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贵人”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九日】我被邪党非法判刑,在监牢中度过了漫长的九年时光,经历了太多的各种形式的邪恶迫害,在狱中漫长的苦难日子里,也经历了一些苦中有乐的事情。

有一个老年服刑者对我特别关照。那个监区犯人的生活条件极差,据说囚款被狱警的“小伙”贪污了,犯人的食堂称为“大伙”,“大伙”平时主要是吃犯人自种的蔬菜,隔五天开一次肉,伙食差,为了稳定犯人的情绪,狱警允许犯人的家属为犯人邮寄食品和钱物。我刚被非法关押到那里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每当开饭的时候,那个老年服刑人总是把他装在饭盒里蒸熟的腊肉往我碗里夹。

后来他避开包夹我的两个恶犯对我讲,在我去那里的前一天,监区召开犯人大会,说明天监狱入监队要分一个炼法轮功的人来。监区长说:这次从入监队分下来的法轮功人员,多数都是高素质的人才,其中有当教授、讲师的,有在部队当军官的,还有大学生,要求他们不能与法轮功人员私下接触、讲话,“上边”说这些人软硬不吃,是“反改造份子”,会上专门安排两个“改造积极分子”進行包夹、监控。他说见到我的那一刻,看我面相非常善良,行为举止大方礼貌,感觉有一身正气,不像其他犯人一样在狱警面前胆胆突突、点头哈腰的,他说监区长说的话是前后矛盾的,既然是高素质的人才,怎么又邪得很呢?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其他犯人,朝我伸了一下舌头,挤了挤眼睛离开了。

他姓江,以前是个医生,因为医疗事故而被判刑,七十几岁的年纪了,我就叫他老江。他在监区后勤组,我在“大班”,大班上的人员要出工搞生产,每当收工时,老江早已为我准备好了一桶热水,供我洗澡用,那些犯人组长(牢头)和包夹我的恶犯看到后总是流露出一种嫉妒的眼神。据他说,他和狱部某个当官的是亲戚,所以那些恶犯都不敢惹他。

有一天,我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关照,他说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感觉我是冤枉坐牢的,再就是他年轻时遇到过一个懂“易经”算卦的人,那人说他以后有牢狱之灾,会遇到一个“贵人”,虽然他坐牢,却因祸得福,他认定我就是他一直期待的那个“贵人”。

我问他,你怎么确定我是你生命中的贵人呢?他说:我已经七老八十的人了,一生中见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但从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让他感兴趣,而且法轮功对他来说是一个谜,他很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说见到我后,从我的表现看,就怀疑“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他说江泽民可能是个妖类之物转生的,要不怎么会容不下好人、打击善良呢?我告诉他:江泽民是蛤蟆转生,此丑是应劫而生的。他说那我不是和坏蛋一个姓吗?我不干,我要和它分清界限,从今以后我决定改用同音字“姜”姓,周朝时姜子牙斩妖除魔,我以后就姓姜,祖宗在天之灵会理解我的选择的。

我给他讲了八九年邪党镇压学生的事,江泽民是踩着学生和民众的鲜血坐上总书记的位子的,那时政府媒体在电视中报道过一件事,说学生和民众把戒严部队的一个士兵打死后挂在天桥上用火烧,这事件是个专题报道。我问老姜,你相信是真的吗?他说从共产党搞的历次政治运动看,百分之百是假的,他说他经历的太多了。我说:你想一想,戒严部队军纪规定:官兵不准单独行动,都是整班、整排、整连、整营行动,而且是全副武装的,手无寸铁的学生怎么会打死全副武装的士兵呢?如果背后没有当局的安排,又怎么可能有机会挂在天桥上用火烧呢?其他士兵和指挥官都是瞎子不管吗?他说是这个道理。他说他敢肯定“天安门自焚事件”有问题,也是从共产党历次搞运动的手段判断的。我微微一笑,说: “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政法委罗干一伙设计导演的欺骗民众的“伪火”。目地是激起民愤,让人们仇恨法轮功,为進一步镇压制造借口。

光阴似箭,转眼我和老姜在监牢里一晃就呆了三年。有一天,他问我修炼怎么个修法?我告诉老姜,法轮功是佛法,在人类社会道德极其败坏的时候洪传于世,救度处在危险边缘上的迷途众生。他又问,李老师可能就是佛教经书中提到的法轮圣王吧?我微笑着点点头。

我对他说,共产党是真正的邪教,是西方宗教中提到的魔鬼“撒旦”,它是西来幽灵,共产党对世人、特别是对年轻一代的毒害,最严重的就是“无神论”的洗脑,使世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不相信善恶因果报应,导致世人没有内在心法的约束,加速了人类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他说,是呀,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就是敬天地、信神灵的,自从出现共产党以后就邪门了。

他说他也想修炼,但在监狱里没有条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告诉他,修炼是以修心性为主,我平时背诵师父的讲法经文。邪党囚住我的身,但囚不住我的心,也改造不了我的思想。我给他背了一些师父《洪吟》中的诗词和《转法轮》经书中开篇经文《论语》。他从此默记、默背诗词和《论语》。

别看他年纪大,记忆力还挺好,不长时间就记熟了《论语》和师父的五十几首诗词。他表示出狱后要认真修炼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并叫我先把炼功的口诀传给他。

从此以后,他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以前经常腰疼,每晚只能入睡两个小时左右,自从开始学大法后,腰疼好了,每晚上床就入睡,直到第二天凌晨才醒来,身体也很快健壮起来,干活也有劲了。

更神奇的是,他抽了几十年的叶子烟,其烟瘾突然没有了,而且闻到别人抽烟的味儿就反感、发呕。他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佛法的超常。有个“三无”(无接见、无信件、无汇款)犯人说,姜老头把烟戒了,我经济困难也想把烟戒了,可是他嘴上说戒烟,但一看到别人扔掉的烟头,他就忍不住流口水,身不由己伸手去捡。

再后来,我被转到另一个监区。和老姜分别时,他对我说:邪不压正,我相信你不会怕它们的,吉人自有天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