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上半年大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二零一四年以来,中共大连当局利用公、检、法、司等机构,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跟踪、绑架、抄家、捏造罪名、刑讯逼供、伪造证据,肆意诬判等手段,致使一月至六月间,三名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四十名学员被绑架;三十一名学员遭受非法判刑(包括庭审)。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发布的信息统计,一至六月份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详情如下:

一、被绑架情况

1、被绑架人数:

二零一四年一至六月份,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达四十人。各月份详情:

一月份:2人;二月份:4人;三月份:5人;四月份:21人;五月份:6人;六月份:2人。

2、“四•二五”前夕至少十四人被绑架

四月二十五日是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十五周年,中共恶党因为惧怕这个日子,在“四•二五”前夕疯狂行恶,大连至少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

十五日上午,民主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汤丽华、刘玉美、刘征,当晚强行抄家。

十七日下午,大连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杜龙萍和宋玲,分别被关在大连看守所和大连戒毒所。

二十二日早晨,天津街派出所六、七个警察对八旬老人法轮功学员张锡明大打出手,使老人身体多处受伤。警察敲诈张锡明的老伴不成后自己翻箱倒柜抢走一万多元。同日,法轮功学员于春香、王风君、王秀兰等八人在各自的家里也被警察绑架并抄家。

二十四日上午,光荣街道派出所警察绑架旅顺太阳沟法轮功学员刘松兰。

3、于紫阳被迫离家出走

庄河法轮功学员于紫阳,因当地派出所恶警上门骚扰、恐吓和抢劫私人物品,被迫离家出走。

二、非法判刑(庭审)情况

1、大连各法院对21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姓 名迫害单位/非法刑期 法官公诉人
    
车中山中山区法院 6年法官:梁永国 
佘 钺中山区法院 6年法官:梁永国 
朱成乾中山区法院 5年9个月法官:梁永国 
王守臣中山区法院 4年6个月法官:梁永国 
裴振波中山区法院 5年6个月法官:梁永国 
潘秀清(女)中山区法院 5年3个月法官:梁永国 
史占顺中山区法院 4年6个月法官:梁永国 
白如玉(女)中山区法院 4年6个月法官:梁永国 
于 波中山区法院 4年法官:梁永国 
郭 松中山区法院 4年法官:梁永国 
李 红(女)中山区法院 3年半  
马瑞田金州区法院 8年半法官: 王忠卫公诉人:高鑫
夏元新金州区法院 7年审判长:王忠卫公诉人:王海、高鑫
秦玉兰(女)金州区法院 3年半审判长:杨惠超检察官:刘冬雪、高杰。
韩学明金州区法院 3年法官: 王忠卫公诉人:高鑫
马爱兵(女)金州区法院 3年法官: 王忠卫公诉人:高鑫
周会敏(女)金州区法院 ?  
张晓丽(女)甘井子区法院 7年半法官:卢明利公诉人:赵辉
王德发甘井子区法院 5年法官:卢明利公诉人:刘忠林
许 丽(女)甘井子区法院 4年法官:娄玉珍 
    
张诚君(女)沙河口区法院 3年法官:李边疆、吴红岩 

2、非法庭审10人(法轮功学员家属1人)

姓 名迫害单位 参与迫害责任者
曲 滨中山区法院 
徐明华(女) 庄河市法院 院长温连生,庭长于强
叶树辉大连开发区法院 
李淑芬(女) 大连开发区法院 
郝跃珊(女) 大连开发区法院 审判长:王俊华
刘清涛大连开发区法院 法官:王前,公诉人:吴嶙
王仁果沙河口区法院 
马冬梅(女) 沙河口区法院 法官:李边疆
王语丝(女) 西岗区法院 
安祥宇(家属)甘井子区法院 法官:娄玉珍

3、四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他们是:法轮功学员郭利华、王卫真、陈喜亮、方云香。

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情况

二零一四年上半年,大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三人,包括男性一名,女性二名。 法轮功学员亲属在迫害中离世二人。

(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1、曲辉被迫害离世

被迫害致高位截瘫的曲辉
被迫害致高位截瘫的曲辉

大连海港理货员曲辉,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被非法关入大连市劳教所,被殴打致高位截瘫,颈椎骨折、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全身瘫痪、水肿、多处皮肤裂开、气管切开插呼吸机呼吸、插导尿管排尿、大便失禁、全身多处褥疮等等,奄奄一息。此后在家中卧床十三年,完全丧失自理能力。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曲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2、插播《九评共产党》 杨春玲被迫害离世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女 ,四十一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大学毕业。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非法迫害七年,右臂被打断,身体出现缺碘、缺钾、低糖、心脏偷停,走路需要人搀扶。

在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离开监狱前,被检查出右乳房有三个硬块。出狱后,乳房硬块化脓、流水,病情恶化。出狱后,一直被中共恶党人员严密监控,丈夫、婆婆在监狱非法关押。由于多次被非法关押,备受摧残,恐吓、威胁骚扰与精神折磨,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离世。

