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运的从新走回了大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六月中旬曾在姐姐的引导下炼过功,但《转法轮》还没看上一遍。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丈夫害怕不让我炼了,我也知道法轮功好,因为忙于生意(经营医药店),虽然姐姐常鼓励我继续修炼,但渐渐的没有时间也就放弃了。

身患乳腺癌 从新走回修炼

二零零七年七月乳房发现肿块,检查为乳腺肿瘤。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在省城一家大医院做了最仔细检查,结果是乳腺癌。做了乳房全切除手术,在手术前做了全面检查,还查出了多种病,我以前就有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三叉神经痛、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痛、后背病、风湿病、胃病、神经衰弱、冠心病、又查出胆结石、肾积水、肝胆管结石。

住院期间姐姐让我听师父讲法和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根本听不進去,放不下这个病。女儿一听是绝症吓的直哭。姐姐安慰女儿说:别哭,有师父,有大法,什么病咱都不害怕,出院后让妈妈好好学大法,只有大法能救你妈妈。住院时我做了一次化疗,出院后我去姐姐家休养。出院时刀口还没有长好,因化疗刀口化脓有四针没拆线,回来三天后去一小诊所拆线后,可刀口不封口直流血水,医生说让我吃点消炎药,我没吃药,可天天去换药。换药到第五天时也不好(我自己是开药店的,病退前我在医院做护士)。一下什么药都不用还有点不放心,姐姐也不敢对我深说,就天天陪我上医院换药,连续五、六天也不见好转,也不封口,还有脓血。姐姐说你是不是应该悟一悟了,是不是不应该去换药了,我心想着大手术不吃药也不打针再不换药能好吗?我有点不高兴,姐姐同我在法上交流说:“为什么不好?换药不就是当病了吗,你信师信法不够”!吃过中午饭,姐姐问我啥时去换药(每次都是姐主动说:换药去),我就把心一横说:不去换药了,姐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第二天早上揭开纱布一看,刀口不流脓血了,还竟然长好了,真的是太神奇了。感动的我眼泪都流出来,真的是太神奇。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是师尊看我总也走不進来着急呀,就用这种形式来提示我,你生命都走到尽头了。看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哪,还执着什么哪,我悟到是伟大的师尊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利用这种形式让我从新走回修炼路,返本归真超脱生死永不受苦,真是谢谢伟大的师尊。

自从那天以后我天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只炼第五套功法(手术的刀口有一尺长,不敢炼动功)。

我真正的体悟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让我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万古机缘。如果不是得这个病,我现在可能还在生意场上拼搏,争争斗斗,继续造业呢。

坚定修炼,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

出院半个月后,又该去做第二次化疗了,这次我已坚定修大法到底,谁也动不了我的心,不去做化疗,一切交给师父了,去留由师父安排。

这一下子家里人开锅了,全都不让我炼了。丈夫、女儿、儿子、哥哥、姐姐、弟弟,都不让我修炼大法,我坚决不妥协,后来家人说炼也行但是你得做化疗。我既然想修炼就不做化疗了,就得坚信师父、坚信法,我不去化疗就是坚信大法,家人后来也都气坏了,拿我也没有办法,后来都生气不管我了,我不但没做化疗还什么药都没有吃,也没吃什么营养品之类的东西。

我顶着各方面压力坚定的告诉亲人们,化疗那只是用钱买时间而已,只有修炼法轮大法,只有大法和师父才能真正的救我。我坚修到底了。我的这一念一出,奇迹出现了。

我在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五日被火车碰伤,左小腿截肢,这三十年来我拖着一只假肢在人生路上为了生活,苦苦的奔波着,我在生意场上忙里忙外落下了一身的病,失眠症、腰椎盘突出、颈椎病、后背疼、冠心病、坐骨神经痛、胆管炎、风湿病、三叉神经痛、腰肌劳损、胃病、神经衰弱、胆结石、肾积水、肝胆管结石等,近二十种疾病,真是苦不堪言。特别是后背疼(因一只腿是假肢身体的重心都倾向左侧,我的腰椎都变形了)我在住院手术期间,刀口的疼我都能承受得了,可是我的后背疼的不能睡觉,用的止痛棒都不好使。我经营医药生意,什么药都用过了也没治好,最后又得了这不治之症,生命即将结束了。

在住院期间就打了三天青霉素没有吃任何药物,可就在这一个月内的学法炼功中,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亲友们送给我的各种营养品我也都没吃。这些折磨我二十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了。特别是后背疼,和神经衰弱,折磨我苦不堪言。每天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这些折磨我二十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了。身体一身轻松。我有福了!

