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血泪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十五年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前言

吉林市位于吉林省中部,地处长白山余脉向松嫩平原过渡地带,松花江干流纵贯全境,距省会长春124千米。总面积27120平方公里,人口有450万人,市区面积3636平方公里,其中城区人口198万多人。(2013年统计数据)。是吉林省的第二大城市,东北第五大城市。吉林市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辖4个城区,5个县(市),境内居住汉、满、蒙、回、朝鲜等35个民族,是满族的发祥地之一,康熙帝于1682年和1698年两次东巡吉林城,所作《松花江放船歌》中有“连樯接舰屯江城”之句,素有北国江城之称。

吉林市依山傍水,地域辽阔,水资源丰沛,电力资源充足,总装机容量440万千瓦,是东北电网的命脉。松花湖是发源于长白山天池的中国大型人工湖之一,是塞外北国的一颗璀璨明珠。

然而就这样一座美丽富饶的城市,自1999年中共恶首江泽民发动了迫害法轮功之后,山水秀丽的江城霎时蒙上了阴影,一时间恶浪滚滚,杀机侵城,血染江城土,十五年来,在这片土地上记下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被无辜迫害的悲惨遭遇。这一幕幕的江城血案,记下了吉林市中共邪党、“610、公检法司等系统所有参与迫害者的罪恶,注定了他们必须接受历史的审判。

第一篇 大法弘传救世人

1992年5月13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将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在家乡吉林省省会长春向世人公开传出。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由各地气功科研会邀请、主办,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大陆共举办五十四期法轮功传授班。其中,李洪志先生在吉林省共传授了八期学习班,长春七期,延吉一期。

1994年5月中旬,李洪志先生应邀来到了距省城长春最近的吉林省第二大城市吉林市,准备向吉林市民众公开传授法轮大法,遗憾的是,当时没能和吉林市气功科研会达成协议,原因是当时吉林市气功科研会将票价定的太高。大家可能都知道,在九十年代初,正是气功热的时代,全国各地有很多“气功师”到处传功,人们都在名利中争夺,有的门票高出百元,当时的气功协会也要从中分成。因此很多时候“气功师”都是因为有关部门将票价定的低而达不成协议。唯有法轮功,是因为气功科研会将票价定的高而没能达成协议。

幸运的是,当时吉林市有大约至少一百多名法轮功修炼者聆听了李洪志师父的亲自传法。当时有弟子知道师父来了,就把师父请到了现吉林市昌邑区铁东中区三角线原“来生服务站”。据当时参加的学员回忆,李洪志师父当天为弟子讲法,大约从晚上七点讲到晚上十点多,第二天早晨五点在楼下亲自指导学员炼功。师父和蔼可亲,在吉林市只住了一天一宿,分别时弟子依依不舍。

虽然李洪志师父没能在吉林市公开传授九天班,但1994年5月中旬至1999年短短几年时间里,法轮功便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迅速传入吉林市。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在吉林市内就有六、七万人在室外炼功,在松花江边、十里长堤、北山角下、公园绿地、屋前楼后,都能看到法轮功学员祥和的炼功场面。北国江城随着法轮大法的洪传,更加耀目生辉。众多信仰“真、善、忍”的民众,身心得到了净化,身体健康,家庭和睦,道德升华,在社会中有目共睹,广受赞誉,真是弥勒伸腰万民乐,大法弘传救世人。

吉林市1999年7•20之前的炼功场。
吉林市1999年迫害之前的炼功场。

第二篇 英灵血

人渣败类江泽民与恶党邪灵相互勾结利用,于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空前浩劫。这场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迄今已持续了整整十五年。十五年来,吉林市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拘留、劳教、判刑、洗脑,流离失所、致残、致死,失踪,不知凡几,由于信息被中共封锁,目前尚无法准确查证,更多的罪恶还被掩盖着。下面仅是我们在明慧网上可查到的部份迫害案例。

