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礼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汉初三杰之一的张良在年轻求学的时候,有一天他路过圯桥,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故意把鞋子踢落桥下,老头叫住张良说:“小子,给我把鞋捡起来。”张良走到桥下,捡起鞋子还给老头。老头傲慢地说:“给我穿上。”于是张良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把鞋子给老头穿上。如此三次,张良毫无倨傲怠慢之心。

这老头乃是神仙黄石公,他看张良守礼,约张良五日后还在这里相见,因张良前两次约会迟到,黄石公担心他不够勤勉,又教训他:“与老人约会,你迟到,这是为什么?”张良悔其过,第三次彻夜等在桥上,黄石公就传给他天书,使他成为安邦定国的栋梁。

这就是成语故事《圯桥三进履》,张良由于尚礼崇德、涵养深厚,才能得到黄石公的青睐。《圯桥三进履》的故事在《西游记》中还令不听教诲、想要在取经路上半途而废的孙悟空顿悟其理,终于保着唐僧取得真经,他自己也修炼成佛。在历史上像这样尚礼崇德的故事还有《程门立雪》、《三顾茅庐》、《孔融让梨》等。

《春秋左传正义•定公十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中国自古就被称为“衣冠上国、礼仪之邦”。“礼”是华夏文化的首要特点,也是六艺之首。《说文》中讲:“礼,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礼”最首先最主要的作用是要表达对天地神明的敬;对祖宗的诚;在社会生活中人与人交往的谦与和。

中国的礼仪文化可追溯到尧命舜推行的“五典之教”。舜时主管教育的官职有三,其一为司徒,负责“敬敷五教”;其二为秩宗,负责“典朕三礼”;其三为典乐,负责“教胄子”。“五教”即五常之教,指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所谓“三礼”,即天神、地祗、人鬼之礼。孔子认为“乐”应该“哀而不伤,乐而不淫”,起到净化心灵、陶冶情操的作用。

十八世纪几位著名的大思想家:英国的坦布尔、法国的伏尔泰、德国的莱布尼兹和沃尔夫等都对以礼仪为主要内容的孔子学说很推崇。礼文化更带来大唐朝万国来朝的盛况。

自中共篡政以来,为了建立起它自己的一套“党文化”体系,不惜通过一次又一次政治运动摧毁传统文化。

中共利用暴政毁坏了传统文化、篡改了历史,封闭了人们了解外界的一切途径,利用御用文人建立起“党文化”体系,并通过其控制下的教育与媒体、文艺作品达到“党文化”一统天下。

中共的特点是“假、恶、斗”,它推行的“党文化”就是集谎言欺骗、恶毒残暴、歌颂暴政、鼓吹斗争哲学为一体的一种文化。传统文化让人以礼敬天地,它宣传“无神论”,提出要改造山河,结果破坏了人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使各种天灾人祸不断。由于中共的封闭和对话语权的绝对控制,给中国人造成种种错觉,比如认为“信神敬天”是封建迷信,“无神论”、“进化论”是世人皆信的真理;当听说科技发达的美国百分之八十的公民都信仰“有神论”感到不可思议。

中共对礼制的破坏

“礼”规定了上下、尊卑、亲疏、长幼之间的关系,维护着道德的稳定和社会的公平。一提到“上下”、“尊卑”,中共治下的、受党文化洗脑的中国大陆人就会马上联想到“不公平”,“封建礼教是维护阶级统治的工具”、“吃人的礼教”等等。其实“尊卑”并不意味着“剥削欺压”,在严格的道德约束下,作为“尊”者,对下级、下一辈仁爱、保护,下级对上级忠行谏言,是和谐顺承的社会关系。比如为了出行安全,人人都要遵守交通规则,交警的职责就是指挥交通。按照中共的逻辑,交通规则也是约束、束缚人的,不应该听交警的指挥,这样不公平,这完全是罔顾事实的片面之词。为了破坏礼制,它就是这样混淆视听的,完全不顾礼制制定的社会秩序所起到的作用。

