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里的歌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妈今年91岁了,按她的话讲,经历的事太多了,如民国时期、日本人占领中国时期、红胡子八路军闹革命时期及共产党的各种整人运动,等等。

我们兄妹6人。大哥18岁参加了中共组织,当我村队长、村书记多年;二哥在村里时当民兵连长,后参军入伍,官到营级,后转业到唐山地区某国企当了中共书记;大姐在中共的四清及文化大革命中是个红人。按姐的话讲,他们都是在共产党各种运动中“锻炼成熟”的人。

我1986年中专毕业,分配在唐山地区某国企工作。后在单位成了家,买了房。1997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受益后,1998年回河北老家弘扬佛法——法轮功。当时我大哥、三嫂、大姐他们就很反对。原因是他们对共产党很了解,怕共产党镇压了会连累他们。果然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和共产党相互勾结利用,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由于我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和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单位开除公职,妻子和我离了婚。房子、孩子都被中共法院判给了妻子。老家我大哥、三哥都到村大队声明和我脱离兄弟关系。我大姐、二姐她们在姐夫们的压力下不再理我。老母亲在中共宣传压力及哥嫂们的压力下,也不再让我回家看她。哥嫂们还反过来对人说我“没孝心”。

我在县城打工,工作中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渐渐的我的收入高了,有了余钱,在县城里租了间破旧房。我利用休息时间对所租的房子进行了修整,达到了能住人的水平。

2013年12月10日,我接到老家消息说,我妈病危让我回家。到家方知,母亲腰疼不能动了,大便解不下来。这是需有人在老妈身边照顾的时候了,哥、姐们自然就想起我了。

我一边细心照顾老妈,一边私下劝我妈和我一同去县城我租的房子中住。因为只有这样我照顾她才方便些。当时我妈在我大姐家住,可我一提这事我妈总是把话题岔开,就是不想去我家。

我大姐夫见我妈都这样了,住在他家到什么时候是头啊?就喝酒耍酒疯打我大姐,闹离婚,骂得很难听。

这样我妈住不下去了,别的哥姐又没人要,就只好到我这来了。天冷为了提高室内温度,我把双人电褥子挂在墙上,但还是不行。我妈自知自己时日不多了,把私存的钱都给了我。

我心里明白现在只有我师父能救我妈了。我一面求师父帮我,一边劝我妈诚念“法轮大法好”。我妈开始不接受,还反感,甚至投来愤怒的眼神。我对她讲:“妈,你好好想想,儿子能骗妈吗?我骗你为了啥呀?我如果想害你,能这样细心照顾你吗?能成天端屎端尿的伺候你吗?”我妈不语。

我妈非常迷信吃药,她让我买啥药我就买啥药。可她吃了药后又拉个不停,也很受罪。我就给她讲:千万别相信共产党的宣传,共产邪党的历史就是骗人的历史。我给她讲法轮大法是佛法,讲因诚念“法轮大法好”各种病都好了的事例,又给他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放神韵光盘给她看,听相信大法从而绝处逢生的故事。

听的、看的多了,我妈渐渐的接受了大法,我就督促她让她自己主动念,我对她说,你年纪这么大了,有病医院都不收你,不给你治了,吃药又不好使,现在有不花钱、不受罪的好方法,你不诚心念,你想有什么好结果?你瘫在炕上,炕上拉、炕上尿,你好受吗?你好好想想吧!你想活得舒服点你就得念。我说的有没有道理?你自己想想吧!

听了我这番话,我妈开始不时的主动念“法轮大法好”了。

我妈不识字。虽然她念大法好的目的是为了治她的病,但师父还是帮助了她。渐渐的,她的病轻了,行走、大小便能自理了。慢慢的越来越好了。

请想一想,一个90多岁的重病老人,在病危期间没吃药,身体恢复如初。这不是法轮大法创造的奇迹嘛!

现在我妈可尝到了念“法轮大法好”的甜头了,没事她就念,念的时候还拉长音,三句话连在一起不停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李-洪-志-师-父-好!”听起来就像唱歌一样。

现在我的小屋从早到晚充满了歌声,佛光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