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命的最后一次灌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被冤狱折磨十二年的昔日教委干部里玉书走出黑牢,回到了阔别十二年的家乡阿木尔。

可是,迎来的是阿木尔林业局单位官员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监视、监控。一周后,里玉书突然出现半边身体歪斜,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这不禁让她想起了出狱当天的最后一次野蛮灌食。

里玉书被迫害前的照片
里玉书被迫害前的照片
冤狱回来的里玉书:脸、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觉流口水
冤狱回来的里玉书:脸、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觉流口水

里玉书刚回家时骨瘦如柴,一周后突然全身浮肿
里玉书刚回家时骨瘦如柴,一周后突然全身浮肿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里玉书在出监狱的前一天,监狱已经定下了里玉书走的当天,即五月十八日,不再灌食。可是,五月十八日,就在里玉书即将出狱的早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没有放过她,仍然给里玉书进行了最后一次野蛮灌食。

当时,连当班的警察都很奇怪的说:“不是今天不灌了吗?”经常给里玉书灌食的犯护们也感到奇怪说:“不再灌了,怎么突然又给灌食?”

里玉书本人及其亲朋好友都怀疑: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里玉书临回家的当天灌食中,给里玉书灌了损害身体的药物,这是发生在许多法轮功学员身上的事实。

十二年的冤狱,十年不间断地野蛮灌食,每天灌食三次,每次灌食,里玉书都是从死亡线上活过来。

如今,里玉书已经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折磨的骨瘦如柴,伤痕累累,本想能得到家乡人的卫护,没想到迎来的却是林业局、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每时每刻的跟踪监视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离狱前的毒害。

从五月二十六日开始,也就是里玉书出狱一个星期后,她突然站不起来了,站着就摔跟头,半个身子不好使,嘴和脸都歪斜,里玉书爬着去厕所,来回在地上爬,上不了床。

此时,恶人安装在她家里监控摄像头都能看到里玉书来回在地上爬。正义的常人都气愤不过,找到监视的那些人指责说:“好好的人,给人家迫害十二年,回来还整天整宿的看着,共产邪党哪有人权哪?!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给整这样式的了。你们给整这样式的了,怎么不管了呢?人在地上爬,怎么不管了呢!”

亲朋好友提出送里玉书去医院,那些监控的人都说:“我们也做不了主。”他们马上向上级请示,一看人都这样了,层层领导们都怕担责任,都回避,都偷偷地溜了。

后来,里玉书身体几秒钟就不自觉地摇动、颤抖,半边身子不会动,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觉地流口水,从舌头一直到下巴都发木发麻,不好使,耳朵听不太清楚,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东西,身体浮肿,得两个人抱着穿衣服、脱衣服,抱着上床。

里玉书浮肿的腿、脚,及在阿木尔被中共人员监控下摔伤的痕迹

十年的野蛮灌食残害,里玉书的呼吸道、鼻道、食道都伤痕累累,肿的满满的,插管子都插不进去了,一插管子就折过来,一插管子就折过来了,多少个人都插不了,灌不了,可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就是草菅人命,不顾法轮功学员的死活,就是硬灌。

现在,里玉书回家已经一个多月了,吃饭咽不下去,喝水下咽也有些困难。

优秀教育工作者

里玉书女士,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阿木尔,今年六十四岁,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任大兴安阿木尔林业局教委书记。里玉书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曾身患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以后,她遵照真善忍做好人,身患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

里玉书为人正直、无私,很有才华,她写的毛笔书法,特别是书写的隶书,比电脑打出来的还好;她还擅长于刻章,她刻章时不用草稿和样子,随手就刻,雕刻的作品很受人喜爱。里玉书工作兢兢业业,成绩突出。她凭着她的才华、实干,受到林业局的重视,她由普通教师升为校长,教育局主任,又提升为教育局书记。她不收别人的贿赂,不要学生家长的钱财,看到别人有困难总是无偿的帮助。

在中共十五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里玉书多次被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里玉书被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再次被绑架后,被加格达奇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里玉书拒绝放弃 “真善忍”信仰,曾被非法关押在小号,遭到长期捆绑、拳打脚踢、笤帚砸脸、扣地环,种种酷刑折磨,她被狱方折磨性灌食摧残长达十年之久,被迫害的瘦骨嶙峋……(详情请见十一年牢狱摧残-原教委干部生死不明

十几年扣押工资 断生活来源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阿木尔公安局内保科的两个警察,借口说给里玉书“解决困难”,来到里玉书的住处。里玉书对他们说:“我没去医院住院的原因是我看大法书了。”“要说我有困难,我还真有困难,就缺钱,公安局在我被劳教期间,勒索我丈夫三千元钱,理由是:是凡阿木尔的法轮功学员出走就罚我。这钱必须还我,是我的钱。”他们答应回去跟领导反映。

里玉书自从一九六九年开始从事教育工作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份退二线企业内退,所谓内退就是把职位倒出来,一切待遇包括工资与上班一样开支。可是,里玉书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被绑架关押几次,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八日,被加格达奇公安局非法关押,冤判十二年。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现在,有关部门没给里玉书开过工资,现在里玉书回来了,仍不给她开工资。

