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十五年迫害综述(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合肥市是安徽省省会,除市区外还管辖肥西、肥东、庐江和长丰等县。合肥古称“庐州”,因淝水、施水交汇而得名,历史上一直为兵家必争之地,有“江南之首,中原之喉”之称。

1992年法轮大法从长春传出后,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曾经先后两次来到合肥市传功讲法,两次面授班上人们都感受到了“真善忍”的美好,很多人通过修炼达到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神迹不断。特别是1994年4月中旬在合肥办的第二次面授,当时全国各地来了1600多人参加了这次面授班(包括当时一些安徽省级高官)。从此,在合肥为中心的带动下,法轮大法在安徽全省乃至华东地区迅速传播,众多的世人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许多有缘人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然而,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在中共与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对法轮功可以不讲法律”等一系列的“群体灭绝”政策下,合肥中共官员、610操控公检法司系统和各单位对广大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非法抓捕、劳教、判刑、绑架、关押、抄家、洗脑、骚扰、监控、跟踪、罚款和开除工职等。

从明慧网有关合肥的迫害资料上看,在2001年前后,也就是迫害高峰期间,合肥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当时合肥各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都装不下,只好送到其它地方关押。在这些黑窝,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致伤、致残、致死、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或被活活虐杀……

为了达到目的,中共还将一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精神病院,将他们当成精神病人用药物进行长时间迫害……

也有一些学员,在去北京的上访途中或在别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中共的秘密绑架并失踪,很多年过去了,这些失踪的学员到现在还是下落不明……

在这里,我们仅仅依据明慧网发表的2014年6月前有关合肥地区的揭露迫害文章,对合肥法轮功学员15年来遭迫害的情况做个大致综述,并把这些迫害事实进行简单的分类整理,初步统计出,15年来,仅仅在合肥地区: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8人;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45人;
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116人次;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449人次;
至少6人被迫流离失所;
至少3人在迫害中失踪;
至少9名儿童受到株连迫害;
被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77人次;
其中,被中共抄家人次和被抢劫的物品我们无法统计。

在中共的红色恐怖和信息封锁下,合肥地区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情况到现在还不能彻底揭露出来。这里统计出来的数据只是依据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部份迫害事实,所占比例实际上是合肥地区迫害总数的冰山一角,即便如此,我们也能从这些案例中透视出这场迫害运动的惨烈和邪恶程度。

本报告分为以下几个部份:

一、2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二、酷刑迫害案例
三、重点迫害案例
四、洗脑班迫害案例
五、非法判刑案例(部份)
六、合肥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迫害案例
七、合肥部份恶报案例

结语
附录1:合肥地区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案例
附录2:合肥地区洗脑班迫害案例
附录3:合肥地区被追查的国际逃犯
附录4:合肥地区历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抢劫、骚扰迫害案例

一、2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2001年2月1日上午6点,李梅被中共酷刑虐杀,她是合肥第一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年龄只有28岁。在这被迫害致死的28人中,年龄在26岁至78之间岁,职业分布在教育、卫生、工人、退休老人、农民等各行业。

以上是合肥地区部份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照片:李梅、章秋红、纪广杰、李钧、王洪荣、张桂琴、蒋翠萍(从左至右)

中共对他们迫害的残暴程度令人触目惊心,以下仅举几例。

1、内脏被打致破裂,李梅被中共酷刑虐杀

李梅,28岁,是一位性格开朗的女子,家住合肥市。她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使原先体弱气喘等毛病都不治而愈,身体一直非常健康。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李梅多次去北京上访并遭到多次绑架迫害。

2000年4月,李梅为在天安门告诉世人真相,踏上她的第四次上访之路。在定做条幅时,被不分善恶的店主出卖,又被非法关押十几天。2000年6月被抓进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关押期间被残酷迫害,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不治逝世。

2、害怕曝光,中共绑架李军

李军,女,30岁,合肥法轮功学员。李军因将妹妹李梅被抓遭迫害致死的事实、亲属在殡仪馆查看伤口、伤痕的真相以及李梅身上留下被折磨致死的铁证,全部都记录下来,向全世界披露中共与江泽民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为免被迫害,李军夫妇离家出走来到上海找到工作住了下来。后李军夫妇在上海APEC会议期间,双双被恶警抓捕,分别关进了监狱。不久传来消息,说是李军肝炎病重住院,还没等亲人看她,又传来消息,已把“病危”的李军转到合肥传染病医院。亲人们好不容易见到她,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于2001年12月初去世。