3、法轮功学员郝跃珊仍被非法关押 母亲在迫害中离世

郝跃珊的母亲郭玉英,女,七十七岁。他和老伴都是法轮功学员,因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被吉林市非法劳教二年。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二女儿郝跃珊老师因坚持信仰,再次被绑架。

郭玉英夫妇每天奔走于开发区法院和检察院营救女儿。在中共长期的精神恐吓下,郭玉英老人终于倒下了,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凄惨离世。

(二)法轮功学员亲属在迫害中离世案例

1、汪丽被绑架 母亲伤心离世

大连市金州新区法轮功学员汪丽,女,五十一岁,是金州区服装厂下岗工人。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八十二岁的老母亲得知女儿被绑架后,伤心过度,受惊吓心脏病复发离世。

2、爱女遭冤狱十年又被绑架 老母申冤无门凄惨离世

王语丝母亲病逝前
王语丝母亲病逝前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七点左右,大连国保大队王国江、王玺良等二十多个警察闯入王语丝老师家中,将王语丝强行抓走,同时把她的母亲夏玉玲绑架到大连戒毒所,非法关押五天才放出来,致使老人高烧不退,卧床不起。

夏玉玲和老伴都是八十岁的人了,为讨公道,四处奔波,申冤无门,夏玉玲承受不住思念女儿的痛苦和生活的重压,倒下了。消瘦了二十多斤,吃一点东西就吐,全身发抖,虚弱无力,整日躺在床上。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凌晨四点,夏玉玲含冤离世。

四、典型诬判案例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大连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都发大财了,给一个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拿多少奖金,他们自己都不敢讲,这是绝密。据知情人讲:“花不完。”在中共重金贿赂下,大连很多法官良知泯灭,人性丧失,心甘情愿助纣为虐,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把好人判刑,把好人送入监狱成为他们的工作目标和升官发财之道。以下案例足以证明。

1、中山“安锅案”九人被判刑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车中山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因帮助市民安装卫星接收器,而遭大连公检法绑架。中山区法院自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以来,先后九次非法开庭。北京律师团有十二位律师司法介入后,发现此案处处违法:证据作假,酷刑迫害、刑讯逼供等。中山区法院虽然宣布公开审理此案,但处处千方百计地阻挠、打压、报复律师。当律师指出整个案件司法程序违法时,被当庭驱赶。最后中山区法院非法将北京律师全部辞退,并向大连的律师施压,不准他们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中山区法院对“安锅案”中的九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宣判四至六年刑期后,有的家属大哭,有的当庭高喊“判决不公”。一名家属大声对亲人说:“我即使倾家荡产,也要帮你把官司打到底。” 这是大连法院制造的最大的一起冤假错案之一。当庭法官是梁永国。九名法轮功学员是:车中山、朱成乾、王守臣、裴振波、潘秀清、史占顺、白如玉、于波、郭松。

2、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张诚君老人被冤判三年

大连七十六岁的张诚君老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被绑架至大连市看守所,三月四日被劫持到沈阳辽宁女子监狱。至今,张诚君老人的亲属没有收到公检法任何部门的公文,也没有相关电话。

在老人失踪后,亲属去社区、派出所、法院问询,上述部门都回应:不知道。一个号称强大的政权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孤寡老太太都偷偷摸摸,不敢公开,可耻可恶!主审法官是李边疆(此人多次参与庭审法轮功学员),老人因户外炼功和邮寄法轮功真相信被非法判刑三年。

3、佘钺生命垂危 中山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六年

佘钺
佘钺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中山区法院庭审佘钺。佘钺是被绑在轮椅上,从大连210医院带到法院。法院不准佘钺的辩护律师、佘钺的妻子入庭;只让佘钺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一个人进庭旁听。老人气愤难耐,心脏病发作,摔倒在法院大厅,被送医院急救。在佘钺没能力支撑身体,说话都很困难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旁听人,没有辩护人的情况下,当日对佘钺进行闭门开庭。一周后,中山法院梁永国在无人知道的情况下,到大连看守所对佘钺进行邪恶的判决(六年)。

4、夏元新被金州区法院偷偷判刑七年 夏元新上诉

夏元新的家属五月二十三日接到看守所的电话:夏元新被金州区法院诬判七年。律师表示这是报复性的行为。

夏元新的妻子苏政秋瘫倒在地
夏元新的妻子苏政秋瘫倒在地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当天赶上停电,金州区法院所有法庭都停止庭审、择日开庭,唯独对夏元新却要坚持开庭。夏元新的妻子央求:“不让我进去旁听,哪怕让我进入庭外,看他一眼也行。”却被法警拒绝。夏元新的妻子顿时瘫倒在地。夏元新家属探视权一直被非法剥夺。

