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瓦房店恶棍打手高士云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大连市高士云曾经是瓦房店公安局政经保大队警察、“610”(中共设立的非法组织,专职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成员。

高士云私生活淫乱下流,其本人就曾亲口对他人宣讲:居住在某水库的一妇女因纠纷找到他,他却借机奸污了这名妇女。就是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警察,追随中共及江氏集团疯狂地迫害法轮功。

高士云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恶毒,动用多种刑具,并致使一些法轮功学员伤残。主要犯罪事实如下: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法轮功学员崔德军、高卓夫妻被绑架,高士云当时把崔德军当成是所谓的 “重点人物” ,以为终于有了向上级邀功的机会,所以使尽了招数和手段酷刑迫害。

当时,隔着很远的屋子里的人,都能听见那边屋子里不断的传来“呼通呼通”的殴打声和被打人痛苦的呻吟。高士云先是解下崔德军的军用皮带,仅两下就把皮带抽折了。接着又找来一根一米来长、拇指粗的实芯塑料棍猛抽崔德军的头部,用尽全身力气抽了两个多小时,其间累得满头大汗,几次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折腾,几个小时过去了,最后,高士云累得气喘吁吁的对同行说:“这小子真犟,还宁死不屈呢!真是累死我了!”

同年十一月份,法轮功学员柳忠尧被绑架,恶警高士云、丁安岐、张成吉,把柳忠尧的头、脸都打变了形。在看守所里,柳忠尧被同室的犯人往头、脖子上插牙签,致使柳忠尧脖子肿粗的吓人。他们还强迫柳忠尧用嘴叼马桶盖弯腰90度闻臭味……

二零零一年五月中旬前后,大连法轮功学员田秀占,一名优秀的女教师,被绑架到瓦房店市看守所。高士云在非法审讯时,抓着田秀占的头发猛力的往墙上撞,撞得田秀占满头是包,头肿得变了形;并用皮带、木板抽打田秀占的全身,逼迫田秀占说出与她联系的法轮功学员,逼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据受害人田秀占说:“高士云太残暴了,他打人的时候面目表情都十分的狰狞、恐怖,就像被恶魔附体一样,他根本就不是人!而且,他打人是有套路的,下手特别狠,用刑具或棍棒从头到脚挨排的打,寸地不留!根本就不考虑人的身体承受能力或顾忌对方是个女人,真的太没有人性了!”

就这样,他打累了、骂累了,就躺在床上,歇一会儿再打,反反复复的折磨、酷刑逼供田秀占长达十多个小时!致使田秀占全身青肿,遍体鳞伤,多少天躺不敢躺、坐不敢坐,胳膊、腿肿的连衣裤都脱不下来。后来由于伤势过重,大连教养院拒收,才不得不放田秀占回家。

高士云当年身为公安警察,国家的公务人员,经常到外面找小姐,肥吃肥喝。那几年,正逢社会上的“严打扫黄”时期,很多酒店、旅店老板因为养“三陪小姐”被抓了起来。当披着一身警服的高士云装模作样的出现在看守所的窗口、想非法提审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有几家三陪小姐的“老板”惊呼道:“天哪!他原来是个警察!这个人最邪了!他是我们店里的常客!一次都要找好几个小姐伺候呢!……”

看到这些曾经再“熟悉”不过的面孔,高士云当时也吓得赶紧缩回头去。以后就让别人来提审,自己再也不敢露面了。

高士云因涉及违法乱纪被调离原岗位。现已退休。高士云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现身患心脏病、肾病、腿浮肿、皮肤病等多种疾病。

高士云的家庭住址:瓦房店公安局家属楼(瓦房店公安局刑警大队后面,第一栋楼中间楼梯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