1999年至2014年4月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人数统计(人次)

  迫害致死  非法判刑  非法劳教  非法关押  非法拘留  关洗脑班  勒索钱财 
吉林市  52  93  458  481  309  517  1426346元 
舒兰市  10  26  80  217  126  275  669649元 
桦甸市  4  14  39  93  13  207  224500元 
蛟河市  3  21  54  55  25  66  259450元 
磐石市  2  2  19  45  13  28  111600元 
永吉市  3  6  42  38  55  107  208560元 
合计  74  162  692  929  541  1200  2900105 

已知74位被迫害致死的吉林市地区法轮功学员名单

01李再亟,男,48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7日被吉林市劳教所迫害致死。
02赵 静,女,19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25日去北京上访途中被警察打死。
03曹洪彦,男,4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7年10月9日,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04王秀兰,女,50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2002年5月被迫害致死。
05付春生,男,52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1月1日被吉林市看守所灌食暴打致死。
06于立新,女,3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2002年5月14日死于吉林省警察医院。
07侯明凯,男,35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8月被长春绿园公安局迫害致死。
08王秀芬,女,3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21日,被九台市公安局警察酷刑致死。
09郭启源,男,32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3月4日在吉林市公安局被迫害致死。
10王永安,男,49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多次被迫害,2001年2月被迫害离世。
11邓世英,女,42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3年7月19日被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12崔正淑,女,3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年,2003年8月12日被迫害致死。
13孔繁荣,女,56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2003年5月11日中午被舒兰市看守所迫害致死。
14于学忠,男,50多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12年5月30日在被绑架第二天被迫害致死。
15陈淑芹,女,61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八次被抓,2011年2月被长春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16马占芳,男,74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12年5月7日在公主岭监狱被迫害致死。
17齐玉珍,女,60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等多处被关押,2010年4月8日迫害致死。
18王建国,男,30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6年4月10日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19高玉琴,女,6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6年3月19日迫害致死。
20、于全,女,60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10年12月11日被吉林市国保警察迫害致死。
21王海田,男,43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14年2月2日迫害致死。
22卢金顺,女,73岁,吉林市朝族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绑架,2004年被迫害致死。
23张志哲,男,5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劳教所酷刑,2006年10月17日被迫害致死。
24王敏丽,女,43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7年6月19日在被吉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5张明怡,女,34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浙江女子监狱药物迫害,2007年8月29日去世。
26夏桂芹,女,67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因遭受各种迫害,2004年8月29日被迫害致死。
27徐卫东,男,37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被欢喜岭劳教所迫害,2004年12月29日被迫害致死。
28许佰义,男,55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监狱被迫害致瘫痪,2010年被迫害致死。
29申淑华,女,47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6月25日被迫害致死。
30郭淑芬,女,49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99年10月进京上访,不到一周就被迫害致死。
31曲俊俐,女,28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16日在吉林驻京办事处被迫害致死。
32王子光,男,54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被迫害致死。
33王立新,男,32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在越山路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34崔国庆,男,3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5日去北京上访,被迫害致死。
35王慧敏,女,63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十余次,两次被打瘫,2010年被迫害致死。
36栾素坤,女,60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被迫害离世。
37杨洪权,男,3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多次绑架,酷刑,2006年迫害离世。
38宋玉红,女,53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多次遭酷刑迫害致内脏损伤,2007年8月含冤离世。
39刘士伟,女,48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在黑嘴子劳教所受尽迫害,2004年11月迫害离世。
40王其荣,男,78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警察多次去家骚扰,2003年3月14日含冤离世。
41刘玉珠,女,41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4年6月被迫害离世。
42宋玉芳,女,51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被迫害去世。
43徐子林,男,6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儿子被迫害致死,妻子被关押,老伴回来当天含冤离世。
44李传萍,女,50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多次被绑架,2003年8月13被迫害致死。
45崔仲铉,男,70多,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4年10月21日含冤离世。
46吕素秋,女,4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在吉林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被迫害致死。
47于纯海,男,63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3年11月7日被迫害致死。
48乔彦清,男,60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月30日被迫害致死。
49裴咏梅,女,年龄未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屡遭迫害,2011年9月13日被迫害离世。
50侯占海,男,年龄未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劳教所残酷伤害,2001年保外就医期间去世。
51刘明克,女,年龄未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6月15日被迫害致死。
52肖劲松,男,年龄未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24日被饮马河劳教所迫致死。
53初丛锐,女,19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进京,被北京海淀监狱迫害致死。
54佟振天,男,22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7月4日被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迫害致死。
55陈德喜,男,36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56宋 冰,女,36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2009年被迫害致死。
57王国平,男,40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1999年10月17日被驻京办事处迫害致死。
58隋 娥,女,38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6月迫害致死。
59孙建华,男,34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于2002年3月被迫害致死。
60王树全,男,30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3日被劳教所迫害致死。
61郭洪清,女,61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0月23日含冤离世。
62陈永哲,男,34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遭劳教所迫害,2002年5月14日离世。
63公方利,男,37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2011年12月28日被桦甸市看守所迫害致死。
64邵 慧,男,31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8月被吉林市警察绑架当天被迫害致死。
65李荣显,男,44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2003年5月26日被迫害致死。
66王秀云,女,47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遭劳教、判刑,2002年12月被迫害致死。
67于树金,男,56岁,永吉县法轮功学员,2006年2月11日被舒兰公安局与铁北监狱迫害致死。
68郭雅玲,女,49岁,永吉县法轮功学员,2003年5月26日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69余国庆,女,53岁,永吉市法轮功学员,2009年3月30日被迫害致死。
70祁来兴,男,72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遭洗脑班、劳教所折磨,2006年2月28日被迫害致死。
71常桂云,女,62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2008年被非法判刑八年,2013年被迫害致死。
72姜来友,男,49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2003年4月30日被迫害致死。
73刘文生,男,60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1日被北京朝阳区看守所毒打致死。
74郑君淑,女,24岁,磐石市法轮功学员,1999年8月进京上访,被绑架回途中被迫害致死。

