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劳教 付亚芳被迫害得不能行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黑龙江省鹤岗市付亚芳女士被闯进家门的赵宝东等恶警绑架,七月,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劳教迫害三年。

恶警以扒光衣服、“坐小凳”、蹲铁栏杆、铐铁环、电击、“鬼剃头”、聚光灯照眼睛、奴工等摧残。付亚芳被迫害的双腿不会走路,两个多月后才恢复。

付亚芳(付雅芳)女士,女,一九四九年出生,今年六十五岁,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区峻兴商场的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付亚芳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虽然此前识字很少,但她很快就能通读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了,她被大法深奥的法理所折服,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从此,大法便在她那朴实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

劳教迫害三年 恶警狠毒如蝎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鹤岗市兴安路派出所恶警赵宝东等四、五个人闯入付亚芳家,他们没有任何证据,一阵乱翻,啥也没找到,便灰溜溜的走了。

深夜十点多,天下大雨,赵宝东等人又来了,说大搜捕,逼迫付亚芳按手印,遭付亚芳拒绝;恶警还追问炼不炼?付亚芳回答:炼!就这样,付亚芳又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天天码坐,不让闭眼,不让盘腿,不让说话,被犯人辱骂。

这个牢房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老人,最大的是年过七旬满头银丝的谢香兰。这里,天天吃窝窝头,喝没洗干净的冻白菜汤,汤里有腻虫,汤稀的能看见碗底的泥。

当年七月,付亚芳和王艳玲、李淑芬等六、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劳教迫害三年。

1.扒光衣服搜身、坐小凳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刚到戒毒所,付亚芳就被搜身,全身衣服都被恶警扒下来,内裤也不让穿。逼迫她脸朝墙站着,衣边、裤脚都被捏一遍。那里,付亚芳天天被逼坐小凳,逼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天天洗脑,实施精神摧残。从早上五点起床,给五分钟洗漱后,就开始坐小凳,到晚上九点。不许上厕所。十多个人挤在一个屋里,有上下二层床,大小便在塑料桶里,气味熏人。

2.“攻坚”酷刑:蹲铁栏杆、药物迫害、冷冻、聚光灯刺眼等

在二零零二年冬,搞所谓“攻坚战”迫害。在地下室,恶警逼付亚芳蹲在放在地上的窗户铁栏杆上,两根铁栏杆之间距离约二寸宽,踩时间长了,脚硌的疼痛难忍,双腿发麻。

恶警大王丹又将付亚芳的手铐在铁栏杆上,犯人用力踩付亚芳铐在铁环上的手、踩手铐,把肉硌破。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大王丹将一个装有药物的小布袋塞到她嘴里,在脑后系上,再缠几圈黄胶带,吐出的药沫呈黑芝麻糊状。

地下室很大,有小窗子,七、八十人在里面被迫害。恶警穿棉袄、军大衣,却不让法轮功学员穿棉衣,还打开窗子冻法轮功学员。

付亚芳被迫害了三天三夜,这期间,付亚芳还被推进一个小屋迫害,一进屋,恶警就打开一盏灯,灯象照像用的闪光灯一样亮,往脸上一照,又热又刺眼,两眼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恶警逼迫付亚芳在所谓“三书”上签字。

这期间,二队队长李某让刑事犯给付亚芳等人剃“鬼头”,这剃一趟,那剃一趟,头象“狗啃”了似的。付亚芳被摧残后,双脚像站在玻璃碴子上似的又扎又疼,还伴随着麻木,火烧火燎似的,双腿不会走路,扶着,才能挪。送医院检查,医生问:“怎么了?”她大声说:“戴铐子蹲的,我炼法轮功被迫害了!”医生不敢言语。两个多月后,付亚芳才能慢慢行走,走路时,总感觉腿肚子错位转到前边去了,低头看,腿肚子还在后面。

后来,恶警又逼着她干奴工,挑牙签、筷子。从早干到晚,干不完,还逼着加夜班,有时干到深夜十点多。

直到二零零五年,付亚芳才回家。

只因做好人 天天被骚扰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红色恐怖笼罩中华大地,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动整个国家机器诬陷迫害法轮功。和许多重德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付亚芳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因为她坚修大法,兴安路派出所所长刘某(回民)、片警赵宝东、办事处(又称一办)书记梁淑梅,经常到她家骚扰,逼迫她天天去办事处报到,还让她天天去派出所。年近花甲的付亚芳每天都不得安宁,家人也跟着担惊受怕,在那段日子里,这个平民家庭承受了许多不该承受的压力。警察施骗术好人被关押

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赵宝东没出示任何证件,私闯民宅,把付亚芳家翻的乱七八糟,啥也没找到。他就骗付亚芳去派出所说几句话就回来。结果,把她绑架到鹤岗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七天。

拘留所里面有一个潮湿的小黑屋里,人和厕所在一起,空气也不好。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小黑屋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国云、范风珍、于秀琴等。她们一炼功,狱警就骂。有几天,听到被关押在男牢房的法轮功学员张振福喊“法轮大法好”,没过几天,张振福就被强行灌食迫害致死。恶警连喊带骂逼付亚芳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付亚芳不写,就逼其家人写,之后才放她回家。

片警再次入室骚扰 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下午两点多钟,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区兴安路派出所副所长徐玉亭、警察王晓东、赵宝东、陈首杰四人闯入付亚芳住所,强行搜查,在屋内见其法轮功日历及其一枚护身符,污蔑为所谓的“反动宣传物”,让恶警赵宝东摄像,后因家人出面反对,徐玉亭出示其所谓搜查证,声称是上指下派,不许阻止,徐玉亭、陈首杰卖力查找,翻箱倒柜,甚至连影集,结婚证书、仓房通通乱翻一通,旮旯胡同无所不到,以找到《转法轮》、《明慧周刊》等为证,要将其强行带走。

子女出面反对,徐玉亭扬言谁反对都将其带走,并声称老太太不走,便强行铐走,有什么不服,愿上哪告都行,其死活后果与其无干等言语。此后,付亚芳被带入兴安路派出所进行非法询问,子女也一起被询问,子女在旁等候,后来竟被派出所人员赶至派出所楼门外等候,晚八、九点钟,付亚芳被送到鹤岗第二看守所关押,后转第一看守所,迫害二个月,才让回家。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