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得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在海外得法的学员。

二零零四年初,在海外读书的女儿回国,说她炼了法轮功。那时全家都听信了共产党对法轮功的造谣谎言,心里很害怕。在亲友面前,她爸让她说不炼了,她不说,我说你爸有病,你就说不炼了,别让他气坏了,回去再炼,我们也看不见、不知道。她说不能那样做,我气得还差点打了她。

二零零四年那一年,女儿毕业了。当时毕业的华人学生很多,工作不好找,女儿的护照快到期了,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得回国,我很担心。但是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她就找到了工作,还是美国一个大的电脑公司,而且没到两个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转成正式员工,一切如此顺利。我想共产党说法轮功是×教,如果是真的话,那孩子一定会走邪路,那为什么这一切都这么顺呢?我听说国外炼法轮功的都是高学历的人,他们为什么都炼呢?我决定自己亲自去看看。

二零零五年初我到了国外,第二天女儿让我跟她一起去炼法轮功,我想这不是国内,去就去。我以前练过很多气功,我倒要看看这功怎么样。四套动功很简单,我一会儿就学会了。炼完功后牙就疼了,女儿说恭喜你,师父管你了。当时我并不理解(那是师父在为我调整身体)。第二天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我虽然天目看不见,但我明显感到有一个法轮一会儿在我两臂之间来回转,似乎都能听到呼呼的声音,一会儿法轮又从头到小腿上下转,非常明显,非常舒服(后来知道那是法轮在调整我的身体),炼第四套功法时,感到全身的血液在沸腾,动作虽然是缓、慢、圆,可我却炼出一身汗,我感到这功法太好了,过去的那些气功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我去国外时带了半书包药,我解大便困难,所有的通便药我全都吃过,不吃药别想解大便,后来检查确诊为直肠内膜套叠,必须手术。我还患有颈椎病,因脑供血不足,经常头晕。还有干眼病,看一会书就难受,眼药不离手,慢性咽炎,晚上不吃药别想睡觉,牙周炎经常性牙疼。炼功一周后,奇迹出现了,这些症状全没了,不吃药也能大便了,二十多年的顽疾一下没了,头也不晕了,头脑特别清醒。炼功以前,我开车从天津去北京,半路上必须休息一会儿,否则睁不开眼。炼功后的二零零八年,我驱车去山东潍坊,七百多公里的路程,我一个人开了九个多小时,坐车的人都累了,我还很精神,那时我已是六十岁的老太太了。晚上睡觉也不用吃药了,牙也不疼了,那种舒服高兴的心情无法言表,我从心底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使我彻底摆脱了这些病痛。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如果大家都炼,得给国家省多少医药费啊,关键是少受多少罪啊!

原计划我到国外得好好玩玩,这一下没心思玩了,每天除了做饭吃饭,就是看书,我把《转法轮》和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全看了,看完后我就觉得师父太正了,现在的人想的就是钱,为了钱不择手段什么都敢干,而师父却说:“来学我们的功,只要你想学,那么你就来学,我们可以对你负责任,分文不取的。”[1]师父的每篇文章都在教我们修“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先考虑别人,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遇事先想自己哪里没做好,要修自己,让我们在哪都要做个好人。这不就是让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吗!共产党反对“真、善、忍”,它必定搞的是“假恶斗”,所以在中国当官的才贪污腐化,在市场上才有假酒,毒奶粉,为了多赚钱,给蔬菜水果施大剂量的化肥或催熟剂等有害物质,环境污染等,在中国吃的东西哪个能保证是安全的呢?很少。这些它不管,却到处抓修真善忍的好人,这不颠倒黑白了吗?

在国外我赶上开法会,开始我又想去又不敢去,想去是因为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提高的好机会,不敢去是因为我马上要回国,怕遇上特务。我经历了共产党的多次运动,我深知共产党阴险、恶毒的手段,怕回国被抓,那时我真感到,看来好象中国人有人身自由,其实思想却被关在共产党的牢笼里,自己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因我学了师父的大法有了正念,同时老学员也鼓励我,去掉了怕心。我不但参加了法会,我还决心回国以后也一定要坚定的修下去。在国外我看到,有些大陆人虽来到国外,由于内心的恐惧,连法轮功学员的传单都不敢接,更不敢看,一个政党把自己的人民恐吓到这种程度,它不邪恶吗?其实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