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包工头的故事:浅谈谁正谁邪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近期,中共又在我所居住区域各学校、公园、单位的宣传栏里展开新一轮的以反“×教”为名的对民众的欺骗洗脑活动。在这里,我将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帮人分辨一下谁是正,谁是邪。

一.“和谐社会”里说真话,做好人带来的巨难

我叫吴柏林,今年65岁,是一名业余律师兼建筑包工头。1988年,我承包了通山县职业中学综合楼的建设工程,这栋大楼有七层,高20多米。基础工程及图纸设计由校方王训华承包,因建筑质量不合格在停工一年后由我接手。我将框架浇灌完毕后发现图纸设计不合理,如果按图纸设计施工的话,基础只能承载三层楼,而校方要求的是建七层。我本着为校方负责,为工程负责的想法,将基础图纸数据及我的看法如实的呈报给校方党委和城建委。没想到我的一句真话、良心话却害的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八十年代地方上有名的万元户、大能人,一夜之间变成负债累累的穷光蛋。

我的这一行为首先得罪的就是前面提到的不良商人,黑社会人渣王训华。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派人强抢我放在工地上的价值好几万的钢材、木材、模板等建筑材料。我报警后,县公安局的人不管,说我们这是民事纠纷。我上诉到县法院,他们却说他们没有侦破权。我奔走于政府,政法委,人大等单位,他们却像踢皮球般把我踢来踢去持续七、八年都没有给我解决任何问题。工地被迫停工几年,利息与日俱增,债主也时常上门要债、打骂,后来银行在向我催还贷款无果的情况下把我告上法庭。

妻子忍受不了这种日子与我离婚,三个孩子疏于照料,一个掉到水里淹死,一个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另一个孩子才十岁大,我为了照顾孩子,又不能出去挣钱。没多久,由于我急恨交加,自己也病倒了。去医院查出肝炎、胃肠炎、偏头痛,痔疮、失眠、类风湿,浑身疼痛。由于长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又患上了食道癌。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要不是看到几个可怜的孩子,我早就去阎王殿报到去了。

在中国,像我这样的冤假错案到处都是,真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别进来。”在那艰难困苦的岁月里,我尝尽了饥寒交迫,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痛苦。想起一位医学专家对我说的话:“你们父女的病,有百万元也不一定能治好。”我的心都凉透了。更让人寒心的是亲人们的无情。我家有兄弟姊妹十一个,没有一家愿意对我们伸一下援手。我的大哥大嫂有时间,我出钱请他们帮我带一下孩子,他们都不肯。这就是中共治下的所谓“和谐”社会。

二.法轮大法救我命,教我做好人

挨到九九年,我幸运的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他对我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说:“你有什么高招能让我转运吗?”他说:“唯一的希望只有法轮功能改变你的命运。”就这样我在他的帮助下了解了法轮大法。我们一起来到了炼功点,这里真是一片祥和,大家见到我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关心我,鼓励我,人人脸上都带着善良真诚的笑容,可我却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啊!

尤其让我感动的是,有一位法轮功老学员,她是一位退休的中学教师,当她了解了我的情况后,竟然提出让我把孩子交给她带,白天她教孩子读书学法炼功,晚上再把孩子带到炼功点来,吃喝不要我出一分钱,还问我:“放心吗?”我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的亲哥嫂给钱都不肯帮我带,而我与您只是萍水相逢,您却要帮我挑这付重担,我该如何报答您啊?”她说:“你要谢就谢我们师父,是他要我们这样做好人的。”

我深深的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之中,心中暗暗发誓:大法这么好!我一定要学大法,好好学来回报师父,回报这些好人!没过多久,我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飞了,患小儿麻痹症的孩子也渐渐的恢复了健康的身体,后来,她还组建了美满的小家庭,还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孩子特别聪明伶俐,在校学习成绩名列前茅,非常优秀。

三.“基督教”被迫害的历史再现,中共邪教原形毕露

在我下决心学炼法轮功没几天,功还没学会,公安局就开始上门骚扰,不准我们集体学法炼功了。中共先是在天津抓了一批法轮功学员,紧接着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4.25”上访。再接着,他们就把黑手伸到了全国各地的炼功点。我们炼功点也不例外。那位帮我带孩子的中学老师也被她们抓去了,自此以后,我就再没见到过这位可敬的大法同修,其他的同修也很难再见面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后,江泽民流氓集团叫嚣要在三个月之内消灭法轮功,还说什么“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毁灭,打死算自杀。”一时间,全国各地犹如文化大革命再现,处处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再后来,中共还伪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还垄断了全国的各种媒体,给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不明真相的世人洗脑,那架势如果不是修正法的修炼人真是要被他们三个月给消灭了。

那时候,我也曾问过自己,该怎么办?还要不要炼下去?然而想想自己这些年所受的罪,吃的苦,想想中共这些年是如何欺压良善,如何把自己折磨的生不如死的,自己几乎是从地狱里走了一遭的人。再想想自己这些时日对法轮功的了解,想想师父在《转法轮》中对弟子的慈悲教导,想想大法同修们的善良真诚。我有何理由放弃选择良善和被救度而屈服于欺压我的流氓中共呢?

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修炼和反迫害的日子里,我被中共绑架五次,三次死里逃生,一次劳教一年半,仅有的一万多元钱财也被这伙流氓抢走了。然而,我始终没向中共流氓低过头。我坚信邪不胜正,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些年来,我再也没吃过一片药,打过一次针,六十几岁的人了身体比年轻时更棒。在此,我也深深的感谢大法和师父的救命之恩,感谢修炼以来大法赐予我的无以言表的殊胜和健康。

十五年来,中共持续不断或明或暗的在全国各地抓打大法修炼者,江泽民和薄熙来活摘几万大法弟子器官的真相震惊全球,令人发指,被全世界的大法修炼者告上了全世界的许多国家的法庭。直到今天,中共在真相已大白于天下的情况下,依然不顾全世界人民的正义呼声,依然恶毒的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到底谁正谁邪,真是一目了然啊!世人们,你们可一定要清醒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