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约一九九五年,法轮功传入我厂,有缘的职工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们不须任何行政命令,每天利用业余时间,起早摸黑的学法炼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工作兢兢业业,不贪不偷,修心养性,与人为善,深得职工好评。

厂长看到后,很是推崇,鼓励职工都炼,说这样的人越多越好,还专门为法轮功学员提供修炼场所。副厂长还比划着学炼功动作,保卫科长甚至派消防车冲洗集体炼功的场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人心得到逐步归正,成为一块净土。

随之给厂里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厂里经济效益越来越好,各种荣誉纷至沓来,会议室里挂满了奖牌,厂长被评为省劳模、省级中青年专家,职工福利待遇逐步提高。人居环境越来越好,被誉为“花园式”工厂。员工们以厂为家、以厂为荣。各级官员时不时来厂视察,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善良好人不可想象的事发生了,一夜之间,法轮功被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定性为“非法组织”。随后定性逐步升级。

厂领导迫于中共的淫威,也不得不违心的与邪党中央保持“一致”,配合市纪委、政法委、公安、六一零组织,抓捕那些到北京、省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办“转化班”(即“洗脑班”),开揭批会(实则挑起群众斗群众),组织全厂职工收看“殃视”造谣新闻,搞反对法轮功的万人签字活动。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学员非法停工、停薪、撤职、开除党籍。实行“四帮一”监视居住,甚至送去看守所、拘留所、劳教。大有“文革”期间搞迫害似的卷土重来之势。

以前与法轮功学员要好的人,也不敢再与他们来往,视他们为异类,背后指指点点,更不愿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厂各级一把手被定为迫害法轮功的第一责任人。厂长也调转话锋说,都炼功做好人,谁来抓产品质量?有的中层干部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去赌、去嫖、去偷都可以不管,但不能炼法轮功,这是中央的指示。还有甚者说应该象以前杀“会道门”一样杀他一批,看其还炼不炼。看看说这话的人,真是糊涂至极!

为了使这些被邪共媒体欺骗的人不要继续对法轮功犯罪,法轮功学员艰难的给他们讲真相。一位女学员给新任厂长写劝善信,而他将这位学员告到市六一零,非法把她劳教两年,备受折磨;另一位女学员给保卫科长讲不要迫害按“真善忍”修炼佛法的好人,那样会遭报应的。结果反遭其辱骂。

二零零四年,上级强令我厂关闭,机器送钢厂炼钢,全部员工买断工龄(实为失业)。新厂长(原常务副厂长,副处级)官位没坐热就没了;二把手(原三把手)及一名副职進了班房。不多久,保卫科长(五十多岁)一病身亡;全部职工及家小赖以生存的工厂一垮,生活、福利无着落了!员工们不得不四处谋职,连每月五百元低薪的清扫工岗位,都成了香饽饽而一岗难求!

当然,事情也不都是如此。二零零一年迫害最疯狂期间,在一次揭批法轮功的会上,一位正直的干部对这种文革式的揭批做法很反感,他对坐在旁边的上级六一零官员说,你们闲着没事干,专整这些好人,这会我不参加。毅然起身退场。厂子垮后,他很快便被一所大学聘为教授,得了福报。

还有两位科级干部很善良,看穿了邪党的阴谋,暗中维护大法,并退出了邪党组织。厂子垮后,他们被聘为合资企业的高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买断工龄后,凭他们修炼出来的诚善、勤劳及德行,工作非常好找;还有自己当老板的,生意很好,也是普遍现象。

为什么出现上述鲜明的反差?在正邪面前,在善恶面前,看看他们的选择,就不难理解。看看啊,昔日狂极一时的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江泽民、罗干之流及其追随者,有在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的,有因贪腐落马的,有因各种原因非正常死亡的,数不胜数。六一零的职位甚至被公认为是“死亡职位”。

由此看来,每个人都应该有个最起码的普世善恶的标准,并以此为依据做出明智的选择。现今,人们就在面对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每个人都得用自己的言行做出选择。不管是谁,哪怕是迫害过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邪共人员,只要弃恶从善,在天灭作恶多端的中共邪党之前,退出中共,就是在选择拥有未来;否则,就将失去生命的永远。切莫机缘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