期天利用假日去周边地区洪法教功。炼功点上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祛病健身、起死回生的故事比比皆是。

证实大法

记得有一次在炼功点学功的时候,辅导员在前面教功,我在后面纠正动作,当炼到抱轮时,我就象一个顶天立地的金刚在拿法器看护着炼功场一样。从那一刻起我一直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我就是护着这个法来的。一种无形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时时伴随着我。

1999年7• 20,一场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发生了。同一时间,全国所有的电视台、电台、邪恶的610、公安、国安、各级政府各个机构把所有的邪恶、造谣、抹黑压向了师父、压向了大法、压向了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遇到的第一大考验就是表态和交出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这是宇宙的大法,是我至高无上的师父,怎么能交给邪恶,我要用生命保护,就是我坚定的一念,师父帮我在邪恶的眼皮底下保护了所有的大法书及全部大法资料。2000年夏天的一天夜里,我和丈夫外出深夜回家,一看屋里屋外有十几个警察及局保卫科的在我家乱翻,当时只有我十来岁的儿子一人在家,他们骗开我的家门疯狂抄家,我一進门就看见一个警察手里拿着师父的小法像,我不顾一切扑上前去抢过师父的法像抱在怀里转身藏了起来,那一刻他们惊呆了,半天才转过神来气急败坏的说:“就冲这也得判你。”我说:“你说了不算”,直到最后把我带走他们也没有想起来找师父的法像。从此以后不论经历多大的魔难,邪恶之徒都没能动了我一点大法的宝物。

2000年的春天,我们一行大法弟子在一天之内分六批来到天安门广场为师父、为大法用自己的亲身体会讲明真相,随后几天又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進京护法,那时虽然我们没做到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但是我们的行为向宇宙向全世界证明了宇宙大法的存在,用北京分局派出所警察的话说:上周是香港周,这周是某某周(我们地区名)。北京分局派出所的警察做笔录的时候自己就在進京理由一栏里工工整整的写上两个大字:护法。

明慧网帮助我们走出迷茫

从1999年7• 20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同修们就象迷途的羔羊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怕心、迷惑、气恨、委屈、含泪而忍交织在一起,今后修炼的路到底应该怎么走啊?好想师父,好想看师父有没有新经文啊。慈悲的师父知道我的愿望,在那一年的暑假把一个大学生弟子派到我们这里办电脑培训班。我们家的小同修正好报名参加,就这样我们联系上了。知道我的想法后,同修马上动身到学校所在的大城市为我购买了电脑和打印机。

打开明慧网的那一刻,看到师父坐在山中静观世人的照片,我泪如雨下,终于又能见到师父了。看到明慧网就象迷失的孩子找到了父母找到了家的感觉。我把师父的照片和师父的新经文打印下来给同修,同修们受到极大的鼓舞,从此我们再也没和明慧网失去过联系。

在师父的引领下走上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之路,虽然我们一路上走的跟头把式的,但没有偏离过方向,没有受到假经文的干扰。在明慧大整体的交流中共同精進,并一直独立向明慧投稿,配合明慧圆容师父所要的。

形成整体 制止迫害

2008年奥运和09年邪党庆祝窃国60周年期间,邪党开始疯狂抓捕、绑架、抄家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地区几乎原来的协调人、技术同修、专职资料点同修全部被绑架,一时间风声鹤唳、邪恶猖狂。同修们没有被邪恶吓住,而是自愿聚到一起商量怎么办。

外地同修看到我们这里大面积的连续发生迫害也来找我们交流。大家都认识到只有形成整体才能震慑邪恶,制止迫害,救度被邪党毒害的世人包括公检法司和610人员。

由于我是过去的辅导员认识的同修比较多,自然而然的把我推到了协调人的位置,同修们通过认真学法和在法上交流心性很快提高上来,自动协调各尽所能营救同修。有写劝善信的、有近距离发正念的、有请正义律师的、有曝光邪恶的、有发真相贴粘贴的,极大的震慑了邪恶。特别是国外大法弟子的真相电话劝善,更起到了很大的震慑邪恶的作用,以后的大法弟子出现被绑架时警察都说我们对你很好吧,不要给我们曝光,并且他们最怕的就是大法弟子问他们的姓名和电话。在震慑了邪恶、制止迫害同时也是在救度这些参与迫害的众生。

