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次被绑架 甘肃白银市妇女李育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白银市退休女职工李育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屡遭迫害,先后六次被绑架,两次拘留、两次洗脑迫害、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在白银市看守所被强制戴40多斤重的脚镣,至今不得安宁,经常遭白银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派出所、社区的骚扰。

今年五十一岁的李育女士,原白银市银光公司退休职工。她自小就父母离婚,跟母亲过。她母亲带着三个孩子,生活极其艰难,由于长期劳累,母亲患有一身疾病,贫血、风湿性关节炎、胆结石、静脉血管曲张、头晕症,经常住院治疗效果甚微。由于母亲的痛苦,引发李育对人生意义感到渺茫。在岁月的流逝中,她的性格变的怪癖、沉默寡言、缺乏自信……

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李育母亲有幸炼了法轮功,并且将功法介绍给女儿。李育还请了宝书《转法轮》,法轮大法的法理深深地震撼着她。从此她和母亲走上了修炼之路。通过学法炼功,母亲的所有病症都痊愈了;李育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精神饱满,精力充沛,原来自私孤僻的性格变得随和,人也不发脾气、温和待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同事们都觉得这个人真好。邻居都夸赞这一家人真好。

从李育母女的亲身经历可以证明,修炼法轮功对家庭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下面是李育在这些年来遭受的中共残酷迫害的经历:

一、两次被非法拘留

1、九九年七.二零后去北京为法轮功喊冤被绑架拘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李育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途经宁夏中卫火车站被乘警和当地警察绑架,和李育同时绑架的还有白银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英、杨秀英、赵琴珍,当晚在火车站扣押了一夜,当地公安人员轮番突审了这四位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就劫持到中卫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李育单位白银银光公司书记纪家瑞 、保卫处的两人又将李育等四人劫持到白银市公安分局,分局的张明财等人将这几人搜身后连夜送到白银市看守所,接着分局的张明财等人连续三天突审这四人,最后非法拘留一月多时间。

2、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日,白银市公安分局樊丰涛、张胜国领着110警察七、八个人闯到李育母亲宋渭珍家,绑架了李育母女等开法会的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贾培福(男)、崔建平(女)、赵燕(女)、杨某(女)、杨秀英(女)、崔某(女)、张厚芬(女)等。当时警察打伤了两名法轮功学员,还有一名十岁孩子被警察威胁之后通知家属接走。

这些法轮功学员从早上十点钟审讯到下午七点多钟,并对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抄家,将其中六名老年法轮功学员每人勒索了200元后放出;将李育、贾培福、崔建平、赵燕四人非法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四十五天后才放回家。

警察非法抄家时,发现李育的电脑里面有大法的MP3资料,他们认定是李育老公不修炼的周宗祥装的,就这样周宗祥被樊丰涛等人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四十二天。

在看守所里,李育等人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他们被劫持到看守所时,第一关是搜身,看守所警察强行他们脱衣,一件一件的检查,连内裤都得检查。他们是光着脚被送进看守所的。进去之后,首先是背监规,接着就是强迫写不炼法轮功的转化书。如果做不到,轻者遭受辱骂、扇耳光;再就是暴打、戴镣铐等。

有一天,看守所长领着两个身穿青衣手握着冲锋枪的人站在号室门口,所长喊李育问话你为什么炼法轮功,你炼多长时间了。李育认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自己不是犯人,没有回答问话。这时所长恼羞成怒,叫人拿来了叫做“二牛抬杠”的镣铐,就给李育戴上了。当时把号室里的其他人都吓坏了,他们说比死刑犯的镣铐都害怕,死刑犯都没有戴过这种镣铐的,时间一长人就残废了……

这个镣铐是手铐和脚镣用一根一尺长的钢筋连在一起的,脚镣是用三厘米宽、一厘米厚的钢板做的,戴上后,就铆死在脚上,中间还连着一个二十多公斤重的铁托。李育戴上这个镣铐后,站不能站,坐不能坐,走不能走,只能坐在地上用屁股和两脚用力一点一点的移动。上厕所都不开 ,得人扶着上,李育就这样被折磨了三天两夜。去镣铐的时候,是人把她从号室里抬到外面用锤子和专用工具砸下来的。在这里,李育经常遭管教人员的辱骂。

二、两次洗脑班迫害

1、二零零零年二月十日,李育上班时,公司领导纪家瑞找她,说是保卫处有事找李育谈话,纪家瑞亲自将李育送到保卫处。保卫处科长王俊就把李育绑架到白银宏银宾馆,并对李育欺骗说,你在这里接受法制教育,管吃管住还发工资。实际上这里是白银市举办的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同时绑架到这里迫害的还有白银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英、杨秀英、赵琴珍、王孝彩(小才)、陶玉珍、张宏常、张美成、王际都、张涛、崔永麟、贾培福、王建彪、王某共十四人。

