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武陵监狱暴行:吊在铁杆上暴打、灌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黄佑军,四十二岁,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在湖南省岳阳市钱粮湖镇层山纸厂务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开始迫害后,纸厂破产,黄佑军只得只身去岳阳楼区自谋职业营生。他因修炼法轮功曾在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关入监狱迫害,以下是他自述此期间的遭遇。

被殴打致昏死

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岳阳市君山区国保大队向岳华、姜仁武等伙同采桑湖镇派出所所长沈文欣、教导员段德良、当时钱粮湖镇司法所所长彭建民等十多名恶警将我从租房中劫持到岳阳某宾馆并调来恶徒赵文华和沈文欣对我非法严刑逼供。段德良直击我面门一拳,致使我鼻孔血流如注,而后赵文华把我手脚双双捆绑,吊在窗户上。他们竟然用脚不停的蹬踹我头部,致使我昏死很长时间。当我从昏迷中苏醒恢复知觉时,发现是躺在地板上,此时他们还威逼要我交代所谓的“违法”事实。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岳阳看守所:土铐子铐、野蛮灌食

而后他们把我劫持到岳阳看守所,恶警们使用的是看守所的土铐子,我被铐三天三夜,两手被铐得肿起老高,痛苦得难以入睡。我绝食抗议他们的不法行为,要求无罪释放,他们竟把我绑在门板镣铐上进行野蛮灌食,真是痛不欲生。后来又用土铐子铐了我十三个日日夜夜,这时我的两手提抬不起了。几天后被岳阳楼区法院枉判五年徒刑。同时被劫持的还有赵群兰、许功元二位女士,她们也遭到恶徒们的殴打与土铐子折磨,尤其许功元体型较胖,恶警指使犯人任德福竟强力铐进双手,被弄得鲜血直流,疼痛万分。

常德武陵监狱的暴力迫害:吊在铁杆上暴打、灌水

辗转押送到津市监狱过渡两个月后,我就被劫持去了常德武陵监狱。他们企图转化我放弃修炼,为达目的,把我连续“严管”三个月,日以继夜,饥肠辘辘,还被戴上一副六、七十斤重的铁铐,整个人折磨的脱了人形,尤其狱警张新华嚣张凶狂,大打出手,破口大骂家常便饭。

二零一一年四月,监狱再一次对大法弟子暴力迫害,他们对服刑人员说是“教育、挽救”,实则是残酷折磨。到七月份我被劫持到牢中牢四十天,不让睡觉,不让靠墙站,被强行看诽谤大法的光碟和书籍,并要按照要求写所谓心得体会。不听从即拳打脚踢,致使我两腿肿起,上厕所也不能下蹲。他们并且用床单撕成的布条把我的手脚双双捆起,蒙上眼睛,吊在铁杆上,他们一哄而上,拳打脚踢持续几个小时,哪把当人看!有一次两个歹徒按住我的双手和头部,再一个歹徒不停的向脸部冲水,连续几个小时,耳朵都灌进水了,后来耳里出脓了,至今还留下遗患。

酷刑演示:吊挂毒打
酷刑演示:吊挂毒打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狱警张毅脱下外服,指使四个恶徒按住我,双手用警棒全力暴打,打的我整个臀部青紫疼肿,行走艰难。他还经常喝酒,酒后故意找麻烦行凶打我。一次我用手搪了一下,欲不让其打,他就诬控我是袭警,还指使服刑犯罪人员作伪证签字,指控我袭警,将我关押严管十五天。而他们冠冕堂皇地话为“春风化雨”!

这五年也正是我年富力强的青春年华,在冤狱中度过,更为痛惜的是我损失了宝贵的救人时间。

我的受迫害记述,也只能谈及冰山一角,在此仅以曝光邪党的真面目,让可贵的同胞们了解真相,明善恶,共同制止迫害。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