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新学员:我也修炼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天津市的一个农民,从小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大多数人一见我就说我老实。我二十出头结婚,媳妇给我生了女儿。本来想着挺美的,但是母亲从我小时就疾病缠身,这时越来越重;父亲也很辛苦。媳妇带着孩子还小,对我来说负担很大,情绪忧郁低落,身体也出现了很多不适。尤其得了心脏剧跳这毛病,有时睡到半夜就把我惊醒,醒了以后浑身出虚汗,手心汗一大把,心突突不停的跳,浑身哆嗦,还胆小的要命。有时夜里还得把叔侄哥哥嫂子惊动起来给我测血压量心跳,看大夫、拿药成了家常便饭。

那些年还有许多其它杂病,真的很难受,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二零零九年,媳妇学法轮大法了。到今年六月,我身体很好,没什么毛病,我整天高高兴兴的上班,谁见我都说我很年轻,不像四十多岁的人,我也挺高兴。媳妇说:“一人炼功,全家都受益。”

二零一四年三月,我胃部下边老发胀,干点儿活一抻还疼,大便还干燥,拉大便像羊粪蛋,拉五六遍还有时拉不出,憋得挺难受,尤其胃部我老怕得什么大病。跟媳妇念叨,媳妇让我念“法轮大法好”,我没理会。我又跟她说,媳妇看我这样就说要不你上大夫那拿点药检查检查就放心了,这是中午说的。等到晚上下班我对媳妇说:我的胃好了。媳妇问:吃什么药了?我说没吃药,念“法轮大法好”念好的。

可是,没过几天,我就办了一件错事。有一天晚上吃饭,我父亲说乡里第二天来人检查街道卫生,让我把媳妇贴在大门上的大法真相对联摘下来。我想先摘下来,等乡里人一走我再贴上。我摘的时候想着不对,等我摘完了坐电脑前玩的时候,大铁椅子啪就开焊了,把我一下墩在地上。等媳妇回来了问椅子怎么坏了,我实话实说。媳妇立刻说:我也没做好,咱明白了就立刻归正。于是我俩又把真相对联贴了上去。我又到师父像前认了错。

到了第二天,我心还发虚。媳妇说:你听法吧。我说行。我就把师父讲法听了一遍。不听法时,心里还有些不稳,但是只要一听上法,我心里就踏实。听完法的第十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凶恶的大狗张开大嘴咬住了我的手,我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那狗立即把嘴张开了,没伤到我。

现在我就想多听法、多看法,我和媳妇又在看师父讲法录像了。我自己还在看《法轮功》这本书,而且我的身体也恢复的挺好的了,谢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