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河北雄县法院清廉法官白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惊闻白云同修突然离世,噩耗传来,心中甚是哀痛。

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早晨你被河北保定、雄县公安国保绑架,到你被迫流离失所回到家中,才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你曾经鹤发童颜、精神饱满,经常骑着摩托车出入,短短几个月就被迫害致死,令你的家人和同修们痛心、悲愤啊。

记得你从一九九六年正月得到《转法轮》后,从此你就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这条路。仅修炼一个月的时间,你的神经性头痛(六八年得的)、盆腔炎(七八年得的)、乳腺增生(八二年得的,两个乳房满是肿块)这三种让医院的医生都难以治愈的顽疾,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你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愉悦。你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很快就把多年难以割舍的烟瘾戒掉了,把以赌为快、以赌为乐的恶习戒掉了。

退休前你在雄县法院经常担任审判长一职,那可是个捞油水的美差。修炼后你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对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在案件办理中,你拒吃请、拒受贿,对来家里送礼的当事人,你都是礼貌地婉言谢绝;对那些不听劝阻的,你在送走当事人的同时,一并把礼品放到门外,关上大门,让当事人自己取走。你知道那时人们怎么评价你吗?说你是:“一不喝酒,二不吸烟,三不跳舞,四不打牌”,简直和修炼法轮功前的白云判若两人。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你作为雄县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的辅导员,积极组织学员参加集体晨炼和学法交流,你不辞劳苦,耐心手把手教新学员炼功,使很多人走上了修炼之路,在大法的指导下,使他们成为社会上、单位里、家庭中的好人;在中共迫害后,你这位年逾古稀、童颜鹤发的老人,冒着被抓被迫害的危险,经常骑着一辆摩托车走村串户,及时把救人的真相资料送到同修手里,从没有说过累。同修们有什么难处找到你,无论刮风下雨、严冬酷暑,你都不辞辛苦地做到。

就是这样一位有耳皆闻、可亲、可敬的长者,却屡屡遭到雄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公安国保的绑架、抄家、关押和迫害,使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雄县公安绑架、非法关押在雄县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你在石家庄女儿家被雄县政保股人员蹲守几天几夜后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强行送往保定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恶警对你实施强制转化、罚站,你还受到恶警唆使的刑事犯的殴打,你为了抵制他们打人,你高喊“这里打好人了”!恶警住手。恶警加重对你的迫害,把你送入了严管班。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你因为不放弃信仰,又被强行劫往更残暴的高阳劳教所加重迫害,在高阳劳教所的日子里,你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从高阳劳教所回来以后,你也没能过个安宁日子,每到所谓的中共敏感日:“两会”“ 七二零”“六四”、“十一”等,你和你的家人都会受到雄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和原单位雄县法院人员的骚扰,使你和家人们时常惊恐不安。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早晨六时许,保定公安国保、特警、雄县公安国保、刑警队及相关派出所人员,数十人闯进了你的家里,将你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而他们绑架你的借口是,只因你做了劝人行善积德的春联。这伙警匪将你关押在城关刑警队屋内,并派专人看守着你。时值隆冬腊月,数九寒天,你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从早到晚没有吃饭,身体已经很虚弱,加上恶徒们的非法审讯逼问,你身心所承受的是什么可想而知。你为了逃离虎口,大概深夜一点多钟你躲过看守,为防止恶警开车追你,你冒着漫天大雾,走田间、穿小路,徒步十余里,辗转来到农村。你为了同修的安全,不顾一路上的艰辛与劳累,来不及吃饭和休息,告诉同修通知家里一声,你又立即辗转他处。

你知道吗?自你逃离后恶警们动用了警犬追寻,他们发动几乎全县的警力到法轮功学员家搜查,在各个道口设下警力拦截你。

为了躲过恶警的追踪,你一次次地变换地方,终于在一处落脚住下了。原本以为你可以在那里好好休息、恢复一段时间,谁知事与愿违。近一个月的颠沛流离、疲于奔波、心理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你无法再承受了,头脑处于昏迷状态,家人闻讯后赶去及时把你送往北京医院抢救,使你暂时脱离危险。

但恶警一刻都没有放松对你的跟踪,对你家人的手机非法监控,一直想再次绑架你。随后也来到医院,当他们看到你生命已处在危险之中时,为了逃避责任才暂时罢手。出院后,你的精神时好时坏,身体一直不能恢复,从那时起你就再也未能起来,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刻。

在你离世的最后一天,国保警察在你家周围布控了便衣,通知了各大机关单位值班把守,他们是做贼心虚吧。

善恶必报,迫害你的恶人终究难逃法网。在此正告迫害好人的参与者们:历史在见证着你们的所为,罪恶不会随时间流逝。而且迫害佛法罪业深重,不但自己遭恶报还会祸及家人。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等迫害者的翻船伏法;眼前也有刘文强遭报的惨痛教训。刘文强是雄县米北乡派出所所长,多次参与迫害好人,把法轮功学员杨智雄骗至洗脑班,使法轮功学员翟瑞娥被冤判九年。2014年清明那天晚上,刘文强和其仅20多岁的女儿遛弯时,女儿突遭车祸身亡。花一般的少女就这样突然逝去真是令人痛心,这些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告诫参与迫害的人善恶有报,就是想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

再劝雄县六一零和公安国保的相关责任人,赶快从善,停止迫害,退出中共邪党,善待法轮功学员,才能为自己赎罪和挽回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