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解体洗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四日】师父安排的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之路都不同,但一定是一条能走向圆满的路。在邪恶的迫害环境中,在魔难过关中,能够坚定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邪恶的干扰因素就自然解体了。

一次,在面对面讲真相时,我被恶人举报,关押到看守所。第一念马上意识到是自己有漏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冷静的向内找:讲真相时,抱着人心和急切的做事心去讲,而没有抱着慈悲正念去讲,是我没做好,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我在哪里都要证实法,堂堂正正。

对于六一零恶警每次的非法提审,我不做任何回答,心里发着强大的正念,铲除他们背后邪恶的因素,全盘否定邪恶的妄加迫害,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即使自己有漏也不允许迫害,做到零口供和零签字。六一零恶警威逼利诱说:“你不配合我们呢,就要判刑,你态度好呢,就放你回去。”当时,我就想到师父说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任何时候绝对不配合邪恶,放下一切执著心,坚定正念、修好自己,过好这一关。

在看守所,我平时每天背经文、师父的《论语》、《洪吟》,发正念,我不背监规,不报数。每天的早晚两次报数,狱警会问:你们共十三人,怎么就报数到十二?领头的会告诉狱警:“她是法轮功,她不报数的。”后来所有狱警的都知道了我是不报数的,也就不再问了。

狱警对我非常的尊敬,警长不叫我名字,而叫我“真善忍”。在监房里,我找有缘人讲什么是法轮功,四二五和平上访和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真相,并给她们做三退。有一个卖保健品的五十多岁的妇女,每天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几天,就被释放了。有个吸毒中年妇女说,她去过好几次劳教所,看管过许多法轮功(学员),(她们)真的不是一般的人,关禁闭,有的被长时间吊铐,吭都不吭一声,真是铁打的,心里真是服了法轮功。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几天后,我又被六一零恶警直接绑架到了洗脑班。这里,每个大法弟子被单独关押在一间小房间里,我被两位所谓的“老师”轮流看管。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邪恶的迫害,并请求师父加持。我告诉她们说:“我不承认这是‘学校’,这是个洗脑班,所以我不会叫你们老师的。”我坚定的说:“我不会参加你们的任何‘学习’,该学习的是你们,是你们蒙在鼓里,你们就象井底之蛙。”

开始时,她们试探性的想放关于孔子的碟片给我看,然后企图一步步的深入达到她们对我的“教育目地”。“听了不好的东西就从耳朵往里灌”[2],师父的法一下子打入我的脑海中,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并铿锵有力的说“请你不要放任何碟片,我绝对不会看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了,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妄想对我什么‘教育’,请你把你们的领导叫来,我要和你们的领导说明白。我们大法弟子善良,但不是好欺负的,不是面团,任凭你们捏出各种形状的!”我还大声叫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她吓得要命,低着头一言不发。之后,她和我说,看看我平时这么一个文弱书生,温文尔雅,怎么当时“发起火”来,会这么厉害。

期间,六一零的恶警、街道、居委会等人来“慰问”我,我义正词严的质问六一零的恶警,为何要把我这个自由的人绑架软禁在洗脑班,强迫所谓的“学习”?恶警说“就是让你来学习学习,你哪天学好了,就放你回去。”“我是永远不会‘学习’的,请你不要助纣为虐,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大声的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声音响得震耳欲聋,在场的六一零恶警、街道、居委会、洗脑班的头目都吓得惊慌失措。洗脑班的头目说:“没看到法轮功象你这样的,一点没有善。”我说“这是忍无可忍,不能纵容你们对我们大法弟子肆意的迫害”。那些人随后惊慌失措、逃之夭夭。

看管我的两个人五十多岁,在洗脑班做了很多年,接触过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也爱听我说些真相,并乐意帮助我尽快出去。她们按我的要求和上级头目反映说我的家里非常需要我回家,说我“抵制学习”,不具备‘学习’的条件,让我早点回家好了。

洗脑班的上级头目了解到我的情况后来找我,谈了好几小时,问我为何不参加学习,说什么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可以交流交流想法。我说:“我不承认这是学校,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学校?连节假日都不能和家人团聚、不能和家人打电话、二十四小时被非法软禁在几平方米的房间不能出门、二十四小时被看管、哪有强制强迫学习的?这里不是学校,就是一个洗脑班,强制是不能改变人心的,所以我是坚决不会学习的,哪怕刀在我脖子上,我也绝不会参加学习的,在这里我什么都不会和你们交流探讨的,我只想回家和家人团圆。”我还告诉那头目:“我是被绑架骗来这里的,这里的人和我说什么如果不学习的话,就不要出去了,我就告诉她们——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绝对不会学习的,而且我准备好了把这个牢底坐穿,准备好了在这里吃无期徒刑,但是请把判决书给我,这样我也就放下对我家人的思念了。”而且我说:“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如果哪个人有不测的话,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们,我一定要讨回公道的,到时候,网上海外都会知道。”

过了两周,那头目又来找我,说考虑到我家里情况,她们破例做了让步——不要我学习了,但要我做出去后“遵纪守法”的承诺,就马上让我回家。我说“是你们知法犯法、无法无天、践踏法律、把我这样一个自由的人非法软禁关押在这里,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不算,而且还剥夺了我对儿子的母爱、妈妈对他的教育权、剥夺了我对公公婆婆孝敬的权利、剥夺了我先生和我在一起的权利,在大前提错误的情况下你们有什么权利和我说要我遵纪守法?!”

我非常思念家人,我也想尽早的和家人团聚。我有过短暂的彷徨,但当想到师父的法“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2]“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2]有什么心放不下的呢?任何一颗人心都带不到天上去。想着想着,心里顿时豁然开朗,心清似玉的感觉,对亲情的执著人心荡然无存。

她们看我不说,也不写遵纪守法的承诺,黔驴技穷无计可施,就采用了最后一招——打电话给我家人,让我家人来劝我,我先生电话中说,六一零、街道和居委会都去过我家里了,让我无论如何要配合他们做好“遵纪守法”的保证,书面或口头都行,否则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回家。我马上悟到,这是在去我对亲情的执著心,也是生死关的考验,邪恶企图用亲情来打动威逼我让我妥协,这绝对不会得逞。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改变我金刚不动的心。当时在电话中,我很坦然的安慰他们说我没事的,不用担心我,我很好,很快会回家的。就在和家人通电话的第二天,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脑班。

回想在洗脑班里,看管我的人也理解我,我晚上照样炼静功,白天她们有事外出,我就炼动功,每天背法、给其他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被迫“学习”的大法弟子发着正念,清理洗脑班邪恶的场。她们问我要看什么报纸、电视节目,我说我什么都不看,要看就看《转法轮》。

她们后来和我熟了,其中一人曾感叹的对我说:“我们这里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所有人都很尊敬你,让我们都看到了真正的法轮功(弟子)是什么样子的。”

是啊,世人都在看着我们,宇宙天体中无数的佛道神都在看着我们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我们的路是留给未来人的,我们有责任做得堂堂正正,处处体现大法的正和大法弟子的风范,使更多的有缘人得救。

回家后,我堂堂正正向六一零恶警要回了所有非法扣留的东西,电子书,包括电脑。期间,我还讲真相,所以电脑归还我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删除有关法轮功的内容。

我原来的单位觉得我工作非常的出色,虽然知道我被绑架去洗脑班迫害的事,但还是主动请我回去继续工作,他们说曾经找过其他应聘人,但都不满意。他们明白法轮功真相,知道法轮功学员在哪里都是个兢兢业业的好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