在这个洗脑班里,白银市公安分局的张明财等人强制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每天宣传中共邪党污蔑法轮功的文章。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警察就将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绑架到洗脑班施压进行转化。在这个地方,李育被强制洗脑迫害三个月时间。

2、二零零四年十月,李育在上班时,公司领导审海量、纪家瑞、于青、保卫处王俊直接将她绑架到白银市武川洗脑班迫害。在送往洗脑班的路上,审海量用挖苦、讽刺的语言嬉皮笑脸的对李育说:把你送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去接受教育,那里没有人情世故,那里一人住一间房子,有两个监护你的……

到了那里,李育看到挂的牌子是 “白银市法制教育培训学校”。 名为学校,实为监狱。高墙内,铁门铁窗,内设多种酷刑,所有房间里墙上都有展板,全部都是污蔑法轮大法的文章和画报,墙上写的“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其实是“以刑整人”,这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李育被绑架到这里迫害,长达一月之久。为了转化李育,这里的主管,政法委的闫玉庆给李育配了两个包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随时汇报给闫玉庆。闫玉庆见李育不听他们的话,就掐住李育的耳朵撕拧,骂道:“我教你相信真善忍,我看你能不能忍。”这个闫玉庆,特别坏,一次给王慧上老虎凳,两手背铐,再挂上20公斤的铁砣,从早上到晚上挂了一天才放下来,致使王慧两手发麻,胳膊发木,不能拿筷子。

三、劳教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白银市劳教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李育二年六个月,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白银市公安分局的樊丰涛、张胜国等人直接把李育从单位绑架到兰州市榆中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三中队继续迫害。

这个队的队长是范某、中队长是柳某、管法轮功的刘节雨。这些人指使吸毒、卖淫犯毒打、用各种恶毒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真是无所不及。

在劳教所里,李育遭受各种各样的肉体及精神迫害。长期奴役做工,给衣物上绣花、做各种装饰品、剥蒜、剥大豆、织地毯、缠毛线等。

为了转化李育,劳教所管教经常给她换包夹,刚进去是两个吸毒犯刘娜(酒泉人)、杨玲玲(兰州市人),后来换成金昌卖淫女杨跟儿、后来又换成三峡的张进、嘉峪关的庄莉等。在那里,警察指使包夹利用坐小凳、不让睡觉等酷刑“转化”她,要求几天就背会监规、写四书。每天都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不按要求做就罚站、不让睡觉、拳打脚踢、恶语相伤。包夹全天监视她,随便扇耳光、不许上厕所。每周六都要向警察做思想汇报,不合他们的意就遭毒打。每月要写一遍“四书”不写就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上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为了让李育写 “四书”,劳教所新来的所长、刘节雨亲自领着吸毒犯找李育谈话,说你不转化、不写四书就把你整死。李育就这样被劳教所的警察整的快要疯了。

和李育同时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白银水川的金学秀被吊铐在高床上一个多月,手腕上的骨头都露出了,就这样吊残废了。还不许休息,还让她干活。靖远医院的大夫刘小莉,被大队长范某指使吸毒犯暴打的一个月都直不起腰来,听那里的其他犯人说罚她在大雪天里站、冻,长时间铐在暖气片上半蹲着直不起腰……她可吃了苦了。

四、讲真相遭冤判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李育和司丽萍在白银水川镇讲真相时,被镇政府的人绑架。接着白银市公安分局的张胜国等人将他们俩劫持到分局突审,二十一日被非法刑拘,非法关押到白银看守所。同年是十一月十二日被非法逮捕。

刚到看守所,所长吴永祥就拽住李育的头发狠狠的摔她,口里不停的骂着,脏话连篇,手里拿着一个手钳子,指着李育的门牙恶狠狠地说,我把你的牙一颗一颗的拔下来,看你还炼……

在这里李育和司丽萍被非法关押八个月,白银市公安分局、白银市检察院、白银市法院的警察和法官们丢弃了良知和善念,构陷证据,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白银市白银区法院开庭,检察院马景亿公诉、由法院审判长张秀静、代理审判长司杨华、周中宁、书记员冯浩虹审理此案,冤判李育和司丽萍三年缓刑三年。

十五年的迫害,三年多时间的牢狱生活,那样的日子度日如年中一分一秒钟煎熬着,时时都觉得生命危急。在拘留、劳教期间,工资还被他们扣押。

李育,至今不得安宁。当地派出所警察、社区经常到她家骚扰、恐吓,白银市公安分局更是长期对她进行跟踪、监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