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和发现“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六日】

婆媳关系中修“忍”

原来很融洽的婆媳关系忽然变得紧张起来,弄得我不知所措。无论我怎么做,是为她好而做,情况就是不见改善,太难受了。心想我不是一般人,不能去跟她理论,那么我就“忍”吧。表面上“忍”了,心里却翻江倒海:“为什么这样对我呀?”在无人处,时不时的用眼泪冲刷委屈。每天也学法,可就是不找自己。

一天儿子说:“不知道你忍啥。”这是师父用儿子的嘴点我。是呀,我忍啥呢?我真的“忍”了么?牢骚满腹,一肚子委屈。师父说:“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我表面不说,心里犯嘀咕,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习惯。师父说:“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2]我自己把不说话当成“忍”了。

本来女人生孩子这件大事,媳妇可能希望自己的母亲在身边,她才随便些更舒服些。这个基本常识在我强烈执著自己能干的前提下,却浑然不知,根本没有考虑媳妇的想法。还自认为是证实大法,因为是修炼了才身体好,才有精力照顾她。可是基点是从我出发,证实的是自己,而不是设身处地的完全替她着想,结果是自己的能干没有解决媳妇的心理需求,给她带来了痛苦。

认识到了,我当着亲家母的面表示了由于我考虑不周给孩子带来的苦恼深表歉意。悟到自己的问题,关系自然就融洽了。

后来和母亲的关系上表现的更强烈了。修炼前,我是吃一点好吃的都想给母亲。什么都惦记着她。由于母亲不支持我修炼,对我的行为稍有指责,我就反感,她说话我也不爱听。表面上还得装,因为她是母亲,我得“忍”。可是内心总在问:“为什么这样难受?总有要爆发而压不住的感觉?”后来真抑制不住了,不让碰,一说就炸,完了就后悔,事情来时还控制不住,不顾忌的大声发泄,这已经是魔性大爆发了,很苦恼。在法中我知道可能我欠的太多,那就还吧。师父说:“我经常讲遇到什么问题都要想自己,哪怕这个问题与你没关系,你看到了你都要想一想自己,我说在前進路上没有能挡住你的。”[3]

终于有一天我认真的找了一下自己,发现在母亲的问题上我有那么多人心:怨恨心、争斗心、瞧不起人的心、不愿让人说的心、愿意听好听的心、以自己观念去要求别人的心、烦人的心、抱怨心,妒嫉心、求名的心、利益心,再加上亲情搅合在一起,困扰了我这么多年。现在看来,在这种亲情关系的掩盖下,我无所顾忌的表演,把执著暴露的无遗,很多时候的不痛快和心情的波澜起伏,原来出自我的执著心,当我正视它们的时候,也就是它们解体的时候了。是师父帮我把它们摘掉了。我体验到此时的快乐和舒畅,这可能就是没有执著心带来的吧。感谢母亲对我的帮助,谢谢她老人家。

修炼太好了!这其中我还体会到,顾虑心和怕心也可以达到表面的“忍”,但不可维持,这是人心狡猾的表现,是为私的;而修炼者的“忍”是真的触及到切身利益和切身感受时能做到不为之所动,是为他的。忍不是强忍,不需要克制,是自然做到的,别人看来我忍了,其实对自己而言是对问题的一种认识程度的表现,也就是一种境界的体现吧。如果真的达到一个修炼者应有的状态,名利情全放下的时候还有“忍”的问题了吗?当我写到这,我想到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4],那该是多么无比洪大、慈悲、包容一切呀,就我目前的层次还无法想象。我要成为那样的人。

发现“自我”

一个老年同修想让我到她家去,我还有其它事就没去,她告诉了我她家的位置,我认为很清楚了,并说有机会就去。一天在菜市场看到她,简言几句就分开了。当我到另一摊位一回头,她还在我身旁,那眼神好象让我到她家去,我跟她说我还有别的事就又分手了。过后同修那期待的目光不时出现在我脑中,我决定去她家。我选定一个在她家学法的日子,认为差不多学完的时间,我去了。到了我认为的地方,门敲不开,又敲一家,一个男声告诉不是。我就在外面等,因为学完法会有同修出来,我确信方位应该对。一直等了近一个小时,那是冬天,我冻得够呛,总不能这样等下去,回走吧。我没有心思坐车,边走边想,人家让去时就执著自己要办的事、自己的安排而不去,想当然的认为自己知道了她家的住处,结果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又挨着冻,这不是自己的“自以为是”带来的吗?这不就是“自我”的表现吗?

今天我抓着它了。这个“自我”就是要在人中表现很强,愿意听好听的,表现的怎么能干,怎么行;在关键时刻,“自我”又保护起来,怕受到伤害,为了不受到伤害,不受到指责,“他会掩盖,而且他会用掩盖来掩盖那个心。”[3]找到这,原以为自己私心不多,是“自我”感觉良好哇,其实很多人心都源于这个我,这个私。晚上做梦我推着两个漂亮的小包装箱放在靠墙边架子上一个合适的地方,心里还想这样看不出来。现在悟到是把“私”和“我”包装起来隐藏起来了,掩盖的很深,保护的也很好,不去碰它,把它当成了真我,很多时候不能按师父说的去做,美其名曰“顺其自然”而不能在法中精進。我要去掉一切人心执著,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