遍地开花

我一直是本着明慧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原则独立运作,期间先后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刻盘、发稿等技术,并和离的近的同修陆续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平时供自己和小范围同修真相资料,关键时刻起到了默默圆容和补充的作用。

我们地区的大型资料点曾经遭到三次不同形式的破坏。第一次是专职做资料的外地同修被病魔迫害致死;第二次是几乎负责多半个县资料的同修被绑架;第三次是在08年奥运和09年邪党60年期间,我地的协调同修、技术同修和专职做资料同修几乎全部被邪恶绑架,造成重大损失。

在此之前我看到了其中的隐患,也和一些同修交流过,但没有真正的负起责任来。直到迫害发生后才后悔莫及,是同修们的崇拜心、依赖心、等靠心促成了同修的干事心,由于协调同修、技术同修、资料点同修长期忙于干事学法不入心而造成的间隔、坚持自我等等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如此重大迫害。教训是惨痛的。于是我们几个同修开始和同修们交流资料点遍地开花的重要性,并帮助同修建立了一个个家庭资料点,很快我们这里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独立运作、互相补充。从那以后我们地区的资料点再也没有遭到破坏,也没再给大法资源造成损失,即使资料点同修偶尔出现被绑架也是正念闯出,被邪恶抄走的电脑都堂堂正正要了回来。有效的救度了众生。

放下自我 默默实修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邪恶被清理的所剩越来越少,环境也变的越来越宽松,各种项目越来越成熟了。由于这几年参与协调渐渐的使我滋长了干事心,所做的正法事也感觉没有那种神圣感了。渐渐的证实自我、坚持自我的心、不让人说的心和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等等人心都冒上来了,学法跟不上了,又加上同修们在这几年在做事过程中对我产生出依赖心,渐渐的我越来越学法不入心和没时间学法了,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忙着干事,来人不断,身体也出现了干扰,打坐时腿往下溜、腿疼等等不正确状态。

我猛然惊醒,我这是干什么呢?是修炼吗?我在干扰同修走出自己的路,多危险哪,自己修不好还影响别人。我开始清醒的认识自己,踏踏实实的向内找,放下自我,静心学法,扎扎实实的在做好的三件事上下功夫。全面放手让同修走自己证实法的路,其实现在同修都能看到明慧,资料点遍地开花,技术、资料同修们自己就协调了,不需要开始时的那种太具体协调方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我的修炼状态越来越好,每天坚持三点五十炼功,然后发正念、学法后做救度众生的具体事。

在实修中证实法、救度众生

二零一三年夏天我们在自己楼房后面的小院盖房,负责施工的是一个八零后的小伙子,现在的年轻人很不讲信用,要高价还偷工减料,故意刁难拖延时间,一时间弄的我人心往上翻,利益心、争斗心、怨恨心都上来了。师父的讲法就象重锤一样敲醒我,这不是他在给我提供修炼提高的好机会吗?自己这么自私怎么能救人呢?我把心一放到底想:他要我就给,要多了是我哪世欠他的还他。

干完活结帐的时候都晚上十点多了,他拿出算好的账单我一看比我按他的标准算的少算了四千元,正好是他无理多要的那部份,按常人的理他要多少给多少并且我也没少给他不算错,可他是因为算错账并不是情愿的,我是大法弟子就得按照法的要求做。于是我平心静气的告诉他你算错了,你少算的正是你和我多要的。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修真善忍的,我既然答应给你就给你。抓住这个机会我给他讲了真相,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命能保,他真正听明白了真相,连声感谢,我告诉他你就谢我的师父吧,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真的是慈悲心出来了。

放下了很难放的利益心,我感到身心无比的轻松,第二天我发现持续疼了几个月的腿突然间好了,原来腿疼的部位大夏天也是阴凉的,一下子那些阴性物质消失了。因此我对师父讲的失与得、业力的转化、提高心性的法理有了一种同化法的悟到,和平时学法时明白法理不是一种感觉。因此建议出现各种不正确状态的同修要找一找自己心性上的原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