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城隍爷爷丢了一只靴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小时候听父亲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一个城隍庙。一天看庙人一早上就把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随即又去了正庭。又是扫又是擦。整理得一尘不沾。刚刚拿起拂尘走到神像前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怎么城隍爷爷只剩下一只靴子了?于是汇报了管事的人。几个管事的都到了大庭。照例出事先占卜。看庙人便跪在了神像前祷告了一阵子,顺手捧起竹签筒摇晃了几下,便抽出一个竹签,上边写着这样的字迹:

头顶一只靴
身披蓑啦蓑
天下毛细雨
黑猪越路过
(抽肠而死)

在场人看得清清楚楚的字迹,但谁也不解其意。事情也暂时搁下了。

却说就在城隍庙邻近的村子里有一个名叫江三的人。其人生来懒惰、游手好闲,不干正事。幸亏家底还算不错,父母操办给他娶了妻室,若是安分守己的人,日子还是满可以过的。但因江三不务正业,整天不是抽大烟就是赌博、下馆子。过了不多久,仅有的几亩地和几间挺大的房子卖了个净光。只剩下两间如看瓜的破草房。靠母亲和妻子打草鞋、编织蓑衣糊口度日。

父母好言相劝,要做个好人,行善事,积福德,老天会保佑的。江三哪能听进这些话,不但不听规劝,没钱花了竟打起父母、妻子来了。压不住火时还骂街、骂四邻。一气之下父母相继归了天。妻子如果不是因女人三从四德的束缚,也早一走了之了。于是江三也成了流落街头的叫花子。饿了去饭摊寻点饭渣菜汤充饥,冷了蹲锅框子(市场卖饭菜的锅框子),落了个衣不遮体、面色憔悴。夏天的日子还好过点儿,可是已到深秋季节了,如何过?

一天逢节日庙会,人多之际,江三也混了进去,瞅了一圈也未发现值钱的东西,于是趁上庙人跪拜时,便偷了城隍爷爷的一只靴子,夹在怀里溜了出去。回到家里妻子见他带回一只黑丝靴,心想这不是凡事,但她也无可奈何。天不由人已到了很冷的季节了。妻子想这只黑丝靴能做啥呢?衣裳料不够,便改制了一顶瓜皮帽,江三戴在头上还添了几分神气。

一天傍晚,靠捡饭渣剩菜吃的江三闹肚子,来不及上厕所,便在路边蹲了下来。此时天上正下毛毛细雨,他蹲了好一阵子,正巧这时跑来了一只散养的吃惯了屎的小黑猪崽,一口咬住了江三脱肛的肠子,抽了个满地,惨不忍睹的场面令人心碎。街口聚集一大伙说三道四的人。看庙人也闻讯赶来了。见这惨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回忆起竹签上的字:

头顶一只靴
身披蓑啦蓑
天下毛细雨
黑猪越路过
(抽肠而死)

回想这简短的一段真实故事,我深有感触。自古以来我们的祖先一直以行善事、积善德、得福报一代代往下传,维系着人们的道德规范,使人类延续到今天。然而时至今日社会道德风尚在一日千里的下滑。使还存有良知善念的人们多么的痛心和担忧?有些人肆无忌惮的疯狂,不计后果的干着坏事、丑事以致丧尽天良……。善念、道德、良知全无。好似不懂什么教训、借鉴。干着自己毁灭自己的勾当,却无动于衷。老天是公平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早已开始兑现了吗?不知方向的人们啊,要暂停脚步略加思索,辨明方向再走。道路会越走越宽,越走越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