里玉书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恶警贾文君将她的钱卡收去,用她的钱买奶粉、糖、蜂蜜,每月三百元左右,共花掉里玉书四千多元,贾文君还用里玉书的钱买药,一瓶脂肪三百元,买了二次,共买二十瓶。还让里玉书的丈夫给里玉书买药,每瓶五十元,买了十六瓶,扣里玉书卡上的钱,买药花了七千多元,加上买奶粉钱,卡上花去里玉书一万多元钱。里玉书多年工资积蓄全花光了,现在,里玉书没有任何生活来源。

里玉书在一九九九年被中共绑架迫害前,还是一位身体健壮仅仅五十岁的中年人,可是在中共邪党十五年的酷刑摧残下,里玉书已经被迫害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六十五岁的老人。

家人的苦难

里玉书被绑架判刑后,她的家庭上演了中共邪党一手制造的人间悲剧,今年已经九十岁的公爹一只眼睛失明,婆婆得了直肠癌,坐着轮椅,生活不能自理。里玉书的丈夫得了肝病,多年来为里玉书到各个部门申诉,积劳成疾,病情不能得到及时救治,他整天盼着里玉书回来,可是漫长的十五年,他实在等不下去了,在二零一三年秋天含冤离世,临死也没看到里玉书一眼。

里玉书七十九岁的娘家嫂子几次坐火车来往于大兴安岭和哈尔滨,去黑龙江女子监狱看望里玉书,可是老人哪次都是失望而归。

冤狱回家 中共跟踪、监视、刁难的恶戏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里玉书走出监狱,颠簸一天多,于五月十九日回到家乡,没想到里玉书出了大监狱,又象进了个小监狱,阿木尔林业局、政法委对她二十四小时监控跟踪。

阿木尔林业局所有单位的领导全都排班,二十四小时轮班对里玉书跟踪监控,里玉书家楼前楼后,都有监控车,里面坐着几个人,轮班二十四小时在楼门口监控,里玉书有一点儿动静,他们就层层汇报、请示。

里玉书去哪里,他们就紧紧地跟到哪里。一次,里玉书要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监视的几个人也紧紧地跟着进屋,里玉书说:“我得跟她学法呀!”他们说:“你们学,我们在这儿等着。”几个人就坐在那儿紧紧的盯着,里玉书走,他们也跟着走。

知情人士说,在里玉书回家前,阿木尔林业局借口给里玉书维修房子之机,在里玉书家楼门洞从一楼到二楼(里玉书家在二楼)走廊里,各个角度安装了九个微型摄像头,在里玉书屋里,安装了窃听器和监控器。

一天,一个朋友去看里玉书,里玉书记不起来了,就问:“你家住哪儿,你家有几口人,家里还有什么人?”等到这个朋友刚回家,这个朋友的丈夫就说,刚才片警来家了,问:“你媳妇的娘家有什么人,都在哪里住……”

这些贴身监控,都给里玉书身心造成很大的压力和痛苦,给里玉书及其亲朋好友带来很大的困难。

一个信仰“真、善、忍”的人冤狱回家 惊动中共上下如此多人

里玉书被黑龙江女子监狱摧残了十二年,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可是,五月十八日,就是这样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子回家,却让那么多人惧怕。大兴安岭阿木尔政法委书记亲自去接,外加阿木尔教委一人,阿木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一人,阿木尔公安局四人,阿木尔两辆专车去接,加格达奇还去一辆专车,大兴安岭地区政法委书记也亲自去接,五月十六号,他们就已经动身。恶人们计划十八日接完人,由哈尔滨警察送出哈尔滨。

恶人们放出话:里玉书回来,林业局要派人天天看着她,出问题,林业局一把手要撤职。

中共恶人做的还远远不止这些,就在里玉书回家之前,阿木尔警察对其他法轮功学员堵截、骚扰、监视、恐吓,限制里玉书及家人的人身自由, 包括:

1、警察在车站堵截

从里玉书的家乡阿木尔到哈尔滨得坐一天多的火车,五月十六日那天,阿木尔派出所所长周伟军、警察王昭辉等人在火车站堵截法轮功学员,他们说:“今天不管去哪儿,法轮功学员都不能上车!”看到法轮功学员几个警察就硬按着拽着不让上车。法轮功学员邓淑杰、王秀霞到火车站要上车硬被几个警察拽回家。警车在法轮功学员家门口来回流动监视。

2、警车在法轮功学员家门口监视、蹲坑

五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郭凤英和丈夫刚干活回来,见到警车在家门口来回转悠。郭凤英来到阿木尔派出所,见到所长周伟军问:“你们派出所警车总在我家门口来回的走,是怎么回事啊?”周伟军说:“里玉书要回来了,你知不知道?”郭凤英回答:“我不知道,我要知道的话,我也去(接她),老大姐回来了,我去见见她,也是人之常情。没事你们别到我家去,警车总来回呜呜地(在我家门口)走,好像我家怎么回事似的。”所长周伟军没说什么,就让郭凤英回家了。

3、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恐吓

长缨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侯凤梅家骚扰、恐吓,逼迫照相,查身份证,要抄家,说要抄出大法书、资料,就绑架她,侯凤梅拒绝并质问他们:“为什么对我这样?”警察们解释说:“因为里玉书要回来了,听说你学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