已知在迫害中去世、详情需继续确认的80位吉林市地区法轮功学员名单

王亚英、陆艳芳、乔淑芹、金荟莉、刘玉林、曲长兴、孙玉香、崔玉臣、孙淑清、孙淑芬、梁淑范、降丽范、朱树月、杨玉环、闫维荣、赵雅芹、宋玉珍、李云珍、关英荣、姜云林、蔡惠兰、张国玲、王树章、郭洪涛、李桂兰、王树德、张正锐、徐淑芬、金有顺、任淑珍、邵子女、刘淑贤、李松天、王福坤、陆艳玲、王会敏、屈景山、徐茂盛、胡勤忠、乔雪忱、钱俊林、闻玉梅、张桂芝、钱景轩、戴素有、姜玉清、马李氏、姜永勤、刘淑霞、宋友海、董秀芹、张桂芹、刘志环、朱野光、王桂英、杨冬芬、田金兰、彭桂兰、王丽芹、孙素清、梁龙芬、张玉芹、李世文、刘晓玉、周亚范、林艳静、田淑英、公佩禹、李淑琴、张惠琴、宫振清、于淑珍、李英、陈伟、刘俭、苏芬、苏芳、刘芳、沈嘉、刘杰

一、去北京上访被迫害致死的典型案例

初丛锐,女,19岁,吉林省舒兰天德徐家村一社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1日进京,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大约在12月13日前后被迫害死于北京海淀监狱。