也就在这一个月内,我的心性、悟性也在不断的升华。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要想超脱生老病死,只有修炼正法,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这世能转生成人身,得到这高德大法是多么的幸运啊。

我这一生中有二次是来取我的命,生命要结束的事。

一次是在我二十岁时,上班还不到一年,在上班时,通勤坐火车上班,时间有点晚了,火车已开动了我抓车没抓住掉到火车底下左脚压掉了,右腿韧带拉伤,第三腰椎粉碎性骨折差一点压迫神经下肢瘫痪,算命的说这次本该没有命了,说我命大是有福之人,现在想想我这一世是在等待着大法哪,我幸运得法了,可是在中共压力面前又不修了。

第二次是二零零六年得了乳腺癌是晚期生命走到头了。

我真正感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用这种形式使我从新走入大法,我在心里跟师父说:我坚修大法到底,圆满跟师父回家。

转变观念,身体迅速康复

因刚拆线,刀口没有愈合,怕抻着,我一直没炼动功。姐姐让我试着炼动功,能炼到什么成度算什么成度,可我就是不敢炼。

一天大姐来看我,我们去饭店吃火锅,我和大姐坐对面,我曾下意识的往大姐碗里夹菜,这个举动让姐姐(修炼的姐姐)看见了,回来后跟我说:你就是观念障碍着,你的胳膊能伸那么远为什么不能炼动功呢?

但我还是不敢炼。第三天早饭后,我继续坐在厅里看新唐人电视节目,姐姐有点不高兴了。我也关闭电视進屋试着炼动功,结果都炼下来了。从此以后每天炼一至五套功法。

姐姐家单户改造换暖气管子,我两天帮忙从早到晚的收拾,白天没上床休息过。弟妹来看我惊奇的说:你这大手术一个月就能干活,我的隆胸手术还得养三个月呢,我们单位同事也是你这病,也炼法轮功身体可好了,老姐你炼我不反对。回家后我对丈夫说这些年你不让我炼功,我有病遭多少罪,花多少钱,现在你要是再不让我炼,我的命就没了。丈夫表面不管了,可是心里还是别着劲,不理解,不支持。家里来朋友看我向其讲真相劝退,给朋友看真相光碟他躲的远远的,我劝他退出少先队邪恶组织,他说搞政治反党。家中的一双儿女支持我炼功,并退出了团队组织。

听师父话,守心性过难关

我丈夫受邪党谎言毒害不认同大法,给他讲真相,让他三退他不听,还恶言恶语说些不好听的。同修上我家他也不高兴,还骂人。

有一次,一男同修到我家让我姑爷修电脑,赶上他在家,这下子小心眼就上来了,没有说话就走了,在店里两天没有回家,第三天回家在楼下正好遇上我,一句话都没说,就连踢带打的从楼下打到楼上。我外甥拉也拉不住,跟个疯子似的,進屋后,拿起茶几上的麦克风朝我头打下去,我的头部直流血,我就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就自己忍着没有跟他一样,要是在没修炼之前我是不会忍受的,我说这是给我过关呢。我给我女儿、女婿、儿子打电话他们都回来了,闹了好长时间才消停,头上的大口子没几天就好了,这是我第一次过心性关,守住了心性没和他一样。