3、庭审前刑讯逼供,造成李钧突然死亡

李钧,男,33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李钧于2002年10月31日被恶警绑架,关押在合肥市淮河路鸿兴宾馆期间受尽非人道的折磨。2003年7月25日、8月22日被合肥市法院非法审判。2003年10月底, 李钧在合肥市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恶警不让家人查看遗体。

4、屡遭迫害 纪广杰含冤离世

纪广杰,男,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大法,2003年纪广杰被合肥“六一零”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宿州监狱,监狱恶警经常将他带去强制抽血,并强制他吃各种不明药物。2008年6月,纪广杰被迫害致脑溢血,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左眼失明。狱警恐出人命,通知家人接人。纪广杰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由其家人24小时轮流照顾其起居生活。将近三年的时间里,纪广杰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差,经常头痛头晕,身体每一个关节都疼、难受。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徽宿州监狱还在电话里骚扰其家人。2012年6月3日晨,纪广杰含冤离世,终年65岁。

5、冯琪在监狱遭摧残,不久含冤去世

冯琪,男,48岁,合肥市长丰县三十头镇法轮功学员。2008年3月1日晚,冯琪讲真相遭绑架,随后被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摩托车等物品,后冯琪被非法判刑3年,被送往安徽省宿州市第三监狱迫害。经常被恶警戴上镣铐电击、毒打。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有一次,恶警唐传友、黄启俊伙同严管队恶警用三、四根电棍长时间电击冯琪。由于长时间摧残,冯琪在安徽省第三监狱被迫害致肝腹水,肝硬化,严重浮肿。出狱后,冯琪已经被迫害得日常生活根本无法自理,于2011年7月31日早晨含冤离世。

6、王洪荣被中共酷刑虐杀

王洪荣,男,59岁。合肥叉车厂行政科职工,合肥叉车厂的职工都知道王洪荣是有名的大好人。2004年9月24日,王洪荣被阜阳市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监狱。2007年2月份,王洪荣在监狱被迫害的从腰部以下部位均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 2007年4月上旬,监狱恶警指使犯人,用滚开的水,硬把王洪荣的双脚,按到脚盆里烫,顿时双脚立即血肿,半天后就起泡,溃烂。王洪荣到医院检查后被确诊:患胸椎肿瘤(骨癌),高位瘫痪,腰部以下无任何知觉,大小便失禁。


王洪荣生前照片


王洪荣从监狱回家时拍的,在宿州监狱十三天没有解大小便,小肚子胀得像快生小孩的孕妇。

这是王洪荣在监狱里被迫害造成的褥疮,有两个鸡蛋那么大


王洪荣在监狱被烫伤的双脚

王洪荣在监狱被烫伤的双脚

2007年4月下旬,宿州监狱将王洪荣迫害得生命垂危才将他放回家。王洪荣回到家时,臀部后面褥疮有两个鸡蛋那么大。而且在监狱里已有十几天都不能解大便了,小肚子胀得像快生孩子的孕妇。大小便没有知觉,骨瘦如柴,脸都变了形。每天大小便都在床上,二十四小时不能离人。2007年6月22日凌晨,王洪荣离开人世,时年仅59岁。

7、暴力灌食致肺叶穿孔,张桂琴被虐杀

张桂琴,女,37岁,合肥肥东县法轮功学员。1999年11月底,张桂琴被非法拘留15天。在肥东看守所,张桂琴多次遭酷刑迫害,被戴上脚镣,不得不睡觉,吃饭,大小便等都在一起。2000年7月底,张桂琴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由于长时间绝食和强迫灌食,张桂琴身体极度虚弱,高烧。狱警强行把她送到医院检查,发现张桂琴已经肺叶穿孔。

中共酷刑:固定灌食
中共酷刑:固定灌食

肥东看守所恶警怕出人命,以张桂琴得传染病的名义,在8月中旬送她回家。张回家后一直卧床不起,骨瘦嶙峋,讲话都困难。检察院提起诉讼后,法院派人到张家一看,看后人摇头就走。此案因为张桂琴身体太差,一直没有开庭。张桂琴的身体状况仍然极差。2001年1月17日下午2点,骨瘦如柴的张桂琴溘然辞世。