初丛锐
初丛锐

验尸时发现死者七窍流血,鼻子被打塌,脸部都变了形。她爷爷去北京认人,警察却谎称心脏病发作,还要勒索家人钱财。

赵静,女,19岁,吉林市丰满区白山乡榆树村法轮功学员。赵静从长春乘客车去北京上访途中,2000年11月23日下午经过河北省玉田县检查站后被一黑色警车拦回。去玉田县公安局途中,警察命令停车,说有人跳车。当时警察当着44名法轮功学员的面曾说跳车人仅负轻伤,又逼问跳车者姓名、住址。

赵静
赵静

有目击者称:这位女孩跳车后曾打一辆出租车继续前往北京,但又被警察拦回。随行的法轮功学员也在关押所听到过狼狗的叫声中混杂着一个女孩的叫喊声。此一、二天内,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逼问赵静的地址。

之后警方就改口说赵静跳车时便重伤头部,一直昏迷不醒,后致死亡。这与众人最开始所了解的事实不符。一名可靠的目击者证明:赵静是被警察打死的,并非跳车死亡。

赵静年轻的尸体被拉回吉林市后,警方未等家属验尸就匆匆将尸体火化,掩盖它们杀人害命的滔天罪行。

二、被看守所迫害致死的典型案例

◇王建国,男,30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6年3月2日下午两点,南京派出所几名警察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王建国、赵秋梅夫妇开的川正居麻辣烫店内,非法抄走电脑等物品,期间劫走家产折合人民币3万多元,家中存钱全部丢失。并将他们夫妻二人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进行迫害。3月10日中午,哈达湾派出所和吉林国安出动3辆警车到王建国父亲家欲行抓捕其父王树森,原因是害怕其父上访,并在门上有锁、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破门而入,肆意抄家。由于当地派出所和吉林国安恶人的一再相逼,接连不断地到家中骚扰,王建国的父母被迫流离失所。王建国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

王建国
王建国

4月11日上午,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警察给王建国家属打电话说:王建国昨天送二医院抢救,没抢救过来,死时呼吸道衰竭。中午,家人们匆匆赶到看守所,得知王建国送进来的时候脸和胳膊是带伤的,他绝食反迫害,被看守所野蛮灌食,后来就不行了。家属揭露狱警:“人都停止呼吸了你们才送医院去,抢救什么?”

王建国平时身体非常健康,以前曾练过武术,肺没有毛病,呼吸循环系统畅通无阻。为什么在看守所绝食灌食期间突然出现因呼吸道衰竭死亡,很明确就是在看守所对王建国灌食过程中,不是出于人道和医德的生命救援,而是对绝食和平抗议的一种报复性折磨,对人生命不计后果的一种迫害,灌食时将管子错下到了气管里,流食进到气管,造成呼吸道呼吸终止,肺部感染死亡。这个身体康健的小伙子只一个多月就被迫害致死,年仅30岁。

◇王立新,男,35岁,家住吉林市北山街安顺小区二十一号楼。2000年11月27日,王立新因复印一百份法轮功资料,被吉林市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五号监舍。王立新绝食抗议,两天后被送至六号监舍。

王立新
王立新

犯人班长冯乃武(因诈骗十万元入所)对王立新百般刁难,不让上厕所,不许睡觉。一名练了十几年拳击、因打断人鼻梁入所的刑事犯张群,积极配合冯的指使,对王立新拳打、脚踢。在王立新绝食的第五天,狱警杨忠华和张冠军叫了几名打手,把戴着连体手铐脚镣的王立新拉进狱警室,强行灌了一斤浓盐水。

在绝食的第七天中午,王立新身体已经非常衰弱,神志不清。犯人冯乃武、张群,还有一个叫小红的(黑社会分子)轮番对王立新进行踢、踹。狱警杨忠华和张冠军趴窗看了二分钟后,打开牢门,叫冯乃武、小红等几个人将王立新带到狱警室后传来王立新的惨叫声。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把王立新送回六号监,王立新被反绑双手,口中横勒着一条白毛巾,只能发出呜呜之声。