还有一次,我从丈夫的手机发现他和别的女人来往,有了外遇,当时还没怎么往心里去,当时想忍、忍、忍,心想这不是去你的情吗?给你过心性关,提高的吗?守住心性没有和丈夫争吵。可后来过了几天,心里老是放不下,越想越生气心情总是平复不下来,心想我这一生和你在一起没有给我什么幸福和关爱,而是我拖着一条假腿为了这家在做生意忙里忙外的累得一身病,为了这家付出那么多到头来你还这么负我背叛我,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你还干这事。心里这个不平衡,想起以前往事因为一点小事张口就骂举手就打这都是经常的事情,越想到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怨恨心,愤愤不平的心,争斗心,这些执着心全都上来了,就想和他离婚一天都不想和他过,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

后来我提出和他离婚,他给我写保证不再犯了。我也向内找自己,自己身体不好还总是要强干什么都想要个样,总感觉自己比他强,嫌他没能耐,干啥啥不行,什么也拿不起来,瞧不起他,也看不上他。我想是不是我前世对他不好欠他的吧,这世他对我这样,那我得还哪?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离婚,我修大法他一直不赞成说你两个姐姐修的都离婚了是破坏家庭,产生了对大法的不认同。我不能把他推出去,让他对大法犯罪,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是修真善忍的,要善,要忍,对任何人都好,何况是你的亲人呢?我要慈悲对待他,善待他,他也是我要救度的众生啊。这都是自己没做好造成的,就这样向内找自己,心情一下就平和了。我真的提高了,升华上来了。

相信大法好,家人得福报

那是二零一一年三月,我丈夫的侄女结婚去送亲在哈尔滨去伊兰的高速公路出了车祸。

那天下着小雪路面很滑,因为前面出车祸把路给封住了,因为是弯道,前面停一辆大货车挡住了看不见前方发生的事情,车速很快,车队跟的很近,等看到前方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因车速快路面滑,头车刹不住,第二辆也没有刹住就撞到头车上停住了,紧接着第三辆车也跟过来了,同样没有刹住车,直接连环相撞,第三辆车把第二辆车又撞到护栏上把第二辆车的后备箱整个都撞進去了,后玻璃全碎了,这辆车里面坐的都是孩子,是我姑爷开的车,以前我也给他讲过真相他也支持大法也帮我做过大法的事情,我也曾告诉他在关键时刻念“法轮大法好”也给他护身符,车里边的孩子都明大法真相也都三退了,在紧急关头姑爷就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救命!”我当时坐在第一辆车上,等我下车后看到那场面都已经惊呆了,第三辆车的车头全都撞碎了,防冻液流了一地,和血一样的颜色还以为谁受了伤流出的血,吓坏了。第三辆整个车都失灵了,这场交通事故出现了数十辆车的连环相撞,这个场面只有在电视上能看到,实在是太吓人了。当把第二辆、三辆拖到当地的交警大队时,值班人员看见后问了有伤亡吗?结果一个人都没有伤到,都只是轻微的擦伤,交警人员当时很震惊,看到这两辆报废的车和他们听到的事实都说太神奇了。

在隔天修车的时候,修车的师傅说第二辆后面支撑的钢轴都已经撞弯了,后排车座椅都已经严重变形了,修车师傅也说很神奇,是师父救了我的家人,谢谢师父。

过“病业”关

那是二零一一年八月,我小腿突然起了一些出血点,我也没在意,就跟常人说的过敏性紫癜病类似。因为自从新走回修炼大法后,五年了我什么病都没有得过,就连感冒都没有,就有一次是突然腿不能拿弯走路,那时也不知道发正念向内找,我也没拿它当回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是没病的,是干扰。不承认它,全盘否定它,我丈夫又给我买药吃,又买膏药让我贴,我也没有用,就是不承认它,也不放在心上,打坐不能盘腿我就伸着腿,渐渐的敢拿弯就好了。