5、律师:“张晓丽一案是假案、冤案,是人为的政治迫害”

三月十三日,甘井子区法院第二次对三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晓丽女士非法开庭。庭审中,公诉人赵辉蔑视法律,胡搅蛮缠。庭审还没结束,赵辉气急败坏的要求法官判张晓丽七年刑期。律师表示,在全国参加过很多庭审,没见到象赵辉这样邪恶的公诉人,简直就是一个法盲。

律师指出:“张晓丽一案是假案、冤案。本案没有犯罪事实发生,是人为的政治迫害,真正犯罪的是公安机关,是检察机关。如果法庭可以这样定被告人有罪,法庭就在违法犯罪,在草菅人命。”

张晓丽当庭指出:“我的信仰被无故的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破坏法律实施的大帽子,太不可思议了。我在大学时我就知道法轮功教人向善,对我本人、对国家、对人民都是有益的。我想对公诉人说,我一点错也没有。”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判张晓丽七年半。

五、监狱迫害案例

1、凤城市法官在大连监狱遭钢针扎手指酷刑

辽宁省凤城市法官、法轮功学员梁运成,二零一零年遭中共构陷、冤判,先后送大北监狱、本溪市监狱和大连市监狱迫害长达三年。

在大连市监狱,恶警大队长张伟、中队长隋永治公开告诉犯人刘传磊用脚踩梁的脚面,用鞋底打他的脸。张伟授意犯人刘传磊、杨绪霖、孙学立用钢针扎梁运成的手指头。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一次,张伟指使犯人范广财用拳头猛击梁运成的面部,导致他鼻子血流不止;把梁眼睛打的都封住了,上眼皮打破,鲜血直流。犯人用黑塑料袋把梁的头套住,打、掐梁的身体、阴部,还薅阴毛。然后,把塑料袋拿下来,用整盆凉水从头往下浇,足足折磨他两个小时。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二零一三年三月末,张伟与隋永治、包夹田清及犯人于有福等人把梁运成衣裳扒光,只留裤衩,脱去鞋,戴上背铐,在梁的裤衩里放上了许多辣椒面,窗户打开冻他。恶警张伟和隋永治直接打梁,隋用手打,张用胶皮棒打、用布鞋的鞋底打。张伟边打边把冰冷的自来水整盆整盆地从梁的头上往下泼,犯人于有福负责到洗手间接水,或把地上带有辣椒面的污水划拉到盆里再送给张伟,张伟再接着泼。辣椒面的作用是为了辣眼睛、阴部及受伤的创面。梁运成被折磨三个多小时,身体伤痕累累。

2、赵雪狱中不能自理 恶人阻保外就医

大连法轮功学员赵雪于二零一零年被中共人员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她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已三年,因遭严重迫害,她一直坐在轮椅上,生活不能自理。

现监狱看到赵雪情况不妙,同意保外就医,但参与迫害的西岗分局和白云街道人员却互相推诿,至今不让赵雪出狱就医。

3、锦州监狱继续刁难吕开利家属与律师

吕开利
吕开利

吕开利,原辽宁省大连起重集团技术信息部工程师,至今陷冤狱累计已达十二年,瘫痪已三年,经历了二十三种酷刑,九死一生。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吕开利的家属和律师携带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同意会见吕开利的证明,到锦州监狱见吕开利,遭到狱方的无理拒绝,并威胁扣押。一个家属悲愤地说:“你们还有人性没有?!这个家都被你们弄成什么样了?!快两年了都不让见,这马上过年了,见一见人你们还百般刁难,还扣押我们,简直是土匪行径。”

4、洗脑班迫害

近期,中共大连又在“大连市姚家强制隔离戒毒所”院内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内三人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迫害。

五月三十日上午,庄河市青堆法轮功学员孔英,在鞍子山集市讲真相时,遭人恶意举报,被鞍子山派出所绑架,六月九日,孔英被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六、恶报

大连市矫治所副所长王忠孝遭恶报 妻子肝癌死亡

大连市矫治所副所长王忠孝,原大连市司法局的处长,六十岁,二零一四年新年前退休。 两年前,王忠孝到大连市矫治所任副所长。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掩盖矫治所的罪恶,他对法轮功学员的劝善之言很反感,他的妻子对法轮功很敌视。 他的妻子后来得了肝癌、胆管癌晚期腹水,于二零一四年大年初一下午死亡,终年五十八岁。

结语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今年以来,多次发出追查通告,追查大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责任人。他们是:大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焦健、陈欣;大连市看守所迟鹏;大连市沙河口区检察院检察长林乐大;沙河口区法院法官李边疆,刑二庭吴红岩等四十四人。

这个宇宙有个理,谁干了坏事都要得到惩罚。对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清算已经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苏荣、徐才厚等一个个被逮捕、判刑,应验了“恶有恶报”的天理,谁也逃脱不了。

(以上信息来自明慧网,截止日期为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