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迁安市委书记成为“阶下囚”的真实原因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迁安市——全国百强县之一,这个拥有七十多万人口的经济强县,二零一四年一月,人们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热议着一个话题:原迁安市委书记范绍慧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经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锒铛入狱。二零一四年五月,有消息称,范绍慧已经被判无期徒刑,还算保住了一条老命。

在此之前,范绍慧已经被抓三次,曾经放出两回。但是,不管怎样,最终等待他的是冰冷的铁窗生活,惨度余生。

(一)

范绍慧,河北省滦南县人,一九五二年三月出生。二零零七年三月开始任迁安市委书记,任职期间胡作非为,包养情妇,巨额贪污受贿,同时残害善良……用老百姓的话讲就是“范绍慧在迁安这几年,没干过好事”。更没有让他想到是,二零一零年一月份离任迁安,就职唐山市人大副主任。随后,就被迁安老百姓追着告状。而且,前一天退休,第二天就被带走,家也已被抄,据说被抄走现金八百万元。

(二)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究竟背后是什么原因,让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市委书记象做梦一般从“人上人”转而成了“阶下囚”?

下面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揭露他成为“阶下囚”的真实原因,“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希望能唤醒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的良知。

范绍慧在迁安任职期间,无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受到各国政府和民众普遍赞誉”的事实,执意追随江氏流氓集团,亲自部署坐镇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迁安市迫害法轮功的形势立刻“黑云压城城欲摧”。

特别是在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夕,在范绍慧的授意下,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起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不到一个月就有四十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非法抄家、罚款,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其惨烈程度超过正常人的想象力。法轮功学员被劫持期间,大部份遭到了恶警的电棍电击、毒打。有的男法轮功学员被电击脊柱、大腿、后背、腋窝、嘴、生殖器等,一电就是几个小时;有的女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用电棍电她们的脖子、胸部、大腿和后背等处,有的学员被电的身体焦糊、起泡。

演示图:电棍电击

例如:女法轮功学员王伟月,二零零七年十月遭绑架后,恶警曾经用电棍电击她的头部、后背、大腿、胳膊、脚心、面部,嘴里被电的满嘴燎泡,长时间不能進食。当时,她的手戴着手铐,两个手被铐在椅子上,因为疼痛和反迫害,她不停地动,被电击了三、四个小时,她的手腕都被勒出血来。

男法轮功学员李青松,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晚被绑架到洗脑班,到十月十五日左右半个月的时间里,曾被三次,手被手铐反背着铐住,按倒在地上,被两名恶警同时用二根电棍长时间电击脖子、脊柱、后腰、臀部、脚趾头、腋窝、嘴,当时他的嘴唇就起了一串大泡,每次被迫害都长达半天的时间。浦永来还将李青松裤子脱掉,电击大腿内侧及生殖器,手铐勒進肉里很深,直流血。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梁秀兰因发放真相资料救人遭绑架,她被带到洗脑班实施酷刑的地方,一个姓杨的扇了梁秀兰一阵耳光,恶警浦永来恶狠狠地说:“整死你算自杀,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曝光我们更愿意,领导好知道我们干工作了。”说着把梁秀兰两只手分别铐在两把椅子上,一人按着不许动,浦永来和另一恶警每人一根电棍不分头脚乱电,她承受不住,头撞在地上,比拳头还大的包起来了,看不见眼睛了,浦永来拽着梁秀兰的头发继续电个不停,电累了,浦永来还睡一觉,梁秀兰的手腕被手铐勒進很深,鲜血直流,手腕马上肿了。

第二天下午,恶警哈福龙又带二个人把梁秀兰带到施刑地方,把梁秀兰双手用一个手铐铐在后面,背朝上,背上放一把椅子,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一个人摁着,剩下两个人一人拿一根电棍,猛电梁秀兰的脖子、乳房,阴道,脚心等处,把梁秀兰折磨的遍体鳞伤,胳膊上,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折磨完梁秀兰后,哈福龙哈哈大笑,找饭店“庆功”去了。

二零零九年,为了唤醒范绍慧的良知、制止行恶,一位善良的大法弟子给范绍慧写了封劝善信,告知迫害佛法(法轮大法就是真正的佛法)的危害和善恶必报的天理。写信的这位大法弟子叫梁秀兰,是迁安市中医院工作的一名护士。

谁知这封劝善信竟惹恼了被权欲和名利冲昏了头脑的范绍慧,立即下令限时调查“此案”,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前后梁秀兰被恶警绑架,她串门去过的大法弟子家也被非法查抄并遭绑架。梁秀兰绝食反迫害四十多天。期间,范绍慧指派两人,专门盯着梁秀兰的案子,还要定时向范绍慧汇报“工作情况”,想重判她。

在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国际护士节”这一天,把当时已经被迫害的不省人事的梁秀兰,劫持到法庭,遭迁安市法院非法审判。在四个小时左右的非法庭审过程中,梁秀兰一动也不会动,生命垂危。最后,迁安市看守所和洗脑班都不敢再留人,怕担责任,法院在非法开完庭后,将梁秀兰的丈夫(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接到法院,用车将梁秀兰他们夫妇送回了家。

然而,范绍慧及国保大队等人并没有罢手,在梁秀兰身体刚刚好转的情况下,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梁秀兰在自家楼下再遭绑架,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初,梁秀兰被冤判八年,至今仍在石家庄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她的老母亲因恐惧和悲愤含冤离世,她的丈夫因患脑血栓失去自理能力,只能长期住在迁安市燕山医院病房,依靠喂养维持生命。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凄凉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

这一幕幕的血淋淋的罪恶,在范绍慧执政期间肆无忌惮的重复上演着。在他任职期间,共绑架大法弟子至少一百人次。其中有十七人被判重刑,最长八年;至少二十六人被劳教;至少四人被开除公职,造成经济损失不可估量。

以上迫害的案例只是在十五年间,迁安市政府及公检法系统非法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因篇幅有限,更多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不能一一详举。

(三)

古今中外,历来残害善良、利用职权整治好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远的不说,薄熙来——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头目之一,在辽宁任职期间,迫害法轮功心狠手辣,深受江泽民的赏识和重用,薄熙来做梦也没想到他昔日手下——迫害法轮功、亲自参与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得力干将王立军,却将他的犯罪材料交给美国领事馆,才使中共再也无法回避薄熙来的犯罪事实、审理此案,尽管薄熙来大量残酷迫害、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从中牟取暴利的罪行还被掩盖着,也没能逃脱无期徒刑的厄运,为什么?因为天理昭昭,疏而不漏,尤其犯下诋毁嫁祸佛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重罪,天神震怒,岂能不报?

在此劝告那些所有正在对法轮大法弟子行恶的人员:立即停止作恶,不要为了眼前的权力和利益而断送自己生命的永远。这是你们最后赎罪的唯一自救之路,

高官落马彰显天意,恶报天惩真实不虚,尽管现在天惩的速度在加快,已经到了最后最后的时刻,但是上天还是要留给那些被动参与者以及所有的中国人一次选择的机会,希望人能顺应天意,在“天灭中共”之际不作邪党的陪葬,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2/原迁安市委书记成为“阶下囚”的真实原因-293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