第二天狱警杨忠华和张冠军再次将王立新押到狱警室,让犯人赖红祥、冯乃武再次毒打他,并扬言:“打!往死里打!打死我顶着!”十多分钟后,惨叫声没有了,王立新被活活打死。

◇付春生,男,51岁,吉林市水工机械厂职工。2001年12月28日晚,吉林市丰满区大长屯派出所管段片警张渊仁等三人,强行把付春生绑架,家中大法资料被抄。29日送到丰满区分局,当天晚上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

付春生
付春生

付春生被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后绝食抵制迫害。看守所指使在押犯罪嫌疑人给付春生强行灌食,毒打。几天后付春生就死于监室。看守所为了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马上派人把已经死亡的付春生拉到看守所吉林市解放军第二二二医院,假装抢救,但实际上是勾结二二二医院医生做伪证。二二二医院医生当时帮助看守所做了一个假的抢救无效、因心脏病而死的假病历。后来看守所拿着这个假病历欺骗付春生的家人,说付春生是因心脏病急性发作,抢救无效而死。2002年1月3日,警察通知家属付春生死亡。死因是所谓的“突发性心脏病”,时间是1月1日23点50分。5日付春生家属看到死者遗体,遗体惨不忍睹。身体和耳朵青紫,头侧歪,胳膊外翻(捆绑姿势),头和脸都已变形,口淌血水,肚子上有划痕,身上有瘀血,双目睁着。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吉林市公安局监管支队为此专门召开会议。监管支队领导对下属各所的所有警察宣布:对付春生的死亡问题不准打听,不准对外泄密。

◇王敏丽,女,43岁,三次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最后一次被迫害致死后秘密火化

王敏丽
王敏丽

2007年3月15日下午1点左右,王敏丽再次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在警犬基地遭到国保警察的毒打和酷刑折磨,曾被灌多瓶芥末油迫害,警察竟然还将一瓶芥末油倒在王敏丽的眼睛里,卑鄙的迫害手段导致王敏丽一只眼睛失明,一条腿被警察用木棒打折。之后警察把王敏丽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就这样吉林市看守所照样接收,并非法迫害。这是王敏丽第三次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据知情人说,在端午节前一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王敏丽的号里,被警察调進两个吸毒犯人,对王敏丽进行迫害,当时王敏丽除了其他伤痛外,已经是呼吸困难了,她在2003年被迫害时,气管被割开。这次被非法抓捕后,王敏丽被灌了五瓶芥末油后处于昏迷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两名吸毒犯把王敏丽拽進厕所里往身上泼了几大盆凉水,之后拖回监室又用脚踩王敏丽。由于伤势过重,王敏丽已基本失去自理能力,但看守所警察仍欺骗家属说人挺好的。直至2007年6月19日下午两点左右,看守所警察发现王敏丽已经不行了,才匆忙将王敏丽送往距看守所很远的二二二医院、所谓的看守所关系医院“抢救”,在途中王敏丽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公方利,男,37岁。2010年10月26日晚8点左右,公方利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到桦甸市八道河子镇去发真相资料时,遭桦甸市国保大队、八道河子派出所警察绑架。

公方利
公方利

之后公方利被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长达一年零两个月,桦甸市“610”伙同桦甸市法院预谋对他判刑。2011年12月27日半夜2点30分左右,家属突然接到警察通知,说公方利被送进桦甸市医院抢救,家人3点左右赶到医院的,公方利在5点左右悲惨离世。公方利被绑架后,警察一直不让家人见面,这期间公方利在看守所遭到怎样的折磨,家人至今不知。

三、被劳教所迫害致死的典型案例

◇李再亟,男,44岁,是吉林市第一位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李再亟于1999年10月被中共警察劫持入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因坚定修炼遭刑事犯人各种毒打、折磨和警察各种体罚、强制洗脑,劳教所四大队警察还强迫他参加重体力劳动等。