8、迫害导致多次出现昏迷,章秋红含冤离世

章秋红,女,60岁,合肥市庐阳区女法轮功学员。多次遭恶警王璐绑架,曾经被迫流离失所。2007年12月,邪党党徒非法停发她的社保工资。2008年6月20日深夜两点左右,王璐等恶警撬门闯入章秋红的出租屋,强行绑架章秋红。章秋红绝食反迫害,后出现生命危险,恶警把她拉到合肥第一医院迫害,直到六月三十日,章秋红昏迷18次后,再次出现昏迷状态,恶警才于深夜通知家人同意取保候审,于2008年7月17日出院。其弟将章秋红接到淮北照看,当时章秋红双目视力模糊、经常昏迷,这种情况下,恶警还经常打电话和到淮北上门骚扰。2008年10月18日凌晨3点,章秋红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9、牙被恶警撞掉,朱广珍含冤离世

朱广珍,女,72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安徽教育学院宿舍。1999年7.20后,朱广珍曾三次去北京上访,遭到当局迫害。在宿州监狱遭迫害期间,朱广珍曾绝食一个月。因坚持修炼,恶警唆使犯人抓住朱广珍的头发往床上撞,门牙被撞掉。朱广珍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和迫害,导致视力衰退,晚上几乎看不清东西,而且身体极度虚弱。期满三年,朱广珍被非法延长半年。2005年7月,身心遭受极大摧残的朱广珍回到家中身体极度虚弱,于2006年7月含冤离世。

10、大学生胡桂生被迫害致死

胡桂生,男,桐城人,原安徽建工学院95级建筑材料专业学生,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好学生。1999年被合肥市恶人非法关押在合肥市戒毒所1年,出来后,在深圳打工,后来又被迫害入狱,因不堪迫害,身体出现病状,被恶人送回家中,不久在家含冤离世。

11、迫害导致旧病复发,孙守芬含冤离世

孙守芬,女,67岁,安徽省合肥市二里街居民。她以前患有白血病、淋巴癌、糖尿病,通过修炼已完全康复。99年7.20以后,由于镇压的发生,她停止修炼,不久这几种病又全部复发,经过重新修炼,她的身体又康复了,她亲身感受了大法的超常,于是带着病历上北京向国家反映真实情况,结果竟被公安绑架、非法关押。之后虽放出,但多次被骚扰,恐吓,并给其家人施加压力,2003年底,孙守芬旧病复发,于2005年元月9号左右离开人世。

12、非法判刑、关洗脑班,张君茹含冤离世

张君茹,女,50多岁,家住合肥和平花园住宅小区。张君茹修炼法轮功后心性提高,且本人多才多艺,深受亲朋好友的敬重和喜爱,并积极弘扬大法,曾到北京上访被关。二零零零年张君茹被关在义诚洗脑班后送到合肥看守所,抵制迫害,她遭到恶警残忍折磨,后被非法判刑3年,在宿州监狱遭到酷刑迫害。2013年5月25日晚上6点左右,张君茹含冤离世。

13、诸志勇,男,26岁,六安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合肥庐江县劳教所迫害长达3年, 2002年9月18日,诸志勇在劳改一大队阀门厂被酷刑迫害致死。庐江监狱对外宣称诸志勇为自杀。在庐江监狱,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很严重,打人,不给睡觉,关禁闭,批斗经常发生。

14、孙桂芝,女,59岁,无为县法轮功学员。2010年6月2日,孙桂芝被无为县“610”、公安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在合肥女子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使其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后经医院检查出现严重病业状态。合肥女子劳教所为推卸罪责,2011年5月19日通知其家人接回,孙桂芝于6月25日含冤离世。

在迫害中含冤离世的合肥法轮功学员还有:

朱宗霞,女,51岁,合肥市三里街法轮功学员;

张朵云,女,73岁,合肥法轮功学员。

蒋翠萍,女,74岁,合肥工业大学北区的退休医务工作者,合肥市法轮功学员。

杨学祝,女,78岁,安徽合肥市人。

何永生,男,43岁,安徽省合肥皖江厂法轮功学员。

吴庆云,女,68岁,原合肥市副食品公司医师。

周琼,女,36岁,安徽省肥西县水泥厂工人。

白云,女,合肥市江淮仪表厂职工。

纪广雄,女,安徽大学附小教师。终年61岁。

储德羲,男,56岁,合肥皖江厂学校教师。

王之英,合肥市江淮仪表厂职工。

沙敬业,男,合肥法轮功学员。

储金庭,男,54岁,安徽省合肥市皖江厂学校教师。

高秀英,女,63岁,安徽省合肥电线电缆厂职工。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