岂知真正吃人、剥削、欺压的统治工具是中共的“党文化”,它制造出吃特供、贪污腐败、贪淫好色、强奸民意、不知羞耻的一大批又一大批“特权阶层”,使中国老百姓陷入死不起、活不了、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的危困境地。同时,受“党文化”灌输教育出来的人普遍粗俗、野蛮、行为低下,中国人的形象被破坏殆尽,“礼仪之邦”不再。

传统文化让人不忘祖先不忘本,“党文化”却让人们数典忘祖,砸孔庙、掘祖坟,让人们只能信马列邪说,致使礼崩乐坏,道德急速下滑。忘记祖先,加入中共组织,成为马列子孙,不就是亡国奴吗?须知中共宣扬的“热爱祖国”其实就是为了混淆党与国的概念,对于祖国的山河、文化、文物古迹它是一并破坏的,祖国的国土它是肆意出卖的。

传统礼教让人谦敬礼让,“党文化”让人狂妄自大自私自利,什么“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战天斗地”,什么“无情打击”、“大胆揭发”,让人与人失去信任,人人为近敌。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交际圈里假情假意、互相利用,令人忧心忡忡的是,国人还以为举世皆然,在做这些的时候昏昏然毫无犯罪感。

中共对礼仪的破坏

这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传统礼仪,人与人见面互相鞠躬、作揖,女士行礼要屈膝,表示低姿态,表示对他人的尊敬和自谦。现在中国的孩子,小学生见面要行中共的礼——队礼,分明就是抬手打人的动作。加入中共、成为中共党员要举着拳头发誓,也是预备打人的动作。也就是在这种“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的斗争哲学教育下,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的一幕幕人伦惨剧。

中国的所有传统节日,大年、清明节、端午节、重阳节等等都与祀天神、祭地祗、享宗庙有关。礼仪深入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结婚、殡葬、成年等等都有相应的礼仪,这些礼仪中包含着对自然、人生、家庭、社会的认识与责任。中共篡政后,马上将这一切列入“封建迷信、愚昧落后”,让人结婚再不拜天地父母,而是要拜邪党的党魁。传统的节日失去内涵,现在人们过年都觉得没意思,是啊,失去节日的内涵,当节日只剩下吃的时候,谁还去重视呢?

中共对乐的破坏

说到“乐”,中共更是将中国的传统礼乐破坏殆尽,偷梁换柱全部篡改成歌颂中共、宣扬仇恨的歌曲,激发人浮躁、激昂、争斗的情绪,随着它一起干坏事,比如人们都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如玉的君子,中共却灌输给孩子屠戮、战斗,每每校园里响起《红星照我去战斗》、“奋勇杀白匪”的《小号手之歌》,我们的家长、老师可知道,这不正是种下校园暴力、以及摧毁孩子原本善良本性的祸根吗?除了对中共阿谀的主旋律以外,仅剩的一点点空间,也被靡靡之音、颓废音乐所占据。庄严、高妙、正大的黄钟大吕被废。

由此可见,中共的邪恶“党文化”与传统礼教是善与恶的对立,是水与火的不相容。中共在诋毁传统礼教时还讲,传统礼教已经过时了,让人们都随着它与时俱进。其实这也是蒙蔽视听的鬼话,那些继承中国传统礼教的国家,如韩国、日本,那里的人们就落后了吗?人家就没法过日子了吗?

时至今日,中共对法轮功及学员持续十五年的迫害,也是出于惧怕“真、善、忍”的道德力量,怕中共的那一套不灵了,人们都回归尚礼崇德,邪党也就失去生存的空间。

中共为了延续暴政统治,毁坏传统礼教,宣扬“党文化”、打压法轮功带来的恶果,本文不能一一尽述。大纪元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九评共产党》系统揭示了中共及邪恶党文化,对于人们看清中共本质、清除“党文化”毒素、退出中共组织、恢复华夏传统礼教有着重大的意义。更是事关华夏民族存与亡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