李再亟
李再亟

2000年7月,李再亟因为在劳教所长期遭受迫害,拉痢疾严重脱水。劳教所没有给他及时医治,导致病情加重。劳教所五十多岁的狱医李志刚是个根本不懂得医术的兽医,过去他只是给动物看过病,并没有学过人体医学。面对李再亟的严重病情,他指使几名劳教犯人把李再亟强行拖到水房,给其强制野蛮灌大量的浓盐水。当时李再亟拼命挣扎,整个大队的人几乎当时都听到水房里的扑通声。没过一会声音就停止了,接着大家看见大队警察纷纷跑进水房,用棉被把李再亟包上、抬走,说是到医院抢救,其实李再亟已当场被迫害死亡。后来李再亟的妻子看到丈夫的遗体,后背全是被打的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来了,是后塞进去的,眼角还被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警察强迫家人签字到警察系统做了尸检,并说不做尸检不给火化。体内器官全部被摘走,肚子里塞满了卫生纸,往出抬时,身上还往下滴着鲜血。

◇崔正淑,女,36岁,吉林市船营区朝族法轮功学员。2002年3月,崔正淑因制作向世人讲清真相的资料被吉林市”610”办公室、船营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崔正淑
崔正淑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崔正淑因坚修大法遭警察恶徒的残酷疯狂迫害,有一次在33天里只睡了22个小时。在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进食困难的情况下,警察害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虽经家人精心照顾,但终因身体损伤太严重,四个月后,于2003年8月12日含冤而死。

◇佟振天,男,22岁,吉林省舒兰市南城街法轮功学员。2000年元旦,进京上访被劫持回舒兰市看守所,被剥光衣服,浇凉水一百多盆,并被暴打。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吉林市劳教所,由于坚定大法不写决裂,佟振天受到电棍等非人折磨,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生命垂危。

佟振天
佟振天

劳教所为推卸责任,于2001年4月20日深夜2点将其送回家。佟振天回家后身体状况很不好。就这样邪恶的劳教所还不放过,到家逼其写决裂书,否则带回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佟振天誓死不写,使邪恶势力没有得逞。由于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年方二十二岁的刚正青年佟振天于2001年7月4日离开了人世。

◇肖劲松,男,吉林市人。于2000年10月初进京和平上访,被非法劳教,又于2001年3月27日由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转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肖劲松坚决不写所谓的“决裂书”,不配合邪恶,被警察残酷地迫害。为此他绝食抗议迫害。劳教所的警察疯狂得人性全无,把肖劲松折磨的奄奄一息。

肖劲松
肖劲松

肖劲松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腹部、大腿根部肿大。
肖劲松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腹部、大腿根部肿大。

肖劲松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腹部、大腿根部肿大。
肖劲松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腹部、大腿根部肿大。

肖劲松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腹部、大腿根部肿大。
肖劲松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腹部、大腿根部肿大。

2002年1月8日警察把肖劲松送到长春某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看人仍难以脱离危险,9日又把肖劲松送到吉林市中心医院,这时他们才通知肖劲松的妻子。警察把肖劲松扔到医院就急忙逃走了。当肖劲松的妻子赶到医院看到肖劲松时,肖劲松处于昏迷状态,眼窝深陷,骨瘦如柴,肚子却凸起很高,大腿根部粗肿得吓人。家人找人托关系医院才勉强收下肖劲松。医院把肖劲松当成肝硬化处置,一天要打四、五支血清,可是肖劲松的肚子却仍然鼓着。医院准备给肖劲松手术放水,在肖劲松的大腿上割开了一条十多公分长的口子,在里面塞上棉花等东西,也不给缝合。肖劲松在医院里住了十天左右,花了近万元,身体也不见好转。1月18日家属就把他接回了家。肖劲松曾吃力的对他姐说:“里面不是人呆的地方。他们[警察]一起拿电棍电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只感到(电棍)象雨点一样落了下来。”2002年2月24日下午,受尽折磨的肖劲松离开了人世。