这一次出现这个状态,我还是没有当回事,也不痛也不痒,可是小腿穿假肢磨坏了不能走路,我就一条腿跪在凳子上给家人做饭,不承认它,以为几天就好了。可是后来不但没有好,反而还严重了。整个四肢从上到下全起了血点,很吓人的,家人让我去医院检查,我说没事几天就好了,到了第九天的时候胳膊腿全都肿了起来象是气吹的一样,家人一看这样吓坏了,丈夫、女儿、儿子都不干了,非得让我上医院去,我就坚持不去,可嘴上说不去这时也守不住心性了,我就给外地的三姐打电话,姐姐叫我去她家,坐车又不能走(穿不上假肢),这怎么办呢?得坐六、七个小时的车。没办法让姑爷开车送我过去了,到了姐姐家后两个姐姐(二姐和三姐)和我一起学法、交流、发正念。头一天还那样,到了第二天就更加严重了,肚子刚开始不怎么疼,可后来越来越严重,疼的我简直都受不了,都不想活了。后来还一直拉肚子,拉的象血似的,连续痛了三四天,晚上疼的更厉害,我忍着疼学法炼功发正念,我就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还发正念清理,到第二天白天肚子不这么疼了,可是一到晚上就疼的厉害,疼的翻来覆去直冒冷汗,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发冷,再过一个小时就发热的连被子也盖不住了,连续折腾得四、五个小时之后全身就没有力气了,浑身酸痛,身上的出血点渐渐的减少了,没过两天又都起来了,一起来肚子就疼的厉害。

丈夫不放心,给不修炼的大姐打电话让大姐劝我去医院,我总是这样的反复一个多月,正念也发了也向内找了,后来悟到是利益之心没去,以前我是做生意的现在修大法身体好了,感觉不干点什么,觉得很无聊,就又做了点小生意。上午九、十点钟去到晚上十点钟才回家,这下学法,炼功也不能保证了。救人的事也就耽误了,才干了一个多月,就出现这个症状了,向内找,不精進,还有怕心,求安逸心,利益心,执着亲情心,愤愤不平的心,怨恨心,有依赖心,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弟子错了。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求师父救弟子,去留由师父安排,也善解,好一点了,但是总是反反复复的,一出现反复,我就有去医院的念头,我马上就清理它,这不是我,彻底解体它。这是迫害,是干扰、不承认它,全盘否定它,姐姐一看这么长时间也不好,就问我去医院不?我说不去,这不是病,是干扰、是迫害不承认它。但是心却总放不下,不是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拖了一个多月也没有好彻底,我想在姐姐家这么待着也不行啊,这不是依赖心嘛,依赖同修帮助过病业关吗?我不能再这样指望姐姐了,我得回家 做我该做的三件事,家那边还等着我做真相资料,修炼的路得自己走,不能再耽误了,我就决定回家。

我坐下午一点的车到家六点多,路上四点多肚子又开始疼上了,疼的我直冒冷汗,回到家后,丈夫把饭准备好了,我就强忍着吃了点饭,我也没敢跟丈夫说,就進屋盖上棉被躺下了,丈夫过来摸我的头说这不是发烧吗?就给我拿来一杯热水让我喝。过了一个多小时又开始发热了,肚子也没有那么疼了。就全身关节酸痛,我就发正念,我的身体是师父安排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的,怎么能让邪恶干扰迫害呢,“只要提高心性就能过得去,就怕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大法是万能的,只要你坚定的信师信法,一切魔难都能过得去,就是不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才拖了这么长时间的。

我现在的身体比以前还好,能上外面发真相也能上楼了。以前上楼上到四、五层就累的直喘,可现在上五六层也不累,还能连续走五六个单元,还能打真相电话。我走路不方便我就做路车转,我这边技术同修少联系不上,我和同修的打印机出现问题时我就把打印机带到外地姐姐那里找技术同修,修理,我这里耗材不全还贵我就从姐姐那边往回带,一次带几箱坐大客车。我丈夫现在看见我做真相资料也不吱声了,他也做了三退,还写了严正声明,给他护身符他也戴上了,他也看到大法的神奇了。

在实修中,我渐渐的看淡了名利情,脾气也改了,说话不带脏字了,也不骂人了。有什么事忍一下也就过去了,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人世间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物质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是生命永永远远地福份。

在红尘中拼搏,在诱人的现实中,我曾忘记了久远的誓约,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不想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费尽苦心将我唤醒,引导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苦度。

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在这法正人间的最后时刻,在这最后有限的时间里要更加精進,听师尊的话,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兑现自己久远的誓约。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