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石市警察伙同社区人员入室抢劫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黄石市黄石港区政法委610操控黄石港公安分局国安、国保八、九人成群结伙私闯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芬家,打家劫舍,并造成她胳膊抬不起来,到现在两个多月还很痛。

当时行恶的中共人员有:分局马祖辉、黄印村片警徐兴跃、社区主任王春芳等,有穿便衣,有穿民警服的,没有任何证件和法律程序。

以下是根据张淑芬本人口述整理的: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晚九点多钟,他们在我家门外,以诱骗手段,叫其中一人谎称是我大女儿刘虹的同学,是刘虹带东西回来叫他开门。我正在房里看书,突然听到有人叫开门,我门还没完全打开,一群恶人就冲进来了,两个年轻的暴徒立即将我双手扭到身背后,按倒在沙发上,左右两边胳膊强力压着我动不了。导致我的左肩肿起十几个乌黑伤驼子,右胳膊拐骨疼痛很厉害,胳膊抬不起来,到现在两个多月还很痛。

说他们像土匪一点不夸张,我家的穿衣柜、大衣柜、五屉柜、书柜、食品柜,连放棉被的暗阁楼都被他们乱翻找遍,木箱、纸箱都翻个底朝天,满地都是衣物家什,乱七八糟、杂乱不堪。他们抢走了我们师父的大法像和《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天音光盘,还有笔记本电脑、电子书、播放器、智能手机、二零一四年台历、挂历、法轮章、破网软件、神韵光盘和其它真相光盘、《明慧周刊》,还有真相币二十元、十元、五元、四百元、没印字连号的钱币二百元,共计六百元。

这帮恶人的行为,直接违犯《宪法》、《刑法》和《国际人权公约》等法律。

一个月后,我于五月十四号上午八点三十分去黄印村社区找中共支部书记赵璇(女)要回被他们抢去的财产。赵璇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她说,练其它的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炼法轮功;再说没有东西了,已经全销掉了。我和赵璇讲真相,她不听,把我推给一个姓胡的,姓胡的又把我推给片警徐兴跃。我跟片警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发火叫什么队长把我送到黄石港公安分局,扬言要关我十天,说我闹事,恐吓我。后来中共支部正书记叫一姓胡的(女)送我回家,叫下星期一到黄石港公安分局去。

我于五月十九日(星期一)去了黄石港公安分局,值班的问我找谁?我说找政法委、610的人。他说这里没有政法委、610,叫我到黄石港政府去才有政法委、610。我从一楼找到五楼,五楼有人叫我找黄印村片警徐兴跃,是他负责。

我第二次到黄印村徐兴跃不在。我第三次找赵璇讲真相,没等讲几句王春芳出来干扰,叫我不要讲,不要找黄印村社区,叫我直接找黄石港公安分局,并说上面吩咐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我,还要办洗脑班,叫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别动。王春芳口口声声叫我找公安分局。我问她找谁,姓什么,叫什么?她什么人都不说。

后来徐兴跃叫我找分局马祖辉。我第三次找马祖辉,办公的说没有马祖辉,有的说在四楼,推开门一问,说马祖辉出差才上车,有的说在五楼,上到五楼一看什么人都没有,门都锁着。

这帮中共人员就这样互相推脱,三番五次地从黄印社区、黄石港区政府、公安分局上下左右推来推去,从一楼至五楼反复地把我这个六十八岁的老人象推磨一样推来推去。可我再苦还要坚持给他们讲真相,为了让他们能留下一个好的未来。

现在正是每个生命自己抉择的紧急关头!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退出党团队,主动立功赎罪,才是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