四、被监狱迫害致死的典型案例

中共监狱是最残暴的,各种酷刑,迫害手段,古今罕见,对法轮功学员更是迫害有加。

◇魏修山在吉林监狱不久就被迫害致死。30岁左右,吉林桦甸法轮功学员。2002年“3.05”长春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后,邪恶十分恐惧,在“宁可错抓一千不得使一人漏网”的疯狂大抓捕中,法轮功学员魏修山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后劫持到吉林监狱七监区迫害。魏修山在吉林监狱七监区遭受了和刘成军、梁振兴、雷明、孙长军等法轮功学员同样的迫害,被残酷迫害致病危。

◇曹洪彦,46岁,职业:摄影,家住吉林市昌邑区河湾子镇二委一组。2002年,曹洪彦下班时被长春市杨家崴子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吉林监狱。在吉林监狱,曹洪彦曾绝食抗议迫害,被警察关小号、上抻床等酷刑迫害。2004年10月左右,曹洪彦曾被吉林监狱警察送到吉林铁路中心医院抢救,那次当家人赶到医院时,看见曹洪彦双腿浮肿,脸部肌肉痉挛、抽搐不止。在这种情况下,监狱依然不同意保外就医。稍有好转又押回监狱继续迫害。

2007年10月8日曹洪彦又在吉林监狱被迫害得不省人事后,被送到吉林铁路医院。当家人赶到医院时,看到曹洪彦正在被输氧、输液,曹洪彦的身体一动不动,左眼闭着,右眼半睁,眼皮一动不动,嘴张着,10月9日早五点五十分,曹洪彦被迫害致死。家人在给曹洪彦换衣服时,曹洪彦嘴角部位流出血,擦完还出,腿根部位有一大块紫黑瘀痕,右胸部位有一个一角硬币大小圆印。曹洪彦的家属追问死因,警察说是脑出血,家属问医生,医生则说:我们可没说是脑出血,也没有做脑部检查。10月9日,曹洪彦的遗体被匆匆火化。

◇马占芳,74岁,是一位身心健康的可敬老人,2011年4月27日晚再一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半,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市新生监狱,仅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于2012年5月7日被迫害致死。

马占芳
马占芳

马占芳儿子马军代表家人申诉,要求法办一切参与迫害他父亲的所有相关人员,将他们绳之以法,并赔偿一切损失。马军在申诉中说:“2012年4月27日我接到监狱警察打来电话,说我父亲马占芳因病要我5月4日到监狱看望,5月4日当我见到父亲时非常惊讶,他是由人在身后挟着两腋架到接见室的,而且父亲说话语无伦次,神志不清,已失去行为能力,我震撼了,因在4月13日家属接见时见到父亲行动正常,仅仅21天的时间父亲就判若两人?已无法和父亲正常交谈。没办法我就和监狱的狱警要求要给我父亲看病,他告诉我必须个人申请,上报审批,家属存钱方可就医。因我父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我只有和狱警说,告诉他要及时给我父亲治疗,我们给存钱,父亲在监狱的帐上有钱,我当时又存了1500元钱。最后狱方还是拖延治疗,致我父亲死亡。”

◇邓世英,女,42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先后多次被绑架、拘留、劳教、判刑。

邓世英
邓世英

警察用尽了酷刑、指使犯人拳打脚踢,不让睡觉,戴手铐、脚镣蹲小号,电棍电(一天四次早、中、晚、半夜),被绑死人床,一绑就十天。邓世英绝食抗议,警察就插管灌食,直到吐血不止。最后被吉林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十个月,使她长期处于昏迷状态,恶心、呕吐不止,经常是全身剧痛。在奄奄一息、不省人事时,监狱催家人接回,不到十七个小时,于2003年7月19日被迫害致死。

◇陈淑芹,女,61岁,遭中共警察八次绑架,被非法劳教过一年、非法判刑五年,于2011年2月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2010年,陈淑芹第八次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拘禁在吉林市看守所,被折磨得腰弯曲九十度,身体特别瘦,看不行了,警察才给送回了家。回家几天后,身体还没恢复就被吉林市昌邑区莲花派出所警察在家中绑架,送进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陈淑芹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关押在黑嘴子监狱里最邪恶的“教育监区”四区的三楼黑单间里,遭受酷刑迫害。该监区小队长恶狱警郭霞指使邪恶的杀人犯崔海玉、周佰凤、涉黑犯李雪娜等,毒打、呛、灌陈淑芹,把她的头按在水桶里呛、灌,再提起来,再使劲摁下去呛、灌,反复的呛灌,几乎灌死。由于种种残酷的迫害,陈淑芹于2011年2月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五、在公安局、派出所被迫害致死案例

绑架法轮功学员一般都是派出所、警察、国保、国安、刑警大队、“610”等联合迫害,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仅仅被绑架几天,就直接死在他们手里。

◇侯明凯,男,35岁,吉林市人,死后扔下一双儿女。为揭穿江泽民一手制造的欺世谎言,让世人了解大法真相,2002年3月,侯明凯参加了长春有线电视插播大法真相录像的壮举。为此,江氏操纵的610犯罪集团竟用悬赏五万元并以晋升二级官职为条件(据警察内部透露),对侯明凯进行大肆搜捕。

侯明凯
侯明凯

2002年8月20日,侯明凯在长春同修家里被抓,在长春绿园公安分局被连续毒打到凌晨4点后死亡,年仅34岁。警察声称其跳楼“自杀”,这是大陆警察执行江氏政策“打死算自杀”的常用口号。警察们完全丧失了人性,毫无负罪感,因为将得到悬赏的升官和金钱,杀人的警察们开了庆功宴!8月23日遗体被秘密火化。有关部门严密封锁消息。

◇王秀芬,女,家住吉林省永吉市左家镇。2001年12月21日上午,王秀芬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一同去九台市土门岭镇发送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十天后,警察才通知其家人。

王秀芬
王秀芬

2002年1月1日上午九点多,九台市公安局给王秀芬家中去电话,告诉其家属王秀芬已被抓,下午就非法抄她的家。晚五点多公安局又去电话通知其家属给王秀芬办理保外就医,家属来到九台市公安局要求见人,却被告知人在医院。

当家人来到九台市人民医院时看到的却是奄奄一息的王秀芬,大约十分钟后,王秀芬离开了人世。当时王秀芬下身没有穿任何衣物,左脚脖子肿大,右腿部份青色,后背至臀部、肋部瘀紫、呈血黑色,眼眉部有伤,另据知情人说当时嘴、眼部有血,后被擦去。另据知情人透露,在关押期间,王秀芬一直在绝食抗议对她的残酷迫害,而且不配合邪恶的强制灌食。

◇邵慧,男,31岁,吉林省桦甸市红石林业局红石林场卫生所医生。法轮功学员邵慧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说明法轮功真相,而遭到邪恶之徒的反复迫害。

邵慧
邵慧

2002年8月,邵慧在吉林市丰满区地质二号楼租房内,被跟踪而至的吉林市公安局警察在室内当场迫害致死。吉林市警察为掩盖罪行封锁消息,一直没通知家属。可怜邵慧的父母,一直在苦苦的寻找儿子的下落。沉重的打击,使邵慧的父亲双目几近失明,母亲犯高血压不慎摔倒造成腰椎骨折,行走困难。两个老人心力交瘁,重病缠身,还要抚养年幼的孙子(邵慧的儿子,邵慧的妻子穆平当时被关押在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过着艰难的日子。

◇郭淑芬,女,49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二道村村民。1999年11月份去北京上访,被丰满二道乡派出所非法抓捕,在派出所折磨一天,当天晚上九点钟左右被送入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到看守所人已经不行了,不到几小时就被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